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五十八章 醋意大发的严浩天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看着血儿跟洛莫轻松的跳着舞,时不时的还附耳探讨着,惹的血儿咯咯笑,终于知道什么叫翩若惊鸿似仙子,优米不断的感叹摇头。

“你这又摇头又是叹气到底是怎么了?”

“大哥,真是什么叫美得不可方物,你说你怎么当年没有珍惜呢?”

优米看着血儿的眼睛一动不动,严浩天看着对面的二人醋意让他心里冒了火,紧咬牙跟。

“那个男的你关系很好吗?如若不是,那我想他今天就是最后一次跳舞了。”

优米一听严浩天这话危险意味很重,忙转过头看着严浩天。

“大哥,你什么意思?”

严浩天冷哼,“就是你想的意思”丝毫不减威胁意思。

“大哥,就跳个舞而已,你干嘛。”

优米有些后怕,他的大哥为人他可是一清二楚,说道做到。

“他跳舞没错,错的是他挑错了人。”

“哥,其实,其实他是我找来帮忙的。”

严浩天微挑俊眉半眯着眼看着优米,眸光中的危险不减半分,最好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不然后果;优米这种对于严浩天来说就是菜鸟哪里抗的住他的审视,“那个,我就是想办个舞会来帮助她找找记忆。”优米说的有些无奈的看着严浩天一副根本就不识人好心的样子;

“接着说。”严浩天满意的点点头,他现在已经不在乎她到底有没有失忆了,而是心底已经认定她了。

“然后她说了一句跟当年跟我比赛时说的一样的话。”

“什么话?”

“她说,现在就让我们来跳一场爱的华尔兹吧!这是当年我们第一次比赛说的一句话。”

“所以呢?就凭这个?”

“刚才洛莫故意打招呼叫她血儿,她竟然没有反驳?”优米睁大了眼睛看着严浩天一脸的不可置信。

“大哥,你说她承认了对吗?”

严浩天勾勾嘴角眼底的怒意消了半分,抬头看着血儿,眸光中多了些许柔情……

人,常常是这样,要么是惆怅,要么是欣喜,总让人身不由己。其实也没有什么大喜大悲,好端端便会失魂落魄,感到沉醉,飘飘悠悠,身如轻云;我不时地轻轻触动、抚弄、试探一些念头,怎么也排遣不开。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便是地地道道的柔情……

“自信的女人,拥有的东西不一定很多,但是,她们却拥有一份富可敌国的财富那就是自信。这是一份永不会被外人夺娶永远属于她自己的财富,罩在她身上,成为她最具诱惑的美丽。”严格轻呡一口杯中酒,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优米的身边。

“嗯,她的自信一直都在,一直都是最吸引人的。”

“怎么样,有没有得到你想要的结果?”

优米看着严格,表示不屑,“我在你们面前就是那么的傻吗?为什么你们都能猜出我的心思是什么?”

严格勾勾嘴角不作声,目光流转在场中那抹倩影中,她转身,如碧波般清澈的眼神,洋溢这淡淡的温馨,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或许,这就是天使的微笑,它赶走了所有的阴霾,使这众人自动的黯然失色。

远处的允儿看向这严氏兄弟都对那个女人那般,再看看场中的那个女人还是众人热议追捧的对象,自己还真是小瞧了这个女人的手段,不过这般精彩还能持续多久?心里一阵冷哼提着裙摆走了……

舞会渐渐散去,已是凌晨三点了,血儿依旧是热情高涨的陪着优米在跟离开的人说笑,时不时的拥抱贴面,严浩天冷着脸喝着酒,眸光紧紧的锁住那个小女人,那个想让人收拾一顿的小女人。

“总裁,林小姐我已经安排车送她回去了。”

白茶小心翼翼的说着,看着严浩天这般就知道肯定是要发火了,看着门口的少奶奶又看看身边的严浩天白茶轻轻叹口气,这少奶奶回来是件好事,可是这喜怒太无常了,自己本来就觉得伴君如伴虎的坐立难安,现在又加上这般喜怒无常般的让人心惊肉跳,真是太难了……

终于送走了所有人,血儿彻底的放松的吐了一口气,优米看着她那可爱的样子,哈哈大笑。血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单手捂住咕咕叫的肚子,“我都饿死了,为了参加这舞会,我晚饭都没有吃,怕会肚子滚滚的难看。”说着血儿就提着裙摆向一旁吃的地方走。

“别吃了,我带你去吃饭。”严浩天冷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血儿就像没听见似的径直走过去随手拿起一块蛋糕吃,然后转身提着裙摆歪着脑袋看着不远处的严浩天,嘴里快速嚼着那蛋糕,眸底竟是你能拿我怎样的意味,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优米有些担心的看着这对峙的二人,大哥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活像能将血儿吞了似的,可是血儿却看着大哥一副不管我事的无辜,这自己也不敢上前阻挠,就在为难的时候,严格过来了解围了。

“老三,回家了。”

“是呀,三哥,我们一起出去吃点饭吧,我也饿了。”

佳人刚从卫生间里出来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看着血儿也在吃东西忙跑过去,搂着血儿的胳膊摇着,一脸讨好的意思。

“我的女神,赏脸一起去吃点东西,我也很饿。”

血儿咽下最后一口蛋糕还意犹未尽的样子,“怎么都是我的女神了?”

“你不要谦虚呦,今天的你可是宴会中的主角呦,我都看到好多人都用特别崇拜的眼神看着你,啧啧啧,我都被你迷住了,我要是个男的我就想尽办法将你得到手。”

血儿嫌弃的一把的推开佳人,“你快离我远一些,都起鸡皮了。”血儿勾着肩膀双手摸着起鸡皮的手臂一脸的嫌弃。

“你怎么可以这样,今天我三哥的脸上可是很有面子的呢,三哥一会你请吃饭好吗?”佳人献媚的挑挑眉。

优米在一边不好意思的笑着摸着后脑勺,惹的血儿又是一阵大笑完全忽略严浩天那要杀人的样子。

白茶在一旁看着这个心惊胆战呀,自己在经历几次这样的事情,不用老死也会被吓的心脏病发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