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五十三章 我曾把它给了你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血儿似乎忘了这是在严浩天的家里,她的一举一动严浩天都看在眼里,她听到门口有声音连忙擦干眼里走出卫生间直接撞进温热的胸膛。

一声闷哼传进血儿耳朵了,她心颤了颤,不敢抬头看着来人,打算越过他却被一只大手直接捞进温暖的胸膛里,血儿僵怔不敢动,她被他的举动吓到了,感觉自己被抱的越来越紧,她渐渐松懈下来,闻着他身上的味道,感受他温热的体温,感受他伟岸的肩膀,似乎在他的怀抱里自己变得好小却异常有安全感,彼此间就这样安静的都没有拒绝……

“回忆总是会打我一巴掌,疼痛却时刻提醒着我,我把你弄丢了,八年来我不敢回来这里,这里所有的一切我都保留着,也许冥冥之中已经安排好了,在等着有一天你会回来吧!”严浩天自嘲,他感觉到怀里的人似乎也不再抵触自己继续柔声说:“当我再次见到你时,我永远都忘不了我自己的心跳声有多么的强烈,似乎要跳出胸口般。”严浩天轻笑,“我才发现原来这人心也是会认主的,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曾把它给了你,它随着你的消失而消失,而再次遇到你时,它也跟着复活了,你知道吗?”

他的声音很好听,低沉浑厚富有磁性,异常温暖,血儿的泪早已打湿了他胸口的衬衫,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她有所动容。

“严浩天,你放开我。”

“再抱一会好吗?”

他的声音不在有霸道却异常的柔软,似乎在哀求,因为他现在已经能确定她就是那个小女人而且也没有忘记什么跟没有忘记自己只是……

“我,我快不能呼吸了。”

圈抱自己的双手瞬间松开,推开来,严浩天有些担心的看着血儿,血儿深深呼吸几口气,抬头就撞进他那灼热的双眸中,那般的深情;血儿的心颤了颤,严浩天伸手轻轻擦擦她脸上的泪痕,单手环住她的腰肢,彼此深情对望着,暂时都忘记了一些繁华琐事,只有彼此的俩个人……

“今天晚上留下来好不好?”

血儿鬼使神差的竟然点了头,她似乎忘了所有的一切只想跟面前这个男人相思相守。

她闪着温柔的目光扫过了严浩天的心尖,让他心里狠狠颤悠了一下,严浩天看着触手可及的血儿,忍不住吻了下去……

她的唇异常莹润香甜,上次吻她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她一如八年前那般青涩美好,他此时此刻不想去考虑那些什么道德的问题,他只想好好的要了她;吻着她清甜的双唇,鼻尖飘过她身上甜而不腻的清香气息,他只觉得自己从八年前就被她下了毒着了魔,疼了八年,如今她才是自己的解药……

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让人措手不及,香津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她脑中一片空白,只是顺从的闭上眼睛,仿佛一切理所当然;她忘了思考,也不想思考,只是本能的想抱住他,紧些,再紧些;不知何时血儿感觉彼此间已经退去了所有的衣物,彼此已经在这金丝被中了,严浩天环抱着着自己,俩人彼此裸诚相待,血儿拉回了一丝理智有些惊讶的看着严浩天,严浩天看着血儿轻喘着粗气,温热的体温窜到血儿的身上,她有些害羞的眼神不知道看向哪里。

“可以……吗?”

严浩天有些小心翼翼的问着。

血儿听着又好气又好笑,一向高高在上的严浩天,什么时候会问别人的意见了,第一次还是他趁自己意乱情迷的时候掠夺去的。

“我说不同意,你会允许吗?”血儿有些语气不和善的挑衅。

只觉得腰间的手松了松,血儿有些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严浩天,眸中似乎有着询问,只见他眼中有着晦暗的光。

“不要皱眉。”他轻轻伸出手拇指在自己的眉宇之间轻轻的摩擦着,眸光中尽是温柔,只是他再也不想做伤害她的事,只要她不愿意不喜欢的事他都决不逾越。

血儿缓缓的伸出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并深情的吻着,严浩天一时的僵怔,下一秒眼底填满了笑意闭上眼深情的回应着怀里的小女人,只留下一室的旖旎……

“叮……”

笙儿拿起手机查看。

“妈妈今天有些事情要处理不回去了,你早点睡。”

笙儿微皱眉,看着那微信久久……

严浩天放下手机,看着怀里的小女人,陷入了沉思,她……还是一如八年的紧致生涩,她明明都有孩子了,她喊疼的时候自己慌了,难道她还是自己一个人?那冷萧风和孩子怎么解释,严浩天揉揉眉心许久,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随手拿起自己的手机简单的发了一个信息给简默,然后起身温柔的抱起床上的小女人走向浴室……

清晨的阳光洒进房间角落,点点金子光那么美好,血儿伸个懒腰从梦中醒来,一晚上睡得特别舒服,睡眼朦胧的睁不开眼睛,习惯的伸手去摸手机,伸手就摸到一个结实的胸膛,停顿俩秒血儿想触了电似的睁开眼胳膊支起上半身,一脸懊恼的看着还在沉睡的严浩天。

搞什么飞机,昨天的记忆让血儿瞬间羞红了脸,蹑手蹑脚的下了床,长时间不**还真是疼,腿间的酸痛感还真有些站不住,血儿在地下蹲了一会,然后顺手捡起地上的衣服,越捡越想抽自己,遇见他就没有好事,怎么就能跟他滚了床单。

“你在做什么?”

血儿一惊回头就看见严浩天侧着身单手托着俊脸在看着自己,脸上的戏谑意味浓烈,血儿连忙用衣服遮住自己。

严浩天笑意更浓了,她衣不遮体,凌乱的头发羞红的脸,还有那无处安放的小眼神,那个略微红肿的嘴唇,无时无刻不在邀请自己。

“你,你什么时候醒的?”血儿慌乱的看着那一脸看戏的严浩天。

“你身上哪里我没有看过,别遮着了。”

“你……”

“我醒好久了。”见血儿有些恼怒,忙放慢了语气。

“过来,我让白茶送衣服过来了,所以你先上来在懒一会……”说着直接伸手去抱血儿。

翻开记忆,我们总是能找到这样的一个人如清晨的第一道阳光,如夏日的缕缕清风,如隐在山林的那抹嫣红时时暖着你时时刺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