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严格的试探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严总裁,虽然当时法医出示你夫人的死亡证明,但是一直没有公正,如今人出现了你的婚姻仍然有效。”

严浩天听着面前律师的话俊眉上爬满了笑意,他的户口配偶栏还是正常的不是丧偶,这次我看你还有什么办法。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李云柯单手扶了扶脸上的金丝眼镜,面无表情的微微欠身退出了总裁办公室,这冷面冰山终于在自己面前笑一回是不是觉得自己三生有幸呀,刚惴惴不安的心放下了快步走向自己的法务部门。

“联系冷萧风,我要跟他修订计划书。”

白茶看着严浩天一扫往日阴霾脸上却是一片晴空万里,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可是就是真的他满面春风一脸的得意和阴谋,白茶不禁的打了个冷颤,都说伴君如伴虎可是自己觉得自己伴的这个比老虎还可怕……

严格早上也准时的出现在冷萧风的房间门口,琳达开门让严格进门,严格故意的早早就到了他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今天必须知道。

“严医生好早呀。”

严格进门就撞上了穿着睡袍的冷萧风手里端着一杯冒热气的咖啡,严格微微点头算是打招呼,同时俩人互相打量着,很显然都没睡觉从昨天回去开始。

“要不要来杯咖啡,现煮的?”冷萧风嘴角噙着笑,温润儒雅。

“谢谢。”严格神情淡淡,放下手中的医药箱,显然比昨天带来的要大。

斯伦端过一杯咖啡,严格单手插兜一手接过咖啡,然后目光飘向那扇紧闭的房门然后看看冷萧风眸光里带着疑问。

“她还没醒毕竟昨天折腾了一下。”冷萧风轻轻的说眸光里都是宠溺。

严格会意点点头,“严医生请坐,”冷萧风示意,举手投足间尽显Y国人的风情风趣。

严格坐在身边的沙发上,双腿交叠,对面的冷萧风也缓缓坐下,互相目光接触,都不动声色的打量或者是试探……

冷萧风温情的笑着,不徐不疾,他在等他开口,可是偏偏这个严格也是同样的脾性,他也不急,因为有些事心中已然有数……

不一会紧闭的房间里传来了声响,琳达眼疾手快的跑过去,轻轻敲敲门便推门进去,不一会房门再次打开,血儿苍白着脸走了出来,目光落在严格的脸上眸底划过一丝惊讶瞬间敛尽冲着微微颔首,那眸光里分明有着什么严格抓住了可是却说不清楚。

“昨天谢谢严医生,”声音柔柔弱弱。

严格放下手中的咖啡,站起来说:“这是严某的本份,贝拉小姐过谦了。”

血儿被琳达扶着走到冷萧风的身边冷萧风接过血儿的手扶着慢慢坐下。

“我没事,不用扶着。”血儿苍白的脸上努力扯出一丝笑,然后抬眸看向严格。

“严医生,我……我的身体?”

严格轻眨眸,目光移向她身边的冷萧风笑着说:“贝拉小姐,应该是你昨天的饮食引起了你多年的旧疾。”

血儿微吃惊,这时琳达递过来一杯牛奶,血儿看了一眼牛奶淡淡的说:“我没胃口。”

“我想贝拉小姐还是喝了好,等一下我要给你输个液,去火的。”

那话像是开玩笑似的充满戏谑意味。

“宝贝,你不吃东西怎么行,你现在不舒服,不能不吃东西。”冷萧风伸手抚平血儿微皱的秀眉。

血儿接过牛奶喝了一口问:“笙儿呢?”

冷萧风微挑眉“他在睡觉,昨天晚上他一直在你身边守着你,天亮了才回房间睡觉,那臭小子很爱很爱你。”

严格的手怔了怔紧紧一瞬间无人能发觉。

喝过一杯牛奶后,血儿听话的躺在床上,严格则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在医药箱里井井有条的拿出准备治疗用的东西,头也不抬的说:“你们可以回避一下,我需要给她做一遍检查。”

琳达回头看着冷萧风刚想开口,冷萧风摇摇头示意不要阻止。

“那好,如果严医生有什么需要请及时通知我们便好。”说完带着琳达出了房门,琳达看着冷萧风一脸的放心的样子琳达忍不住开口。

“少爷,怎么能把小姐一个人扔下,一看这个医生就怪怪的。”

“没事,他不会做伤害她的事的,更何况小姐还是清醒的,没事。”冷萧风一脸笃定的说着。

屋内俩人都没有说话,只有严格拿东西放东西的窸窣声,血儿也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低头专心的人。

“贝拉小姐,可是忘了什么事或者忘了什么人?”

这突然起来的疑问中带了些许笃定让血儿怔了怔,眸光闪烁,又恢复了平静。

“这跟我的病有关系吗?”

严格轻笑,撕开医用一次性的针头,目光轻轻的环视了她的床。

“你明明知道我已经结婚了,从你第一次见到我就一直称呼我为贝拉小姐不知为何?

血儿歪着头看着严格,语气中有着顽皮的质问。

严格慢慢抬起头看着血儿,依然那般可爱,握着盐水的手不自觉得收紧了。

“上次在宴会上,我为你处理伤口时,我说你很像我的一位故人,那是我大嫂,八年前的一场意外她坠了涯落入了大海里,我大哥找了她很久,不过后来法医判定她死亡了。”严格眸底有着不明已的伤情看着手中的针头。

“从此以后我大哥意志消沉了八年,除了不断的工作根本就不睡觉,人也变了暴躁不堪,冷血无情,无求无欲。”严格讽刺的笑笑继续说:“他想她想了八年,我知道虽是一开始的仇恨联姻,但却让我大哥深深的爱上了那个人……”

血儿微皱眉低头看到细小的针头已经插在了自己手背的血管里了,看着严格轻轻的给针头固定,眼眶起雾模糊了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