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三十章 是她 她还活着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严浩天同样半眯着眼打量着对面的冷萧风,心里却急的要死,刚才那一个画面一直在心里徘徊,到底是因为什么没有看到外伤可是她却那么痛苦,到底经历了什么,虽然心里不能百分百的确认她就是那个小女人,可是刚才严格的话却着着实实的打破了自己心中的剩下的一点点疑虑。她身上有伤,这就说明她当年经历了车爆炸然后掉入海里她逃了出来,或者说是被他带走了……

冷萧风轻眨蓝色眼眸眸光里温润如丝,轻啜一口杯中的咖啡,眼睑垂下看着自己的脚尖,严格是医生,即使在完美的手术仍然还是会留下破绽,当然普通人的肉眼肯定是看不到的,慢慢抬眸对上严浩天深邃的双眸,嘴角勾起玩味的笑。

“严医生是医生,难道没诊断出来原因?”

严格打量着冷萧风与他大哥眼波之间流动的信息,猜出了几分。

“既然冷总裁不愿意说,那我也不方便问,还请多保重。”说完就起身拎着医务箱就大步走了出去。

严浩天同样冷着脸,看着冷萧风那永远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嘴角勾起一丝笑,眼底却抹上了寒意,似深秋古井,黝黑不见底。

“既然贝拉小姐已无大碍,严某就先告辞了。”刚起身看着冷萧风的目光变得有些戾气。

“不过冷总裁不用客气。”说完单手插兜也大步走了出去。

身后响起了一句戏虐的声音“今日多谢严总裁帮忙。”冷萧风看着紧闭的大门依然笑的那么的开心……

严浩天在酒店门口挺身而立身形修长脸色阴森可怕,严格开车路过严浩天身边停下,按下车窗低头看着严浩天,严浩天冷着一张脸什么也不说就坐上了车,严格一脚油门就离开了布尔斯酒店。二人并没有回家,而是心照不宣的去了魅色,酒吧里后半场是异常的喧扰,酒吧经理一见是严浩天直接前面带路去了楼上的贵宾室,随后吩咐人上了酒和果盘,然后就赶紧退下,因为冷着脸的严浩天自带阴冷恐怖气场,任谁也不想在他身边多待一分钟……

严格脱掉西装扔在沙发上,见严浩天也不张嘴,他同样不知声,因为心里的疑问不比他少。略带焦躁的单手扒了下头发,伸手拿起酒杯倒了一杯酒,然后又倒了一杯放在严浩天的身边

“说吧,你发现了什么端倪?”

严格猛灌自己一口烈酒,任由烈酒的辣味弥漫五脏六腑,接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大哥,想知道真想很简单,拿着那个贝拉小姐的NDA做个鉴定就完了。”

“你明知道她有问题?”

严浩天的声音了有一丝怒意,她变了,变得不认识自己了,那个曾经跟自己说放下仇恨的人怎么会那么绝情的不认识自己,想着心就会疼,像是丝丝银线拉扯般的疼……

“她的后背皮肤有坏死,做了应该不下三次的整形植皮手术,不知是她不知道还是没注意今天吃了各种刺激的食物,让皮肤下层沉睡的组织重新叫嚣,让她承受不了,不过她应该是第一次出现这种问题,一般这种手术都会出现并发症,因为她的手术面积很大,我学的不是整形,但是我是大夫,我当时只是猜测才会想着直接给她消毒,碘伏只是起到消毒的作用,她的身体里有炎症,一切明天自会揭晓。”严格说着原因且确定,没错,如果她要治,就必须告诉自己原因。

严浩天的心沉了沉,眸光深沉悠远看来一切都猜对了,她还没死,但是她不记得自己了,难道是失忆了还是这是一场阴谋?

“叮”严浩天的手机进来了一条消息,

严浩天直接划开看着信息,久久的盯着上面的内容,攥着手机的大手微微收紧,严格轻眨媚眸不解的看着严浩天,看着严浩天盯着屏幕好久不抬头,直到手机的屏幕自己灭了,严格才放下手中的酒杯问:“发生了什么事?”

严浩天眸光闪烁,有着激动,呼吸也有些激动,然后伸手拿起酒杯直接灌入口中,那火辣辣的感觉充斥着整个神经,他感觉身体的血在倒流充斥着他的大脑,然后轻启薄唇“确定了她没死。”

严格一瞬不瞬的看着严浩天像是等着下文。

“当年的确有一艘小型私人潜水艇的航线从鹰嘴崖下经过。”

严格垂下眸盯着酒杯看不出眸中的情愫,毋庸置疑那个人就是林血儿没错了,只是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既然被救了为什么不回来找大哥,还是说她真的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才会忘了我们,可是她又能跟那个人结婚是为什么?一连串的问题像座大山似的压在自己的心里撑得呼吸都有些困难。

“明天我去一问便知”严格淡淡的说着,他没有忽略刚才房间里还有一个女人的话,她称呼贝拉小姐而不是夫人,人往往在焦急的时候说出的话都是事实。

“不用,我还些事没有搞清楚,先不急,她只要还活着就好。”

严浩天心底的大石头悬了八年现如今终于落了地,既然还活着,无论是失忆也好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也罢,自己都会有办法让她记起自己记起所有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只是现在她是别人的妻子,在别人身边,自己不敢轻举妄动,他还没有摸轻对方的目的。对方像是做好准备似的会在断崖下准备一艘私人潜水艇,自己不敢轻举妄动,如果一个不小心怕是会伤到她。想到这他的眸光沉了沉,她已为他**为人母,如果自己当初不放弃,那么现在她就是自己的妻子为自己生孩子。严浩天突然眸光一亮想起什么似得一笑,对,她在法律上还是我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