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十一章 一个赌约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从食堂出来之后,林峰心情顿时好了许多,他边走边笑道:“少钦,你刚才的话说得实在是太妙啦,让我终于明白一个人为什么要有原则了。”

黎少钦见他脸上再无阴霾,也笑道:“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何况你现在还没亡羊,好了,回去之后替我向莉莉姐问声好吧。”

林峰点了点头,与黎少钦道别之后,便离去了。

目送林峰离开之后,徐人坤终于抓住了说话的机会,他如释负重地说道:“奶奶的,在林峰这样的大人物面前,我时刻都感到胸口像压着一块大石头般,连插话的余地都没有。”

黎少钦看了他一眼道:“那是因为你一开始便被人家的气势所慑,心里在害怕人家不会理你,所以你不敢开口。”

徐人坤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却听黎少钦又道:“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顾虑太多,与人交流,最重要的便是心的交流,只要你心中坦荡,你就能时刻把控住谈话的局面,甚至在语言交锋之中抢得先机。”

徐人坤思索了一会,似乎不太明白他这话的意思,便换了个话题问道:“对了少钦,刚才你为什么不把我们正在组建‘篮球联盟’和运输大白菜到学校食堂的事情告诉他,是怕信不过他吗?”

黎少钦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不告诉他是因为这两件事情必须做到保密,这两件事知道的人越少,到最后收到的效果越好,你明白吗?”

徐人坤今天似乎总是听不明白他的话,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

黎少钦看了一眼天边的晚霞,忽然感到时间过得太快了,根本不够用,他收拾心思,说道:“我们去子通那边看看吧。”

说完正要动身,忽然被人从身后叫住了:“黎少钦,请等一等!”

二人疑惑转过身来,只见一人快步走了上来,待他来到近前,黎少钦发现他竟然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人,只是没有多大印象,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那人看出二人脸上的疑惑,笑道:“两位一定不记得我了,我叫叶万齐,是商会零售部的人,我们李经理想见一见你。”最后这句话却是对黎少钦说的。

黎少钦听到他是商会的人,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冷声道:“现在联合会与商会势同水火,我是联合会的人,你这样做似乎有些不妥吧,我看为了避开瓜李之嫌,这见面还是免了吧。”

不料叶万齐听了这话之后,脸上却依然保持着不温不火的表情,只见他微微一笑,凑到黎少钦耳边,轻声说道:“我们经理有办法帮你取回报亭的经营权,如果你想知道的话,还请移步一聚。”

黎少钦听得一愣,没想到对方会开出这样一个条件,这样一来他倒不好拒绝了。

低头思索了一会,他忽然对身后的徐人坤说道:“小炮,你先去子通那,我随后就到。”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坐着一人,这是一个肥头大耳、皮肤黝黑的大汉,他圆圆的脸上带着微笑,似乎总是那么祥和,让人心中不由得对他生出好感。

叶万齐小声对李金雷说道:“李总,黎少钦带来了。”说完他轻轻退了出去,然后悄悄把门关上。

李金雷的双眼自从黎少钦进来之后,便一直紧紧盯着他,待叶万齐离去之后,他忽然热情地迎了上来,一把拉起他的手,笑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黎少钦微笑着道:“我们都是后浪,就不必互相吹捧了。”

顿了顿又道:“李总不妨有话直说。”

李金雷低喝一声:“好!我就喜欢兄弟这样的快人快语,我要是再拐弯抹角的话,倒显得是我小气了。”

黎少钦不说话,他静静看着他,等待他说出请自己过来的目的。

李金雷脸上的微笑忽然消失了,这变脸之快,让黎少钦也不由得暗暗咂舌,只见他正容道:“少钦觉得,我比林峰如何?”

黎少钦听得一怔,不明白他这么问的意思,他依旧静静地看着他,只是眼中多了一道询问的目光。

李金雷开始侃侃而谈:“良禽择木而栖,林峰想独自一人扛起重整商界的大旗,未免有些高估自己了,眼下你们联合会节节败退,失败的结局早已注定。”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悄悄地看了黎少钦一眼,想要捕捉他表情的变化,却见他一脸淡然,不为所动,心中不由得暗暗惊讶,只得继续说了下去:“我李金雷一向敬重好汉,也知道你们这些人厌恶商会的原因,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商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也是有其历史原因的,我们后来人只能慢慢补救。而你们现在所采取的这种过激的行动,于大局并无益处,如果你真的为商界好,就加入我零售部如何?”说完他紧紧地盯着黎少钦,眼中露出灼灼的目光,却见后者眉头轻轻一皱,似乎要出言拒绝,他赶紧又补充道:“我可以马上给你一个主管的位置,并且可以保证你的报亭安然无恙,到时候我们一起努力,共同携手还商界一个美好的环境。”

黎少钦静静地听他说完这番话,然后慢慢地转过了身去,只见他把目光投向窗外,用淡淡的语气说道:“如果你找我过来,就只有这个目的的话,那么恕难从命了。”

李金雷没想到他这么直截了当就拒绝了,一脸不解地看着他,问道:“为什么?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你们联合会根本就没有未来,何必把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面?”

黎少钦转过身来,直视李金雷的双眼,忽然毫无征兆地笑了起来,李金雷看到他这个笑容,不知怎地,他的心忽然慌了一下子,却听他说道:“看来李总是认定我们联合会一定要完蛋了?既然这样,不如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

李金雷一愣,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到打赌上面来了,一下子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似乎感觉到了其中大有便宜可占,联合会到了如今这个份上,被瓦解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他可不相信还有什么奇迹,于是他当即笑着道:“少钦兄弟想打什么赌,说来听听。”

黎少钦不紧不慢地说道:“既然李总也是心系商界的人,那我们之间的合作,也并非不可能的了,我要打的这个赌就是,如果有一天,我们联合会完蛋大吉的话,我就无条件加入你零售部。”

李金雷听得心中一喜,连忙问道:“此话当真?”

黎少钦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是真的,不过万一完蛋的是你们商会的话,你李金雷,就要无条件加入我的名下,做我黎少钦的手下,你认为如何?”说完他紧紧盯着李金雷,也想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果然,李金雷听得心中一震,瞪大双眼紧紧盯着黎少钦,眼中满是犹豫之色。

黎少钦逼视着他的双眼,笑道:“怎么样,李总是个生意人,觉得这笔买卖是盈是亏?”

李金雷脸色连续变幻了数次,最终似乎下定了决心,一巴掌拍在桌上,喝道:“好!我就跟你赌这一局!”

黎少钦顿时对他竖起了大拇指,称赞道:“李总果然气魄过人。”接着又道:“那我们从现在开始,就静静观察这个赌局是如何发展的吧。”

李金雷抬起胳臂,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然后把大手搭在黎少钦肩上,大笑几声道:“哈哈哈,好久没这么痛快过了!我这人有个不良嗜好,就是一高兴起来,就想喝他娘的几杯,少钦兄弟,陪我去喝两杯如何?为了预祝你早日加入我们零售部。”

黎少钦却毫不留情地拨开了他的手,冷笑一声:“这酒你就先留着吧,我这人也有个原则,就是要等到事成之后再喝酒,所以等哪天你成为了我的手下,我们再喝不迟。”说完他转身走向门口,拉开门便出去了。

这时叶万齐从门外走了进来,他观察了一下李金雷的脸色,轻声问道:“李总,他答应了吗?”

李金雷紧紧地盯着合上的门,他此刻的呼吸有些粗重,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过了一会,才小声说道:“这个黎少钦,果然不简单!”

离开李金雷的办公室,黎少钦不久后来到了篮球馆,进门之后,他一眼便看见了正在休息室内低声交谈李子通和徐人坤两人,正要跟二人打招呼,忽然发现陈小白居然也来了,此刻他正坐在一旁抽着闷烟。

见黎少钦进来,三人连忙走过来,看样子似乎早已等候多时,陈小白问道:“李金雷叫你去干什么?”

黎少钦向徐人坤投去了赞赏的目光,心道这小子传递消息的速度真是越来越快了。

见三人都一脸紧张地盯着自己,他笑着说道:“他叫我加入他的零售部,去做什么主管。”

“什么!”三人齐声惊呼起来。

陈小白急忙问道:“你没有答应他吧?”接着又叹了口气,说道:“千万不要因为我的报亭而有所顾虑,想做什么就尽管去做吧。”

黎少钦轻轻吐了一口气,淡淡说道:“不过我没答应。”

众人闻言,暗暗松了一口气,李子通忽然笑道:“为什么不答应?现在联合会就要完蛋了,良禽择木而栖,你在这个时候加入商会的零售部,那个林峰也不能怪你吧?”

黎少钦看了他一眼,也笑了起来:“那李金雷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李子通一怔,这回他没话说了,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只见黎少钦沉吟了一会,然后平静地对众人说道:“我总觉得,一个人做一件事情,就要坚守自己的原则,一直坚持到最后,哪怕有时候明知道最后是要失败的,也不能中途放弃,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心,才能达到人心合一的境界。”

其实这些道理,都是黎少钦在与伍雪菲、陶育强这些人接触之后,才慢慢感悟出来的,这是一种人生境界,见三人都怔怔地看着自己,他便知道他们现在是无法理解的,便又笑道:“再说了,不到最后,谁敢担保一定没机会了呢?”

三人静静听着,同时也感到了黎少钦这一段时间的变化很大,这个家伙每时每刻,都在用语言,用行动去影响着别人。

以前的黎少钦很少会这么认真去说话,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几人忽然觉得,这家伙似乎变得越来越可靠了。

黎少钦忽然笑道:“刚才我与李金雷打了个赌,你们想知道是什么吗?”

李子通终于憋不住话了,问道:“是什么,快说来听听!”

黎少钦看了几人一眼,直接说道:“我跟他赌,如果联合会完蛋,我就加入他零售部做他手下,但如果联合会没有完蛋,而是商会完蛋了,那么他就加入到我的手下。”

三人听得又是一惊,齐声惊呼道:“什么!”

黎少钦看三人滑稽的样子,不由得笑道:“当时李金雷那个家伙的表情跟你们现在差不多,显然是被吓得不轻,可见他虽然口口声声说我们联合会要完蛋,心中却也不敢完全肯定。”

陈小白收起震惊的表情,问道:“那最后呢,他答应要跟你赌了?”

黎少钦也收起笑容,慢慢说道:“李金雷也算是个人物,他犹豫了一会之后,竟然真的答应了。”

三人听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紧接着,他们脸上又布满了激动之色,因为他们知道,从现在起,这事情开始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