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零八章 皆为回忆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黎明前的黑暗总是最沉的,黄昏若是逢魔时刻,黎明之前便是暗夜之中妖魔恶鬼游荡的时候。

这一夜之间安氏集团彻底消失了,安氏安秋阳锒铛入狱,因为走私毒品,***数量惊人后背子只能在监狱了度过了,而且不得任何人探视;而安秋阳的老婆也悄无声息的失踪了,而那个所谓安娜的姘头已经跑了,四处寻找都没有找到,后经查跑到了J国,安氏的员工全部都解散了,而安氏所有涉及到的产业全部上缴国家,第二日又一个新的旭日货运公司接管了T市所有的港口,各航路空运输……

一夜之间T市的某条血管彻底被调换抽离,这真是让人心害怕的颤了颤,只不过太阳升起的时候一切又都恢复了常态,人们为了生活继续奔波着,人情冷暖继续发酵着,而有些人的也会因此而蜕变。

伤痛是个难过的东西,回忆更是一个可怕的乞讨,它深入你的神经,你的思想,你的心,你的骨髓,它占有你的一切一切,过去的种种,挥之不去……

凉风萧萧,夏潮曼延,夏雨,迷离了双眼,酸楚了心扉,心里默念着昔日里的一份眷恋、一份守望;雨卷晨光烟笼湖,幽暗林中唱浅伤……

墓园里

细雨打湿了墓碑,上面的人乌黑的长发,明亮的眼睛有着鲜明俏皮的笑意……

细雨打湿了站在最前面的严浩天,湿淋淋的发尖正滴着水滴落在坚挺的鼻梁上,冷沉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双眸里似乎少了些许生冷多了几分柔情……

身后的严格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心底满是柔情,再看看站在前面的大哥,看不到任何表情的站在细雨下,任凭湿透了也不管,也许大哥也感到了后悔吧,终究还是错的离谱,纵然心里有千万般的遗憾事到如今也只是空了,如果当初自己拆穿了那个骗局那个丫头就不会有今天的结果了,罢了,也许自己的心不够坚定……

优米就着细雨悲痛的扒了下头发,看的见他红润的眼眸,他到现在都不相信前一刻见过的人错开来竟然成了永别。他烦躁的看着严浩天的侧脸,他的冷漠深沉让自己根本就琢磨不透,他知道他大哥做了一些事,可是终究还是弥补不了一些憾事……

林天赐单手拦着白佑慧的的肩膀,单手撑着伞,看着前面的三个大男人任凭雨水淋打着,他虽然老了,但是他听过严浩天简单陈述事情的经过,之后一些莫名的事情让他也是心中一惊,他的势力远不及自己所想,索性他没有跟血儿的感情到一定的地步,不然很难不被发现多年前的事……

白佑慧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涂着大红色的口红,化妆浓妆在这还趾高气扬的翻着白眼,心里却美的开花,林允儿只是面无表情的撑着伞静静的看着前面墓碑上的照片,双眸的光紧紧的揪紧那点光……

“哎呀,还要多久呀,我的鞋子都湿透了,我这可是很贵的呀!”白佑慧突然不耐烦的叫起来。

严浩天寻声缓缓转身望去,白佑慧接触到那目光,不寒而栗的闭上了嘴,害怕的看了看林天赐忙低下头不作声,严浩天缓缓走过来,看着林天赐不作声,随后大步的离开……

风掠过树梢,碎落一地的花瓣,成为了这一季里的残痕。或许你就像一粒种子,植入我的心田,在日子里发芽茁壮,缠绕在心房,如何能把你拔除啊……

严格随后也走了对着林天赐微微颔首并离开,优米则是看着离开的老二直接追上去,剩下林天赐的一家人各怀心思的沉默片刻也随即离开了……

没有突如其来的离别,往往都是酝酿已久,只是缺少一个爆发的机会。或许可以说有些离别是注定要发生的,只是不知道何时会到来。

白茶默默的开着车,后视镜中的的严浩天闭着双眼在休息,白茶有些心疼,几天几夜没合眼,为了少奶奶的事做妥了所有事,只是……人却不在了。

离别总是伤感的,仿佛是一种终结,把曾经的一切和现在彻底切断,从此互不相干,让之前所有的付出和情感化为乌有,也许还能留在彼此的记忆里,却不能凭借这些回忆让彼此回到从前的状态了……

“总裁,我送你回家吧,你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再去公司?”

严浩天缓缓睁开眼,满是红血丝的双眸带着些些悲痛,淡淡的看着窗外缓缓说:“去公寓。”

他怕,他不敢回到那个到处都充满她的味道的地方,那个四处都有她的影子,这段时间自己似乎习惯了一推开房门床上有那个小女人的存在,她的一笑一颦,小性感,小可爱,炸毛的样子都像潮水似的涌进自己的回忆里。严浩天微湿了眼眶紧着闭上了眼睛,无助的像个孩子,回忆真是可怕的东西,越是不想想起什么什么就像毒药似的往你的每条神经,心里,骨髓里钻,噬心的疼……

此时也许自己懂了,什么是她口中所说的爱,原来自己梦醒的时候自己才恍然觉悟,目之所及皆是回忆,心中所想皆是过往,眼之所看皆是遗憾……

一滴悲痛的泪水缓缓落下划过他英挺的鼻梁,鼻翼有着轻轻的颤抖。只是他没有察觉这不知不觉的深埋入心底的情根最终真的成为他心中永远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