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零五章 别了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一行人接收到严浩天发给大家的位置,纷纷向山顶飞驰过去……

“严浩天,”血儿坐在车里轻唤,将车在原地打转,她恐惧她害怕极了,她知道她等不到严浩天赶过来,应该说是那帮人不会让自己等到严浩天过来。

“嗯?”严浩天声音颤抖着,他平生第一次害怕,害怕失去一个人,一个甚至自己也搞不清楚在自己心里是什么地位的人……

“如果,如果没有我会不会让你放下上辈子的仇恨?只做一个懂得如何爱的人?”血儿自嘲的笑,她人微言轻,他严浩天怎么可能听自己的。

严浩天听着对方的车子只有嗡嗡的启动声音,严浩天握紧了方向盘,原来她什么都知道。“你要做什么?我不会答应你,你休想,你还要回到我的身边继续履行我们的合同。”他近乎嘶吼着。

血儿看着后视镜中慢慢靠近的人影,突然苦笑。

“严浩天,这次我怕是等不到你来救我了,谢谢你,虽然我知道你娶我是因为上一辈的恩怨,可是我们相处的这段时间有时候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你曾对我的认真,还有深情……”血儿勾勾嘴角那是一种幸运,至少严浩天没有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反而一直保护着自己。

“答应我,就让我来终结你心里的仇恨,请忘了上辈子的恩怨,好好的从新新的生活,再去爱一个人,感受爱,感受被爱。”

“不不不……”严浩天听着她的话分明就是在道别。“你等我,我马上就到了,你不要做傻事好吗?”这刚毅的男人留下了着急而悔恨的眼泪,也许是害怕失去。

“别了……”说完血儿就挂上了前进挡,双手扶稳方向盘,猛的一踩油门,车子直接冲了出去,就着夜色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度飞下了山崖……

“不不不,血儿,林血儿……”严浩天猩红着眼嘶吼着。

血儿也不想冲下山崖,但是如果落进身后那群人手里她自己知道后果,上一次的就是很好的教训,她冲下山崖下面是大海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她自己是这么想着的……

电话另一边传来了嘟嘟声,严浩天痛苦的双手砸向方向盘,立刻拨了电话。

“立刻派部队直升机,海上救援沿老鹰嘴崖下开始搜救,我要见到活人……”

严浩天远远地看着前面的一群人已经打起来了,严浩天急停车开门下车别走边脱下西装奋力的扔在地下,抓起身边的人用力一拳挥下去。

“说,是谁,是谁派你们来的?”

对方可能被他狰狞的样子吓到了,磕磕巴巴的说不出来话,严浩天一拳一拳的打着,直到那个人失去了知觉。

“全都抓起来,问不出所以然,我要你们全部陪葬。”

严浩天跑到断崖边看着那一地的车辙印,痛苦的慢慢蹲下身,伸手抚摸着地下的轮胎印,她也挣扎过,她也努力过,怎么会那么傻冲下山崖,望着山崖下波涛汹涌的海浪,泪,模糊了视线……

“少爷,他们领头的说是接到一个电话说来抓个人,给二十万。”伍德有些急切的说。

“二十万?我严浩天的妻子就值二十万?”严浩天苦笑。

“他们不知道自己要抓的是谁,只是有人给了一个地址就过来了。”

“去查,今天在酒会发生了什么事,不要放过酒会任何一个人。”

“是,那这些人呢?”

严浩天那满是杀意猩红的双眸一扫伍德,“丢海里。”

伍德领命大手一挥,他的手下直接拖起地下的人就往山崖地下丢,伍德看着严浩天那浑身都透着杀意的样子还真是从小到大第一次看见,不禁的有些担心。

“少爷,我这就下海去找。”

严浩天的力度的确很强硬,十分钟直升机已经盘旋在老鹰嘴的上方,不用想海上搜救肯定也到了,一辆直升机缓缓的降落在老鹰嘴,一行人立刻上了直升机,直升机应严浩天的要求把人放到救援艇上,严浩天跟特种部队的某个指挥官在商讨着各种从山崖掉下来的可能,他见不到人就还有一线生机;海风吹乱了他那整齐的发丝显得有一丝疲惫,他急切的眸光想在海里找寻什么信息。

“严总裁,请你放心的等着,水手已经下去找了,等上来就会有结果。”

“请扩大搜索范围,如果人在落水前就跳出车外呢,她是个很聪明的人,她应该懂得怎么求生自保。”严浩天很坚信以她林血儿的头脑不会那么心甘情愿的就投海的。

指挥官应着严浩天的要求立刻安排,可是以他多年的经验,从数千米的山崖跳下来,即便是自行投海那存活的几率也是微乎其微……

搜救持续了十四五个小时了,陆续有水手上岸都是一无所获,严浩天听着下面人的报告烦闷的扒了下头发,他不相信,那么聪明的小女人就这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消失了,正烦闷着突然听到远处有水手喊发现一辆车,要求吊车进入,严浩天迅速的扑过去询问情况。

“车里的人呢?”

“车里没有人?”

很快车被吊起来,严浩天看着那俩已经撞得变了不成形的车吊上岸立刻冲过去查看情况,在仔细看看车的确是那辆车。

“看来是车在坠海之前发生了翻滚性的爆炸,但是车里的人难说。”

指挥官看着车爆炸的程度心里笃定了车里的人存活几率几乎是零,他不敢说怕严浩天崩溃,看着他紧张的程度说明车里的人对他一定很重要。

一个军人上前查看车况,安全带还是系着的状态,有一大片裙摆,还有一些碎发和血肉模糊的残骸,都被取了出来放在严浩天的面前,那裙摆他认识,就是昨天自己为她准备的,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衣服碎片。

一霎间,他全身紧张得像一块石头,他的心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愤怒的一拳砸在毁坏的车身上,痛苦的低着头不作声脑海里全是林血儿的身影,许久缓缓开口“去找法医来鉴定。”这也许是他最后的坚持。

伍德和洛轩吃惊的看着严浩天的背影,找法医来无疑是宣布了少奶奶死亡,心里即便想反驳可是又不敢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