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 受伤了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记忆是一种相聚的方式,忘却却是一种自由的选择,血儿嘴边噙笑目光温柔,聘婷而立娴熟端庄……

夜已深

宴会终于散场了,血儿有些累,脸笑的有些僵硬,逗孩子逗的有些疲乏,自己从来没觉得哄孩子这么累,虽然自己生了笙儿,可是自己也没感觉哄孩子累,不过笙儿一生下来就很乖,想着想着觉得自己有点想那个小魔头了,等一下回去一定要给他视频,血儿想着事不由的笑了起来。她敛尽眼底的温柔全场看了一圈寻找冷萧风的身影,冷萧风正跟一些人礼貌的打着招呼道别……

血儿望着严家的几个兄弟也在一一送别贵宾,灵动的双眸突然看见可爱的小珍妮手里拿着一个气球在玩耍,白白肉肉的甚是可爱呢,即使带孩子累,不过看着这小小的身影那柔情还是不减。不知怎么的气球一个没抓住就飘了起来,小小的身子就在追,嘴里咿呀的说着什么,血儿提起裙摆就走上去,看着气球飘向了门外,小丫头也跑去了门外,血儿回头想呼唤她的父母又一看史密斯夫妇在和贵宾说着什么,血儿实在不便打扰,自己就快步追出去……

一抹红色倩影紧张的走出去,严浩天烦躁的看了一眼门口,她走的那么冲忙是不是有什么事?他没有看到地下先出去的小小身影。严格同样也看出严浩天的不悦,索性回头目光环视全场,宴会散去,已经没有几个人了,不难发现那个贝拉的女人不见了,他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严浩天轻眨冷眸提醒着一旁的冷萧风。

“冷总裁,刚才看到您的爱人急冲冲的走出去,莫不是有什么事吧?”

他只得提醒人家的丈夫,毕竟大哥的身份在那,现在就是心里有上千成万个疑问,都要等着一切结束之后才能从长计议。

冷萧风闻言双眸快速在会场稀稀两两的人影中搜寻血儿的身影,立刻放下手中的酒杯往门口方向去。

史密斯夫妇闻声,也放下酒杯看向门口,突然史密斯夫人“哎呀”了一声,众人看向她不明所以。

“我们的小女儿去哪了?”

史密斯夫妇突然惊慌起来,史密斯家族都是男丁,他们半百喜得一女孩子,可想这当中的重视与喜爱。严浩天冷着眸想着刚才那抹倩影着急的样子,放下酒杯就往门口跑去,这要是史密斯夫妇的孩子出什么事自己也难辞其咎,众人都跟着严浩天跑出去。

酒店门口的门童帮着各位高贵的宾贵开着门,点头哈腰的欢送,血儿出来就看到孩子追着气球往马路中间走,一个孩子懂什么危险,血儿扔下手包提着裙摆就要追过去,身后追出来的冷萧风看到血儿快步小跑的身影忙喊住了血儿。

“贝拉……”

血儿没有回头,孩子马上就上马路了,血儿穿着礼服也不太好走,勉强拎着裙摆小跑过去,现在唯一能救她的只有自己。她呼吸有些紧张,看着路上的车流速度不减,又是深夜,视线也不好,孩子又那么小,根本就看不见,血儿刚跑到马路边想一把捞回孩子,可是她想着是那样可是动作并没有那么快,孩子跑到了马路中间……

一群人追出来四处观望就看到了站在马路中间的一抹红色倩影在深夜的马路上是那样的耀眼醒目美好,如诗如画……

一辆大货车速度飞快的行驶着,血儿一看这一切心都凉了,身后的人不禁的倒吸一口凉气货车很快的隔开了要冲过去的冷萧风与林血儿之间……

“贝拉……”

深夜,这声焦急的呼唤似乎惊醒了夜里沉睡的精灵,同时也惊醒了严浩天的内心……

货车呼啸而过,那抹红色的倩影再次映入眼前,她单手抱着孩子,头发有些凌乱,随风吹着浮到脸上,一双清澈的双眸看向对面的人,看不清她的目光投向谁,但是很清楚的看见那眸光底的哀伤和激动,嘴角却勾着不羁而调皮的笑,她也许是因为太紧张或者跑太快胸口浮动有些大……

史密斯夫人激动的掉了眼泪,史密斯伯爵紧紧将她搂在怀里安慰。严浩天看着对面的人,心脏激动的跳着,那个笑容太熟悉,看着她略显狼狈的状态,也许是紧张也许是害怕,那感觉分明就是八年前的那个感觉,他眉宇间突然郁结不安……

血儿看着面前没有车辆,这才单手提着裙摆要走,冷萧风提前她一步跑过来心疼的看着她,后者轻眨眸露出安心的笑意,随着冷萧风缓缓走到众人眼前;史密斯夫妇立刻扑过来,抱住血儿怀中的孩子,孩子则是睁着明亮的大眼睛在大人之间流转,不知所以的搂着妈妈的脖子丝毫没有觉得害怕。

“谢谢贝拉,我的孩子。”

说完拥抱住血儿,在她额头一吻,史密斯伯爵也同样过来在血儿的额头一吻,眼里有些深深的感谢,这是Y国人的礼仪,血儿也感同身受的接受着。

“谢谢,非常感谢你救了我的孩子。”

血儿摇摇头轻笑,眼波清湛,“没事的叔叔,应该的。”

这可是大哥的叔叔,难道自己不该救,即使她就是个陌生人的孩子,自己也应当救的……

冷萧风紧紧的拥着血儿,他吓坏了,他精心呵护了八年的花朵,差一点就……

“吓坏我了。”冷萧风轻轻松开血儿,眸底的紧张还没有散去。

严浩天不作声紧咬牙根,他承认刚才他嫉妒了。

冷萧风感觉她身上的冰冷,松手去解自己的外套给血儿,可是发现手黏糊糊的冷萧风看一眼以为是自己紧张出的汗,可是定睛一看一手的鲜血,众人同样看到了冷萧风手中的血,同时担心的看着血儿。

“你受伤了?”

冷萧风看着她垂在一边的手,上手臂出裂开了一道口子,血一直在流,就着夜色那般狰狞和刺眼,他惊慌立刻单手捂着伤口,严浩天看向严格,后者会意立刻转身跑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