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九十章 指桑骂槐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回到长沙,已是下午三点多钟,黎少钦让杨勇马上去跟学校后勤接洽,陶育强早已经打点好那边的事情了,只要签订合同,留在湘潭的吴叔明天便可以把大白菜运送过来,都是一些水到渠成的事情,应该问题不大。

而黎少钦自己则必须赶回南校区,他要去处理陈小白那边的问题。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失算了,万没想到商会会在这个当儿搞突然袭击,没给他们一点准备的时间,不过想想也对,谁会傻乎乎地等对手准备充分了才动手呢?

来到报亭门前,黎少钦看到报亭的生意一如既往的红火,只不过作为店主的陈小白,此刻的脸上并无半点喜色,只是垂头坐在那里。

他旁边的徐人坤也一言不发,只是在做着机械的售卖动作,两人看上去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少钦,你来啦!”徐人坤忽然发现黎少钦的到来,眼中顿时焕发出了神采。

陈小白抬头看了黎少钦一眼,又重新垂下了头去,只见他一手紧紧抓着额前的头发,看样子似乎遇到了让他绝望的事情,另一只手则拿起一叠资料,用力甩到桌上,用一种有气无力的声音说道:“今天早上,商会的人到这里来跟我说,给我一天时间,限我明天之后,从这里滚出去。”

黎少钦伸手拿过那叠资料,却是笑道:“看你们紧张的,也许他们只是开开玩笑呢。”说完,他开始翻阅起这叠资料来。

这些都是复印出来的资料,内容则是关于报亭所有权的说明,其中详细列举了多方面的证据,说明这个报亭的所有权并非归陈小白所有,最后一页,还提供了报亭最新营业执照的复印件,看上面店主的名字,这个报亭居然归一个叫做孙江腩的人所有。

“孙江腩是谁?”黎少钦看到了这个名字,当即忍不住好奇问道。

徐人坤答道:“以前校本部‘佳丰打印社’的店长,是高天明的手下。”

“哦。”黎少钦轻轻点头,敢情是高天明的人,看来这件事情不会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了,他低头认真看着手中的资料,陷入了沉思。

虽然不知道商会用了什么办法,但对方居然能在自己之前搞到报亭的营业执照,显然是畜谋已久,看来他们这次是铁了心,想要一击致命了。

而与此同时,商会会长的办公室内,门已经被反锁,此刻钟小聪正拿着电话,在对着话筒里小声说着些什么。

“高天明这个混账!”夏龙巩的怒喝声从电话里传来,“不是说了等我回去再做下一步行动的吗?”

钟小聪一脸无奈地说道:“他是怕其他人和他抢,所以忍不住提前下手了,我也劝他不住。”

“这个混账!”夏龙巩又咒骂了一声,顿了一会,他又问道:“林峰那边又有什么动静?”

钟小聪答道:“林峰现在被我们搞得进退维谷,骑虎难下,现在在这个所谓的联合会里,他已经威信尽失,基本不会再有什么作为了,所以这个倒不用太担心。”

夏龙巩那边沉默了一会,忽然说道:“这几天你要密切注意那个黎少钦,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便觉得这个人很不简单,现在我们已经打草惊蛇了,以后他的警惕肯定会大大提高。”

过了一会,他又说道:“还有,你一定要给我看好高天明,千万别给这个疯子坏了我们的大事,这段时间你就辛苦一点吧,等这边的事情一办完,我就马上就回去!”

“我明白了。”钟小聪答应道。

夏龙巩最后问道:“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钟小聪正想说没有,忽然又想起了一事,连忙说道:“有件事我觉得必须要让你知道的。”

“哦?”夏隆巩被勾起好奇心,连忙问道:“什么事情?”

钟小聪想了一会,终于说了:“龙凤最近一反常态,高调成立了一个‘烹饪协会’,也不知道在打着什么主意。”

夏龙巩那边也沉默了下来,对于龙凤这个女生,商会的人似乎都特别头疼,他想了一会,觉得没有什么头绪,只得淡淡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黎少钦放下手中的资料,忽然站起身来,对徐人坤道:“小炮,跟我走!”

陈小白和徐人坤二人愕然抬头,徐人坤一脸茫然地看着他,问道:“去哪?”

黎少钦笑道:“问这么多,去到不就知道了!”

南校区金印工作室。

“你奶奶的熊,这个时候才来,逼我说粗话是吧?”林峰见黎少钦登门拜访,忍不住笑骂了一句,他一向是粗大嗓门,这么一喊,顿时吓得徐人坤都不敢进来了。

黎少钦笑道:“我知道你不会有事,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关系?”

林峰一听,愣了一下,顿时愁眉苦脸起来,说道:“什么叫没有事?我现在愁得头发都快要白了,夏龙巩这个王八蛋真够阴损的,他对每个人都是往死里压,却唯独放过了我,搞得现在整个联合会里面,很多人都对我产生了怀疑,偏我又不得不时刻保持高度警惕,去防备商会那群狗娘养的,唉,这种感觉真叫人难受,你说说看,我现在该怎么办?”说着他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黎少钦。

黎少钦这下子总算明白林峰一直安然无恙的原因了,敢情这也是夏龙巩的阴谋,这样一来,他自然不费吹灰之力,便瓦解了林峰在联合会内的威信,偏偏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竟然一直想不明白,自嘲之余,心中不由得对夏龙巩的评价更高了,心道此人果然是一个才智卓绝的人物。

正感叹间,却听林峰又道:“现在联合会里烽烟四起,而我这个会长,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家被商会一个个吞灭,是不是很可笑?是不是很可悲?呵呵,虽然我知道这是对手的阴谋,但我还是痛恨我自己,我痛恨自己的无能,我痛恨自己什么也做不到!”说到最后,林峰满腔怒火似乎都要爆发了。

黎少钦静静地听着,他能感受到了林峰此刻的心情,知道此刻他的内心一定充满了痛苦、自责和无奈。

他开口问道:“丁丰华和蒲艺天他们怎么样了,他们俩不也是联合会的骨干吗?”

林峰叹了口气,说道:“现在哪里还有什么联合会啊,每个人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丰华在开张新店的过程中遇到了麻烦,谈好的合伙人忽然抽回资金,搞得他现在债务加身,进退不得;蒲哥也没好多少,几个主要的发艺师忽然辞职,昨天他店里还发生了一起顾客因不满所修剪的发型,而拒绝付费的事情,听说双方为此还差点动手了,多半是商会搞的鬼。”

黎少钦沉默了,他没想到商会的这一次大清扫行动,居然会给联合会带来如此惨烈的后果。

“总之现在联合会除了我一个人之外,其他人全部都被烦恼缠身,一个人烦恼多了,理智就会慢慢丧失,现在人人都怀疑我林峰是不是内奸,哈哈,可悲,可叹,可恨啊!夏龙巩,你有种就跟我来个正面决斗!玩阴谋诡计算什么好汉!”说到最后,林峰都快要癫狂了。

看着状若癫狂的林峰,黎少钦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怒意,对那是对商会所作所为生出的怒意。

商会这一次不但要摧毁联合会,还想把联合会的这个发起人逼入绝境,这么做难道是为了以儆效尤吗?有必要吗?

黎少钦做了几个深呼吸,慢慢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他忽然伸出手来,搭在林峰的肩膀上,向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道:“别那么快失去信心,我们不是还没有输吗?”

林峰却是头也不抬,他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是个乐观主义者,但你也看到了,我们现在已经是苟延残喘,失败只是时间问题而已,难道你认为我们还有逆转的机会不成?”说到最后一句时,他抬起头来看着黎少钦,眼中尽是茫然之色。

黎少钦见他自暴自弃的模样,脸上不由得闪过一道怒色,冷声说道:“林峰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就给我振作起来!我记得我以前曾骂过你一次,那一次是为了莉莉姐而骂的。如果你还要我在骂你一次的话,我也不介意,但我会永远都看不起你,你也永远配不上莉莉姐,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能力保护她!”

徐人坤站在门口处,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林峰怎么说也是商界的一号人物,黎少钦这么直截了当地指责他,不知道会不会被赶走?他顿时一脸紧张地看着林峰。

林峰听得一怔,想起龙莉这些年来的不离不弃,他心中忽然一阵难受,顿时对自己自暴自弃的心理感到了愧疚,脸上也瞬间恢复了一些明智。

黎少钦见提起龙莉居然凑效了,连忙趁热打铁,又接着说道:“人之所以会感到茫然,那是因为他没有自己的原则,有原则的人,是永远不会迷茫的。”

林峰静静看着他,他忽然低下头去,头一次开始思索起这些话来,过了一会,他算勉强堆起了笑容,说道:“少钦你一定有应对的办法,是吧?”

黎少钦白眼一翻,没好气地说道:“我能有啥办法?难道你忘了吗?我这个人一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林峰顿时一脸尴尬,他抬起手来看了看表,说道:“好啦,不谈商会的事情啦,说多了也是烦恼,我们好久没见,不如今天我请你们出去吃顿饭吧。”

黎少钦听他这么一说,忽然想到自己即将从湘潭运过来的大白菜,不知道食堂的白菜销量会有多少?他立刻打定主意,正好趁此机会过去看一看,于是对林峰神秘一笑道:“可以,不过我们今天就在学校食堂吃。”

林峰听得一怔,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他也只能任他安排了。

此时正值用餐时间,三人来到食堂的时候,里面已是人山人海,各大窗口都排着长龙似的队伍。

有人进来,顿时瞪大眼睛惊呼一声:“什么情况啊这是?”

黎少钦见那人表情夸张好笑,打趣道:“什么情况?计划生育没落实好呗!”这话顿时引得周围的人一阵哄笑,躁动的气氛也缓和了许多。

这时候,一个刚进来的男生忽然眼前一亮,开心说道:“咦,前面有熟人。”说完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插在了他那熟人的队伍前方,这种行为顿时惹得后面的人一阵不满。

黎少钦看得心中也是一阵不满,本来今天烦恼事情就多,这下子正好让他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他连忙对身边的林峰高声说道:“老子平生最讨厌那些插队的人,但有一种人例外,你知道是哪一种吗?”

林峰似乎心有灵犀,当即扯着嗓子,接过他的话问道:“是哪一种?”

黎少钦说道:“就是那种看到队伍就必须要插进去的人,因为这种人有种,有原则,他的原则便是有队必插,不分场合!”

林峰奇道:“有这种人?”

黎少钦哈哈一笑道:“当然没有,所以说插队的人都是没种、没有原则的人,他们只敢在自己熟悉的场合插队,或者在有熟人的情况下插队,而且他们也没有确定要不要插,因为一旦有美女在场,他们便会夹起尾巴乖乖排队,这种人总的来说,就是可以插队,也可以不插队,没有固定的原则,当然他们的人生自然也是可成功,可不成功了!”

林峰听完之后,顿时呆呆站在了原地,再也答不出话来。

黎少钦的这番话,看似指责插队的人,但实际意思只有他才听得懂了,这话分明就是说给自己听的。

而这时候,那个插队的男生再也站不住了,匆忙打了饭菜,灰溜溜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