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一章 柳暗花明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回到陶育强的办公室,黎少钦把两瓶山泉水轻轻放在地上,然后一脸轻松地说道:“陶伯,这一次真是谢谢你了,本来我仓促进入商界,准备得不是很充分,所以信心并不是很足,不过你的话却让我信心大增,我也知道自己今后该怎么做了。”

陶育强冲他摆了摆手,说道:“你已经谢过我了,以后不用再说感谢的话。”接着他把两张一元的人民币放在桌上,推到黎少钦面前,笑道:“拿去,欠你的终是要还的。”

黎少钦知道他的脾气,当下也不推辞,伸手拿起那两块钱放进口袋里,说道:“我今天来的目的已经达成了,甚至还有了额外的收获,现在我需要回去好好准备一番,等到体育馆启用仪式那天再见吧。”

陶育强点了点头,忽然他低声叹了口气道:“唉,你的烦恼没了,我的烦恼却来了,我家乡湘潭那边,最近菜农们的大白菜出现了积压,很多菜都卖不出去啦!”

黎少钦一怔,不知道他要跟自己说这个,他正想说话,陶育强却冲他摆了摆手,说道:“算了,你回去吧,帮我把门关一下。”

黎少钦点了点头,抬腿轻轻走了出去,然后轻轻把门关上了。

看着门被他关上,陶育强忽然自言自语道:“嘿嘿,年轻人,让我看看你是如何应对我这道考题的吧,我很想看看,你多久会再次回到这里来找我。”

黎少钦回到寝室的时候,陈小白已经回来了,他连忙向他询问联合会的最新情况。

没想到陈小白却是一脸沮丧:“唉,情况很糟糕,商会趁着开学这股东风,一开学便要开始大打价格战,你也知道,咱们联合会的成员大多都是小本经营,自然经不起这种消耗。这些天看到生意冷清,很多人都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林峰说,估计不出一个月,联合会的人数将会缩减一半以上。”

“这么糟糕?”黎少钦一脸震惊的表情,按照他原本的估计,联合会起码可以跟商会耗上大半个学期,可是按照眼前的形势发展下去,联合会似乎在一两个月内便要完蛋大吉了。

陈小白无奈叹道:“这是林峰亲口说的,现在的联合会,别说维护会员们的利益了,大家在保证自己的利益这一方面,都已经显得捉襟见肘了,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钱去跟商会对耗,很多人都已经开始各自为战了,以目前的情形看来,联合会的前途简直就是一片黑暗啊。”

黎少钦转过身去,开始沉默了下来,他本来已经制定好一连串的计划,却万万没料到,联合会才刚刚成立,便已到了名存实亡的阶段,这让他计划实施的难度大大上升了。

他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来夏龙巩一开始便已打定了主意,要一口气先把那些闲杂人等清理掉,最后再慢慢来对付林峰、龙凤、丁丰华、蒲艺天这些人,毕竟他也清楚,这几个人不是一下子就能够对付得了的。

不过一旦他们失去了大众的支持,整个联合会便会名存实亡,最后等待他们的,也只有任人宰割的命运了。

想通这些关节,黎少钦重重地吐了一口气,藉此稍微减轻心跳加速带来的心理压力,此时他背后已被汗水湿透,但他却深知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乱了阵脚。

伍景龙那边已经开始了重组篮球联盟的进程,他答应过他,会在这边拖住商会的脚步,可是眼前的形势如此恶劣,留给他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了,既然联合会这一道防线被攻破,那么他必须要以最快的速度,重新建立起一道新的防线。

想到这里,他心中又稍微安稳了一些,看着垂头不语的陈小白,他努力笑道:“小白,你的报亭没事吧?”

陈小白没想到他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对此他感到相当惊讶,不过他还是开口答道:“我的报亭倒是暂时没有异常状况,我已经开始**新一年的书刊了,明天开学我就继续营业。”

黎少钦闻言点了点头,这时候宿舍的门被推开了,李子通一脸兴奋地走了进来,看见黎少钦和陈小白二人都在,他便迫不及待地说道:“好消息,好消息!篮球联盟已经初步成立,伍队长老马识途,把以前的人重新召集了起来,目前已成功组建了两支队伍,分别是‘友情岁月’和‘战无不胜’!”

黎少钦听了他的话,顿时大喜道:“这可真是个雪中送炭的好消息!”

此时已是下午两点,午饭时间早已经过去了,黎少钦三人只好来到宿舍后面的路边摊子,草草吃了份热干面。

连日来的复习让几人疲惫不堪,只能趁此机会抓紧时间补个觉了。

躺在床上,黎少钦却迟迟不能入眠,也许是因为局面发展超出了他的预计,致使他心中因此而无法平静下来,越想安静下来,反而心中越乱,想的事情越多了。

商会已经用实际行动表明了他们的决心,而联合会的抵抗,在他们猛烈的攻势面前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他黎少钦想要从中另辟生天,那希望简直是微乎其微。

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无论是为了守护自己心中的大商之道,还是为了帮助伍景龙实现他最初的梦想,又或者是为了支持龙凤、林峰和陈小白这些好朋友好兄弟,他都必须挺身而出,不会有半点犹豫,因为这就是他对待这件事情的原则,既然一只脚已经踏出了,那么再走一步又何妨?

伍雪菲说的对,有原则的人永远不会犹豫不决,现在他终于有了真切的体会,在面对商会这样的庞然大物,他想都没想就已经做出了决定,这就是他以前一直缺乏的东西——原则。

越想他的思绪便越开始活跃起来,他忽然想起了今天与陶育强见面的情景,他总觉得这个老头很不简单,特别是想起自己离开时,他最后的那一句话,他为什么要无端端对自己说湘潭大白菜积压的事情呢?

既然他是校委会主任,那么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应该没什么难度才对,中南大学有几万学生,每天学校食堂就能消耗数顿的大白菜,他为什么不把他家乡的大白菜卖到学校里来呢?

忽然又想起他今天好像提起了夏龙巩,顺带还提到了另外两个人的名字,虽然他没什么印象,但想必是商界里面了不得的人物,由此可以看出,陶育强这个人对中南大学商界肯定非常熟悉。

既然如此,他肯定也对自己目前的状况非常清楚,由此想来,那么他最后说那句话的目的便不难推想了,他应该是想借自己之手,帮忙把湘潭的大白菜弄到学校里来销售。

想到这里,黎少钦的心脏不由得加速跳动,中南大学食堂每天就餐的人数就过万,白菜作为现下的时令蔬菜,其食用量自然也是惊人的,如果能把湘潭的大白菜运到这里来贩卖,即使以薄利多销的原则销售,也绝对能赚个盆满钵满。

赚钱还是其次的,一旦与学校后勤部建立起了关系,那么以后在与商会的对抗中,自己就能占到不少优势,起码商会不敢像现在这样,公然打起大清扫的大旗来打压自己,陶育强分明是在给自己一个傍上中南大学后勤部的机会啊!

想到这里,黎少钦顿时睡意全无,他连忙翻身起床,他打算马上行动,毕竟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姑且不论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就算自己真的猜错了,就算陶育强说这句话完全是出于无心,他也要把这件事情做成。

说干就干,黎少钦很快便离开了宿舍,急匆匆向校本部赶去。

现在,他要再次拜访陶育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