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八十五章 人跟丢了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血儿心烦意乱的从林家出门,坐在车里想着林天赐一家的话真是够了,手搭在方向盘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严浩天,林氏集团,俩个都是自己不喜欢听到的名词……

“你说这姑奶奶在车里干什么”洛轩不解的开口。

“不知道,女人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猜不透。”伍德叹口气双手放在脑袋后面倚在车的后背。

“等一下我们的车还是追不上少奶奶的车怎么办?”洛轩皱眉说出心里的话,刚才一路上竟闯红路灯过来。

“怕什么,车里有定位,我们追着定位被,要不明天跟少爷说给我们俩配个跑车。”说着伍德笑的像条狐狸。洛轩白了一眼那粗犷的男人不理他。

血儿心里有了想法,望着林家的大门美眸冷了冷……

开了车快速掉了头就疾驰而去,后面这辆黑色车赶紧掉头去追,血儿开的太快,根本就是放飞自我,看着后面的俩个人,大晚上玩着飙车游戏。很快血儿俩条街就甩开了伍德他们的车,她不知道她身边的危险正在靠近她……

一辆的的集装箱正追着血儿的法拉利跑,血儿上了高架桥拥挤的桥上让血儿被迫停了车,一辆面包车正恰巧的停在血儿的车旁……

夜的繁华正露出它狰狞的面容,让人贪婪它的美好时又同时深陷黑暗……

伍德看着屏幕上的红点不动了,洛轩也追上了定位到了桥上,桥上意外的拥挤,车都在拉着喇叭声音格外刺耳,伍德第一个跳起来开了车门出去,一看远处红色扎眼的法拉利停在高架桥的中间挡住了路,伍德心里暗自叫了一声,糟了。拔腿就往法拉利跟前跑过去,洛轩也下车追了过去,过去一看哪还有林血儿的影子,车里空荡荡的,伍德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立刻掏出手机给一个号码打了过去,“人我们跟丢了,快找。”伍德放下电话又打了一个电话,“召集兄弟们立刻出发寻找少奶奶,要快,”伍德烦躁的大手耙了下略微凌乱的头发。

俩人对视,伍德上了红色的法拉利,洛轩也赶紧往车上跑……

总裁办公室严浩天猩红了眼听着手机对面人的话,另只手握着拳头嘎嘎响,挂了电话不好的预感让他坐不住了,随手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就向外走,边走边焦躁的扯着领带。而此时安娜刚在卫生间跟花蛇打完电话,得到了花蛇的好消息正满意的往回走就看到严浩天急冲冲的走出来,她刚要喊,又一想无所谓了,等他找到人恐怕也是一具尸体又或者是一个废人,想到这安娜笑的好开心越笑越狰狞……

严浩天分不清自己心里的情绪到底是什么,总之他很担心那个小女人,那柔弱的样子,他不敢想像她落到那个人渣手里会怎么样,他不敢想不敢想。

“少爷回家?”白茶小心翼翼的问。

“不,去青龙堂”严浩天黑着脸车里的灯光比较暗,他看不清严浩天眼底的情绪,但是语气中有着怒意。

“喂,给我调人挑几个青龙堂的堂口,不计任何后果。”白茶开着车深深的感觉得到了严浩天的愤怒,自己不禁的菊花一紧,他知道严浩天是动怒了后果是很严重的。

简默接到严浩天的命令,跟暗自隐藏的势力吩咐下去。

血儿被带到一个破旧的渔船上,渔船已经飘到了海中间,血儿迷迷糊糊的被海鸥的声音叫醒,血儿摇摇发晕的头,眼睛被蒙着看不见,动一动身体,手脚被绑着,她只记得被人从车上捂晕了,在就不知道了,这是哪里?血儿冷静下来,仔细听着外边的声音,有海浪的声音还有海鸥的叫声,这回完了,在这T市还有谁会救自己,绑架自己的人大概也猜到了,前段时间自己造的孽现在换回来了,呵呵,真是可笑又可悲。

这离血儿被绑走有5个多小时了,严浩天看着腕上的时间,又看着青龙堂里青蟒,青蟒的神色也不太好,他在看看严浩天一副优哉游哉的喝着茶水,一点也不着急;谁知严浩天心里素质好呀,心里急死了也不知道那个小女人怎么样,但是他不能露出一点点马脚。听着简默说已经挑了青龙堂5个堂口,而且是不同时的不同城市不同时间,一个小时一个,林血儿消失5个多小时就挑了青龙堂的五个堂口,青蟒听着一会一个报告,心里上下打着鼓,他知道严浩天过来说找自己喝茶,当人不是喝茶那么简单,自己绑了严浩天的人,现在在青龙堂的堂口一个接着一个出事,他拿不准严浩天到底是什么实力是怎么做到的,他知道严浩天是生意人,可是这道上的事他也涉足这么深?

严浩天看着青蟒那焦灼的样子不屑的笑放下手中的茶“好了,我看二当家的似乎有话跟我说?“严浩天不失所望的反客为主,分明是他找到人这来的,这或许就是严浩天的魅力吧,他走到哪,哪里终会成为他的舞台他就是焦点。

“呦,严总裁说这话是何意,我有些听不太懂。”青蟒也在社会混这么久,不可能被严浩天吓到。

“是吗?”严浩天冷笑,那冷眸沉了沉,看向青蟒,青蟒承认他在严浩天的眼中看到了杀意,不寒而栗袭满全身。

“那就在等一个小时看看吧。”严浩天看着腕表,这话什么意思他青蟒很清楚,可是他严浩天凭什么那么肯定是自己做的。

“严总裁直说吧,来我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青蟒实在是忍不住了,等一个小时的结果还是跟以前一样。

严浩天突然敛起脸上的笑意眼底划过一抹狠戾,“把人交出来”严浩天确定的命令道。

“严总裁,要找什么人让手下跟我说一声就行,何必劳烦你亲自跑过来都这么大的一个圈。”青蟒也不甘示弱。

“不要跟我兜圈子,我敢告诉你得罪我的下场是你承受不起的。”严浩天冷冷的警告。

“严总裁,我不知道你丢了什么人,你不说我怎么帮你找呢?”青蟒根本就不够严浩天的威胁。

白茶把手机递给严浩天,严浩天一看上面的内容,“告诉他们不用一个小时太慢,半个小时吧。”严浩天笑嘻嘻的看着青蟒的脸色。

“把视频拿给二当家的看。”严浩天脸上仍然挂着让青蟒琢磨不透的笑容。

白茶会意把手机递给青蟒面前,青蟒看完暗自捏了一把汗,他找人把出事的视频全都毁了,可是这严浩天在短短几个小时找到了这些东西,他的势力是自己无法掌握的。

“哎呀,严总裁,这个事,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不给我看这个我是真不知道手下的人竟然背着我做这种事。”

严浩天冷着脸眯着眼直视青蟒带着笑意的眼神,“是吗?如果二当家的现在把人交给我,我可以不予计较怎么样?”严浩天心里都想杀了眼前这个蠢货,他在忍。

“严总裁别急,前段时间家兄被一个女人伤了根本,所以家兄一直在报仇,但是不知道这个人就是严总裁的人,多有得罪,这样我现在立刻联系手下的人,看看他们把人绑哪了?”

青蟒说着掏出手机,眼底却划过狡黠的光,这么久想必这个人也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