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九章 时光倒流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桃花公寓在校本部,依靠在岳麓山下,这里的空气环境清新宜人,历来都是中南大学大四学子的居所。

黎少钦来到这里的时候,立刻便被它宁静的气氛所感染了,这里没有半点南校区的喧闹,周围的地上也没有任何垃圾杂物,甚至连垃圾桶都没有,这从侧面反映了此处人们良好的修养。

黎少钦还注意到一个现象,这里从宿舍楼门口出入的人们,大多都会向楼管阿姨打招呼问好,到处都是一派祥和的景象。

收拾好心思,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伍景龙的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来到桃花公寓的楼下。

果然,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伍景龙便从宿舍楼里走出来了,他先是向楼管阿姨打了声招呼,接着他看向黎少钦,顿时上前与他来了个热情的熊抱,笑着说道:“新年快乐,哈!”

黎少钦从他熊抱里脱出来,也笑道:“同乐同乐,伍队长气色一如既往的好啊!”

伍景龙笑了一声,忽然问道:“听说你要组建篮球联盟?”

黎少钦没料到他一上来便问自己这个问题,知道他肯定是从王云飞那里得到了消息,因为自己的这个计划,知道的人还没几个,不过伍景龙迟早都是要知道的,当下他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伍景龙的神情顿时变得肃穆起来,他用一种深邃的目光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对于黎少钦的为人,他是很清楚的,他知道他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又想起之前曾经跟他说过自己失败的经过,现在他忽然跟自己说,他要再次组建篮球联盟,那么这只能有两个解释:一是他脑子出了问题;二是他已经胸有成竹。

第一个解释他当然不信,那么只有第二个可能了,这个小子心中早已有了定计。

想通这一点,他反而不急了,而是慢慢转过身去,背对着黎少钦望,望向不远处的岳麓山,淡淡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黎少钦瞥了他一眼,忽然也学他转过了身去,与他并肩而立,他望着眼前巍峨的岳麓山,他看到整个山麓忽明忽暗,抬头望去,原来在那天空中,一大片流云正从山巅上方飘过,预计不久之后,流云将会把整个山脉的阳光都遮住。

他心中一动,说道:“我打算先与周边的其他几个学校结盟,先把这几个学校的联赛搞起来,然后再逐步把联盟覆盖至整个长沙的高校。”

伍景龙听得一怔,喃喃道:“校际联盟?”过了一会,他点头道:“不错,你这个想法跳出了人们一贯的思维方式,可以说是极为大胆,却又极为创新的。”接着他又自嘲一笑:“其实仔细想来,我之前之所以失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只知道单兵作战,不懂得联合别人,以至于面对商会这样的庞然大物,根本就是毫无反抗之力。”

黎少钦连忙解释道:“校际联盟只是计划而已,实际上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是要单兵作战的,我们必须要先把自己学校的篮球联盟搞起来,而且必须搞好,只有这样,其他学校才会考虑与我们结盟。”

伍景龙听完之后,马上又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问道:“那你打算怎么把这中南大学的篮球联盟搞起来呢?”

黎少钦闻言,顿时笑道:“呵呵,我是不会花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的,因为篮球联盟的主事者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我只是负责制定路线方针的。”

“你不是主事人?”伍景龙一脸惊讶地看着他,接着又问道:“那谁才是主事人?”

黎少钦转过脸来,笑吟吟地看着他,说道:“这个人么,自然是你!”

“我?”伍景龙用手指指着自己,一脸错愕地看着他,说道:“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怎么不知道?”

“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黎少钦笑眯眯地看着他,又好整以暇地说道:“我并不是在开玩笑,既然你已经建立过一次篮球联盟,那么再来一次自然是轻车熟路,我可不想浪费多余的时间去摸索,我要的是用最快的速度把篮球联盟建立起来,然后在商会反应过来之前,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与其他学校完成结盟,等到那个时候,就万事大吉了。”

伍景龙听的一阵心惊,好不容易才平复自己的心情,他怔怔地望着前方的岳麓山,开始思考黎少钦所说的话。

此时他心中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他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那一份沉沦已久的激情开始蠢蠢欲动了,只觉得此刻浑身上下都热血澎湃起来。

建立一个覆盖整个长沙大学城的篮球联盟,一直以来都是他的梦想,虽然这个梦想后来被商会无情压碎,但他依然时常在黑夜里做着这么一个梦。

听了黎少钦的话,他仿佛又看到了黑暗中的一缕曙光,他马上就要毕业了,但如果能够在毕业之前,为自己的这个梦想再拼搏一次,有这样的机会他是无法拒绝的。

不过他依然保持着一份冷静,他知道黎少钦虽然把事情说得轻淡描写,但其中的过程必定会是波涛汹涌的,因为他曾经历过了一次,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他心知黎少钦并非鲁莽之辈,在思索了片刻之后,他终于开口了:“有这样的机会,我当然不可能放过,如果当初没有商会的阻挠,我早就可以成立了长沙高校的篮球联盟了,我们唯一的阻力就是商会,你刚才说要在商会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与其他学校完成结盟,这你能确保做到吗?”

黎少钦望着岳麓山巅处越积越多的流云,脸上露出了一抹自信的微笑,说道:“放心,我可以保证在这段时间之内,商会无暇顾及你。”

伍景龙点了点头,不知为何,看到黎少钦那自信的笑容之后,他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这种感觉让他觉得有些怪异。

“他真有如此魔力吗?”伍景龙仔细地观察起他的脸庞,见黎少钦转过脸来看自己,他忽然一笑:“其实今天叫你过来,主要是另外一件事。”

“哦?”黎少钦一脸讶然。

只见伍景龙从裤兜里拿出一只精致的小木盒,递到他手上说道:“这是雪菲托我带给你的,你自己拆开吧,我现在要回去好好想一想篮球联盟的事。”说完不等黎少钦搭话,便向公寓里走去了。

黎少钦笑着摇了摇头,他对伍景龙这幅大大咧咧的脾气也是毫无办法。

低头看着手中精致的小木盒,他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曾经与伍雪菲在校园小湖边相见的情景,犹豫片刻,最终他还是忍不住把木盒打开了。

木盒里面装的是一只黑色的手表,黎少钦把手表拿出来一看,顿时惊讶地发现,这块手表的指针居然逆时针运转的,而且表盘上面数字,也按着逆时针方向排列。

他怔怔地看着这块手表,不禁回想起了高中时候的一个情景,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他与伍雪菲在学校天台看星星。

他记得自己当时曾与她说过,以后他要发明一款名为“时光倒流”的手表,让世人能够通过这款手表缅怀过去的时光,没想到三年之后,这种手表已经被人做了出来,最后还到了自己手上。

他心中暗暗感叹,正要把手表放回去,忽然看到盒底处,有一个小小的信封,他疑惑地把信封拿出来,拆开之后,发现里面只有一页薄薄的信纸,上面是伍雪菲整齐娟秀的笔迹:

黎少钦,原谅人家的任性好吗?其实我本已决定不再见你,可没想到长沙一别才没几天,心里就又忍不住挂念你啦!嘻嘻,看到这里你该不会脸红了吧?人家下学期要选修道家学说,道家人奉行自然,我这么直白说出来,不知道算不算顺其自然呢?

“时光倒流”是我托一位在美国留学的朋友带回来的,一式两款,另一款在我这里,嘻嘻,你是不是想起了曾经对我说过要发明“时光倒流”的事情了呢?告诉你哦,这个手表我会一直带下去。

写到这里,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其实写这封信的目的,主要是有些放心不下你这呆子,原谅人家最后一次的直白好吗?

你这个人,表面上随和,内心深处却比谁都要执拗,你从不肯向现实屈服,这是你的优点,但也会成为你的缺点,好好发挥吧,千万不要让它成为你的弱点。

好吧,这封信到这里就结束啦,上次见你,我心中所有的结都已经解开,以后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原谅雪菲好吗?其实我一直深爱着你……

放下手中的信,黎少钦却早已抑制不住,任由泪水从两边的脸颊簌簌流下。

直至此刻,他才知道伍雪菲的真正心思,而此刻他心中对于以前的结,也终于完全解开了,关于以往的种种,谁对谁错都已不再重要,一切就恍如发生在梦中一样,等到醒来之后,才发现眼前此刻,才是最值得珍惜的。

“以后应该不会再见面了。”这句话让他心中忽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最后一句“其实我一直深爱着你”,说明伍雪菲已经完全敞开了心怀,从今以后,她将义无反顾地踏上自己心中那片哲学的净土。

黎少钦擦干眼泪,此刻他的眼中闪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坚定,抛开这一份充满羁绊的命运,他也要锁定自己的目标了。

从这一刻起,他必须坚持不懈地前进,为了伍雪菲,为了自己,为了青春!

回到宿舍,黎少钦已经收拾好心情,他拿出陈小白那个小铁灶,点燃里面残余的固体酒精,慢慢地把那封信放到了上面。

望着信封上轻轻跳动的火苗,黎少钦轻声自语:“再见啦,亲爱的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