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七章 俩人暗自的较量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血儿揉揉有些发酸的脖子坐在出租车上看着窗外的移动景象;想想自己回国的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事情,是那么的荒唐和可笑的一家人。转念一想血儿有些释然无论怎样没有他们就没有自己的今天,现在只想冷静冷静不要想太多,无论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自己已经身在其中了。

站在这庞当又豪华的别院面前,血儿驻足好好的看着面前的家,然后摇摇头失笑的打开大门走进去。

“你看到了什么吗?”洛轩略微感性的说。

伍德摇摇头有些不明白的看着洛轩,“难道还有第二个人在吗?”

“她在所有人面前都展现出一份坚强和冷傲,可是只有自己的时候那份孤单和受伤才会展现出来,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肯定也是一个会自己一个人偷偷的舔舐着自己的伤口的麋鹿!”洛轩轻叹气。

伍德有些不明白,“你好像很了解似的,她的爸妈都那样对她,我们这些外人只有看的份。”

“一个被家人当做交易的筹码,一个被当做报复的筹码,如果是你,会不会伤心,那种痛苦会像毒一样的吞噬着你整个人……”

伍德看着公寓的大门,“看来今天晚上还会闹上一出,哎,你说,这林天赐还真是狠,毕竟是亲生女儿,明明知道老板的目的还要这样做,为了公司?”

洛轩闭上眼,仔细的回味着伍德的话,“也许她根本就不是林天赐亲生的……好了,我要休息一会,你盯紧点。”

冲了个澡,拖着疲惫的身子血儿躺在温暖的被子里不安的睡去;晚上两个人的开门声和安娜的撒娇声把血儿吵醒,血儿微叹口气,翻了个声就准备接着睡去,可是有人就是不如她的愿;安娜趁严浩天进去洗澡的时间,立刻像变了个人似的,整个一个容嬷嬷去砸血儿的房门,因为血儿今天早上对着各界的媒体说自己和严浩天是兄妹的事,自己一天就闷闷不爽,看来浩天对自己还是有情的,带自己回他的家住,自己当然要好好的教训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了;血儿把头蒙起来干脆不理,可是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想罢休,血儿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把门打开,门口的安娜像个叼妇一样的抱着肩恶狠狠的看着血儿,血儿也睡眼朦胧的看着她。

“呦,我们的大小姐已经休息了。”安娜一副不屑的打量着血儿。

血儿极力的压住脾气“你还有什么事吗?”

“哼,我有什么事,这倒提醒我了,我想不用我问吧,你是不是应该为你白天所说的话做出解释啊,嗯?”安娜一副咄咄逼人的嘴脸质问着血儿。

血儿冷笑伸手抚了把头发然后走出房间,安娜一下挡住血儿的路,“怎么,要去告状吗?”

血儿冷冷的看了看安娜,“口渴了。”说完血儿一把推开安娜往冰箱走去。

安娜气愤的追过去,“你为什么要在媒体面前说我和浩天是兄妹关系?”安娜的声音有些迫不及待。

血儿倒了杯柠檬水,然后自顾自的喝着,转过身看着安娜 那丑陋的嘴脸,轻眨双眸“难道你想听我说你是小三吗?”

“你……”安娜气愤的紧握双拳无语。

“还是说你们是情人关系?”血儿看着安娜淡定的说;安娜紧咬红唇,怒瞪双眸看着眼前的血儿一时语塞。

血儿又喝了一口柠檬水“也许你会觉得第二个答案会比第一个好很多是吗?”血儿瞪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歪头看着安娜。

“那也不能说我们是兄妹,这样我们以后……”

“以后?以后怎么了?今天早上媒体刚播的新闻,你们晚上不是又一起出现在这里吗?我没有感觉到我的话妨碍到你们还有以后!”血儿打断安娜的话看着手中的玻璃杯不屑的说。

安娜突然转换了姿态,双手抱起肩,得意洋洋的看着血儿说:“你说的还真没有错,无论怎样,我和浩天的感情会更加好的。”安娜看着血儿得意的笑。

血儿喝尽最后一口柠檬水放下杯子然后看着安娜那得意的笑脸,“其实你根本就不用找媒体来羞辱我,因为真正能伤害我的人还真没有几个,而你口中所谓的浩天,哼……”血儿有些可怜的看着安娜又觉得她同样的可悲,“我根本就不稀罕,喜欢利用女人的男人,我是,你也是。”说完血儿轻轻错过安娜向房间走去,留下安娜在原地气愤的发抖。

血儿的一句我是,你也是,让安娜愤怒之极,房间里的严浩天也同样的紧咬牙根,如此傲慢的女人真的是有意思,利用女人?严浩天不悦的拉开房门就看到血儿走到自己面前,严浩天冷哼一声眸底有着警告然后一把拉住血儿那没有受伤的的胳膊丢进血儿的房间,然后锁上门把血儿扔在床上;血儿有些受惊的看着面前刚沐浴过的严浩天,光着上身,下身仅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略湿的发梢显得人不是那么的冷酷有些近人,可是略带怒气的五官就不是那样的,有些愤怒有些阴谋;血儿在打量着严浩天,严浩天同样的在打量着血儿,虽然不施胭黛,可是那张精致的瓜子脸还有完美的五官和吹弹可破的皮肤就已经压下所有性感的女人,现在这副半依半靠的姿势和略带受惊的表情无比就是一种挑逗。

血儿一挑嘴角,一抹冷静的笑容让严浩天有些不悦,这个女人不论什么时候都能很快的变得冷静,这还真是让自己心里不爽。

“你笑什么?”严浩天嘴角带着不悦的笑问。

“我可以理解是你现在在愤怒吗?”血儿已经恢复了那天真无辜的表情,明亮的双眸轻眨看着严浩天。

严浩天此时有些讨厌血儿那副嘴脸微蹙眉“你可知道我的愤怒是在哪里?”

血儿换了个姿势整个人都趴在床上小腿翘着然后伸手支撑着下巴,装作若有所思的想想然后看着严浩天微眯着眼说:“你该不会偷听了我的话吧?”血儿似有似无的说中他的心思反问严浩天。

严浩天看着血儿没有说话慢慢的靠近血儿,然后再蹲下看着血儿那双无辜明亮的水眸单手捏住血儿的下巴与自己目光相对视。

血儿极力的压住心底的汹涌澎湃保持冷静的看着严浩天那像蛰伏豹子般的黑眸,似乎要找出目标然后狠狠的咬住它的脖子让它窒息;“你想在我眼睛里找到你吗?”血儿仍不怕死的说。

严浩天放开血儿有些好笑的看着血儿,“看来你是真的不害怕与我这样的对峙?”严浩天真的是有些佩服血儿的勇气和素养。

“你的呼吸有些轻微的颤抖和急促,眼眸里有犀利的怒气,手上也有愤怒下的力道,每次的你见到我理智都会被愤怒和怨恨所占据,看来无论是怎么的人在仇恨面前都是会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血儿突然变得冷静睿智。

严浩天紧咬牙根并没有明白她当时话中的意思,只是后来他该有多么悔恨自己当时的愚蠢“那么你就等着瞧吧!”

安娜在吧台喝了两杯酒之后就回到房间想找严浩天抚慰一下,可是一进房间没有看到严浩天整个房间找了了遍然后突然想到血儿的房间,安娜跑到血儿的房间门口一咬唇狠狠的拍门“浩天,浩天,你在里面吗?”

血儿和严浩天的对峙突然由安娜的敲门声打破,严浩天轻眨魅眸然后转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