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七章 血儿被下药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喂……”林允儿颤抖的接着电话。

一个深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她已经一个人往回走了,你现在立刻打电话给他,别忘了,你男朋友的命。”说完电话切断了。

林允儿捂着嘴眼泪不停的流,“羽杰,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边说着边双手颤抖的拨着血儿的电话。

“嘟嘟嘟……喂,”电话被接通了,允儿颤抖的说不出来话。

“喂,”血儿看着电话上的名字是允儿,“允儿姐姐是你吗?”血儿有些疑惑的问。

“啊,是我,血儿,我现在有些事要找你商量,你可不可以过来一下。”允儿的语气很可怜的说。

血儿听着允儿的声音很怪有些担心的问:“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回家谈好吗?”

“不,不,不要回家,就在外面,”允儿一紧张害怕血儿会不来。

血儿越听越觉得事有蹊跷,“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在谈,不然我给叔叔打个电话。”

“不要,不要,血儿我求求你,这件事不能让爸爸知道,我在赤峰路上的唯漫咖啡厅等你,你一定要来啊!”说完不等血儿回答就立刻切断了电话,她在赌,血儿一定会来,因为从小就善良一定会来的。允儿在沙发上坐立难安,时不时的向外张望,随时都能看见青龙帮的人在附近盯着自己,她害怕的捧起水咕咚的喝几口。旁边是一袋那些坏人给的药,让自己放在血儿的饮料里让血儿喝下去,剩下的自己就不用管了;允儿有些迟疑的看着那包药,允儿知道这样就会毁了血儿,那么严浩天会不会反悔,如果严浩天反悔那么就救不了爸爸的公司,可是总不能放着羽杰不救,这是自己深爱着的男人,他们抓了羽杰只是为了要换血儿的一夜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想到这林允儿一咬牙,把那包药倒进为血儿要的水里面,那药无色无味的瞬间融化。

血儿有些怀疑允儿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可是听她的声音又好像真的是遇到了什么事,血儿犹豫了一会调转了方向朝着赤峰路开去,边慢慢开车边找着那间咖啡厅。

血儿把车停在了路边并没有下车,只是一眼就看见坐在里面的允儿,手里握着杯子正紧张的东张西望的。血儿收回目光看着周围的环境,很偏僻的一条街,周围却有很多的车,血儿四周看了一眼仍是狐疑的下了车。拿起后座的外套穿起来,毕竟只穿了一件礼服,夜晚的风有些凉。

门口的风铃清脆的响起,血儿走进这间充满田园风情的咖啡厅,。允儿一听风铃的声音立刻转身看向门口,果然看到血儿走过来,心里一阵喜悦。

“到底什么事,这么晚一定要在这里说?”血儿边坐下边看着允儿眼眸中有一种闪躲的情愫。

“你先喝点水,我再跟你慢慢说,”允儿把那杯水推到了血儿的面前说。

血儿看着允儿脸上此时露出的紧张之色,然后狐疑的接过那杯水拿在手里,“到底什么事就说吧,我今天很累,想早点回去休息。”血儿略带疲惫的说。

“你要是累了就先喝点水,我……”允儿吞吞吐吐的不知该怎么办,只希望血儿快点把那杯水喝掉,这样就可以救羽杰了。

血儿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允儿在那吞吞吐吐,然后端起那杯水,刚要喝,余光却看到允儿偷偷的看着自己,血儿端着水没有喝也没有放下,只是装作在想问题然后余光继续观察着允儿,她为什么那么紧张的看着自己,莫非是……血儿看看手中的那杯水心里产生了警觉,允儿一看血儿还不喝那杯水,一紧张自己端起面前的水一口气喝了个精光,血儿看着允儿的反常微蹙眉,然后轻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看着允儿说:“如果你不说,我就走了。”

“不要,”允儿一把按住血儿放在桌子上的手。

血儿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允儿说:“快点说吧,”血儿眸光紧紧的锁住允儿眼眸不让她有一丝的逃避。

“那个,对不起,”允儿怯怯的说。

“什么?”血儿仍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允儿,突然觉得自己有些闷热,然后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你到底在说什么,叫我过来就一句对不起?”血儿有些不悦的说。

允儿点点头,不敢抬头看血儿。

“如果在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好热,想赶紧回去洗个澡赶紧上床睡觉。血儿抓起钥匙站起身,可是怎么起身头晕晕的,允儿看见血儿好像是药物发作了,赶紧上前扶住血儿,血儿低着头,单手抚着额头,正好看见桌子上的水杯又想起允儿刚才看自己的眼神,“你在水里下药了?”血儿不敢相信的质问允儿。

允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血儿,血儿用力的甩开允儿的手,“你到底要做什么?”

允儿见血儿已经彻底的发作了,索性就说:“是你得罪了坏人,现在害得我男朋友替你受罪,他们只是要你,就会放了我男朋友,你就去吧,不要连累我们大家,恩?”

允儿眼神里流露出哀求和无情,血儿看着他的表情是那么的恶心,一把推开允儿,自己跌跌撞撞的向外走去,她唯一的理智告诉自己要快点离开这个地方,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血儿有些燥热难耐,抓住车门用力的一拉,突然觉得手中一空,自己两只手臂被别人架住然后把自己塞进车后座,两个人把自己夹在中间,然后另一个人开车走了。血儿用力的挣扎,可是自己好像根本就没有力气,只听前面开车的男人说:“臭女人,等一下就让你尝尝被大爷们玩的滋味,”说完拨通了一个电话:“把那个人放了吧。”

血儿渐渐放弃了挣扎,自己要保留力气来应付接下来的事情……

简默接听了电话然后轻付严浩天的耳边细语几句,严浩天脸色一变“救。”

简默点点头,然后对着电话那端说了几句话就挂了电话。

严浩天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个弟弟,然后稍带说:“我有事,先走了。”说完快步走了出去。

“浩天,”安娜轻唤,就要跟上去。

“你不用跟着我。”严浩天的话还回荡在这间贵宾室里,人却已经走出去了。

安娜有些失落和不甘,可是又不敢忤逆严浩天,她深知严浩天的脾气,软硬不吃。

严格看着严浩天走出去的背影,心里有些猜疑,他口中的救,是谁 ?

优米和洛莫在互相灌着酒都有些微醺,严格有些不耐烦的看了一眼也走了。

伍德和洛轩两个人跟着血儿的法拉利,在等待机会。伍德和洛轩是严浩天的贴身保镖,从那天血儿闯祸的那天起,严浩天就把自己的这两个贴身保镖安排在血儿的身边,说是保护,他严浩天并没有那么的好心。说是监视吧,他严浩天也不是冷血动物,至少现在是要救她了,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也许他严浩天自己也说不清楚吧。

“前面有一个左转弯,我趁机超过去别他的车,车上一共有三个人,你负责两个,我下车解决开车的,然后带走血儿小姐,”伍德看着导航仪利落的对洛轩说着。

洛轩点点头,然后紧了紧手上的皮手套,嘴上露出舔血的笑容。“你说,为什么总有人来打总裁的主意呢?真是活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