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六章 各怀心思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血儿那纤细的手臂拎着好大一包的食料从超市里艰难的走出来,然后又打车直奔优米的公寓,伍德和洛轩又跟上。

“喂……”血儿坐在车上呼呼带喘的报了地址然后拿出电话接听。

“呀,你是不是不记得今天你要做什么事了?”优米在落地窗前不顾形象的掐腰站着对着电话皱眉乱吼。

“咯咯……”血儿听着电话那头的咆哮声咯咯笑出声。

“你还笑,你还笑的出来,一会我就要让你哭。”优米听着血儿那爽朗的笑声气都不打一处来,“你这个丫头,你知道我等你一个小时,你竟然还在笑。”优米抬手抚眉有些伤神,,电话那头竟然没有声音,“喂?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的话?”优米紧张的听着电话的听筒。

“你说完了吗?”血儿那柔软的声音终于传来,优米深深的吐了口气。

“你这个丫头,我还以为你……”

“以为我失踪了?”血儿打断优米的话反问道。

“我啊,还真是巴不得你失踪掉,免得我看不看都心烦,”优米有些愤愤的说。

电话的那端突然没有声音,血儿紧咬着下唇握着电话目光看向窗外,优米也放缓了呼吸听着电话的另一端的声音。

“真的吗?”血儿幽幽的说,心里也在无数遍的问自己,是不是不应该这样搅在他们三兄弟之间。

优米突然有些害怕的胸口微微一紧“我是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吧?”优米故作轻松的说。

血儿仰起脸不让眼泪掉下来,然后淡淡的说:“我到了,赶紧出来接我啦,我买了好多的东西,”收了电话,血儿付了钱下车。

优米收了电话以最快的速度冲下楼跑到大门口就看到血儿身边一大袋的食物脸上挂着似暖阳般的笑容就站在那里看着自己,优米心底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快步的走近接过食物然后相视一笑的往公寓里走去。

不远处的伍德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然后是关上的大门,幽幽的说:“三少已经危险了。”洛轩趴在方向盘上同样看着那紧闭的大门说:“现在不是三少危险,真正的危险是我们的少奶奶。”洛轩有些无奈的说。

伍德幽幽的看着洛轩说:“你承认她就是我们的少奶奶?”

洛轩转过头同样的看着伍德说:“怎么,你难道不知道她和我们的boss已经登记了吗?”洛轩故意的皱着眉头调侃。

伍德突然坏笑起来看着洛轩,洛轩突然有点毛骨悚然,瞪着伍德说:“你又要干什么?我知道你一这样笑肯定又打我的坏主意。”洛轩防备的说。

伍德突然抓住洛轩的一只手说:“我们来打一个赌怎么样?”

洛轩突然微愣:“打赌?打什么赌?”

伍德抬眼看了看公寓说:“就赌少爷会不会爱上这个林家小姐,怎么样?”

洛轩甩开伍德粗糙的手,然后坐正身姿看着公寓的门口说:“好,赌就赌,我就赌我们的总裁最后一定会栽在林血儿的手里,筹码就是我们俩的所有积蓄怎么样?”洛轩一副自信满满的说,然后看向伍德,伍德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洛轩。

“看我做什么?”

“你真的决定要压上所有的积蓄吗?”伍德再次的确认。

“是啊,要么就不赌,赌就赌大点的嘛!”洛轩看向伍德,伍德突然露出嗜血的笑容,“成交,我就赌少爷不会妥协林血儿,赌约就此生效。”然后伸出拳头,洛轩不屑的看了看伍德然后伸手握拳撞了伍德的拳头算是约定。

“今天你怎么会来这么晚?我都等的快要没有耐心了。”优米边往厨房走边发着牢骚。

血儿扔下手中的包包,然后边挽起袖口也往厨房走,“你就这么点耐性怎么行,我今天临时有点事情耽误了,所以来的又点晚,不过,你不是说今天一天你都没有事的吗?怎么连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都是重要的?”血儿不屑的看着优米说。

优米看着血儿那咄咄逼人的神情,微眯着眼仔细的打量着血儿。

血儿突然被优米看的不自然,伸手摸着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还是我……”

“你突然好像一个人?”优米有些若有所思的说。

血儿心里一惊,脸上仍是莫名其妙的表情,清澈的水眸无辜的看着优米。

优米看着血儿那可爱的样子突然一笑摇摇头“不可能,不可能的,不过你还真的有些像!”

优米边摇着头边洗手,嘴里还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血儿暗自吐了一口气,差一点被发现了。

一道道好吃的点心一样样出炉了,优米有些奇怪的看着一个手忙碌着的血儿,血儿头也没抬的说:“怎么,你很闲吗?赶紧帮忙装盒啊,看什么看?”

优米抱着肩换了一个角度继续的看着血儿,“我真的很好奇,你说你一个大家闺秀怎么会做这多道点心,专业训练过的?”

血儿放手中的盘子看着优米甜甜一笑,伸手用筷子夹了一个手中苹果麻署“尝尝看。”

优米眸光一闪,目光仍看着血儿张嘴一口吃下那个麻薯,细细嚼了几下,突然眸光一亮“你怎么会做这个麻署?”

“好吃吗?”血儿有些小得意的问。

优米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血儿说:“自从上次我在美国和朋友在一家很有名的餐厅吃过以后,我有找过那位点心师傅,那的经理告诉我这位点心师傅从不见客,该不会……”

血儿低头把每样点心装进盒子里,“好吃,这一盒都留给你,我会把制作方式记下来,以后你自己就可以做了,很简单的。”血儿说的很随意,却很真诚。

优米微蹙眉有些不解的说:“真的是你吗?那位点心师傅真的是你吗?”

“我在美国打工念书的时候,在一家面包店认识了一位朋友,她就是一位点心师傅,看我当时很喜欢学做点心,就利用我闲暇的时候亲自教我,刚开始只是简单的教我;后来她把自己毕生的经验通通的都交给了我,说我是一个很有天分的有缘人,所以愿意教给我她的毕生所学,让我做给我今生所有爱的人吃,她说希望在这小小的点心里面寄托着我们对每个人的爱,让他们能吃到也能体会到这爱的味道。后来,我参加了她的葬礼才知道她其实是一位很著名的人,我很感激她,因为是她让我懂得人间的真情难能可贵!”

优米眸光强烈一闪的看着低着头的血儿,为什么自己感觉到,她好像会马上消失一样?

血儿突然抬头一笑“怎么样?你吃出了什么味道吗?”

优米看着血儿眸光中的真情,有些不懂,有些疑问,不敢触碰!

“恩,有爱的味道,很温暖……”

血儿和优米拎着做好的点心各怀心事的向宜扬山出发,伍德和洛轩也随着两个人开上山,然后向严浩天报告着情况。

看着那些宝贝儿们吃的那么开心,不远处的优米悠闲的交叉搭着修长的双腿坐在草坪上,双手支撑着地面;血儿安慰好了小朋友回头看见优米在草坪上看着自己这边,血儿伸手摸摸小朋友的头然后向优米走过去。

“说真的,你们三个兄弟的确是完美的无可挑剔,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点,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脾性,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侠骨柔情吧!”说完血儿低头一笑。

“是吗?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你夸我。我和二哥比较像,至于大哥也许可能和他的身份有关,他自己一个人扛起家族的企业而且还让公司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发展的迅速,所有他的为人很严肃冷酷;二哥和我向着我们喜欢的方向发展,一路上从来没有受到过阻碍,我们都知道这是大哥的原因,大哥虽然是个外表看似冷酷无情的人可是对待我们从来都是最好的,我们的大哥真的很伟大。”

血儿看着那些宝贝儿,有些哭笑不得。

“对了,你家里是做什么的,你还有兄弟姐妹吗?从来没有听你提过?”优米突然把话题转到血儿身上。

血儿一愣,有些不设防,“哦,我家里就是工薪阶层,我这次回来是因为临时有些事要我帮忙,所有会在这里呆段时间。”血儿的言辞有些闪烁。

“哦,”优米的粗心大意就没有问太多,然后整个人都平躺在草坪上。“今天的天气真好,如果每天都能这样没有世事的争扰,没有人心的算计,没有这个世界上的尔虞我诈那该多好啊!”血儿看着如此单纯,爽朗,没有瑕疵的男人心里有些欣慰。

“对了,想想今天早上我看到网上的新闻我就搞不懂,大哥是怎么做的事情,竟然他的新婚初夜和那个助理在家里走出来,让我那未曾谋面的大嫂难堪,我都替我的那个大嫂感到可惜。”优米突然一笑看着血儿说:“你知道吗,你刚才那个咄咄逼人的神情突然让我想到了我那未曾谋面的大嫂了,虽然没有看清楚她的整张脸,可是你们的下巴有些像,还有那气质特像。”

“是吗?”血儿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下巴,心里在祈祷。

“我想我那个大嫂应该也是一个美人吧,我都回来这么久了,都没见过那个大嫂,今晚我要约大哥见见,”说着优米就掏出电话拨给严浩天,血儿刚想阻止,又无法开口。

“喂,大哥,你在忙吗?”

“大哥,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和我那未曾谋面的大嫂吃个饭怎么样?”

“那好,就这样,到时我在叫上二哥,就在菲斯特,好就这样说好了,拜!”

优米收了电话,嘴角仍挂着神秘的笑容,回头看着血儿有些不自然,“怎么了吗?哪里不舒服吗?”

“噢,没有,就是太阳有点晒。那个,今天晚上要和你大哥见面?”血儿有些担心的问。

“恩,大哥答应今天晚上会和嫂子一起出来吃饭。”优米淡淡的说着。

血儿突然有些头疼,他严浩天是不是故意的。

“雪儿,你知道吗?再过俩个星期的星期天是什么日子吗?”优米有些神秘的说。

“什么日子?”血儿有些心不在焉的应着。

“我的生日,我二十五岁的生日,到时希望你能来做我的舞伴。”优米目光落在她的手臂上,“到时你的手臂也应该好了吧,我想和你一起尽情热舞,共同期待美好的明天。”优米心情大好的伸开双臂,也许是这阳光正好!

血儿看着优米眸光里单纯的情愫心里有些惆怅。

“怎么?不想去?”优米有些担心的问。

“我抽时间去。”血儿神情有些闪烁。

“那就当你答应了。”优米高兴的宠溺的压压血儿的发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