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四章 迎面而来的绯闻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血儿气呼呼的回到房间,想着那个女人说自己是保姆就一肚子的气,深呼吸,血儿静静的躺在床上闭上眼冥思几分钟,然后睁开眼起身整理衣。看着虽然自己拙笨的收拾好的一切,满意的一笑,然后脱掉衣服准备洗个澡睡觉;坐在浴缸里,血儿在想着明天要做的事,和优米去帮小朋友建新家,然后和他们一起做游戏,然后,然后,再然后就是回来这个奢华的家里,对着那个冷线条一起生活。

“啊……”血儿有些恼怒的排起了水花,“今天算是我住进来的第一天,竟然让自己的情人也冠冕堂皇的住进来,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他一个大总裁难道也不怕被拍吗?最近闹的这些事那些记者谁不盯着他来做文章,他是不是疯了,要不是他就是故意的,没错,就是故意的。血儿冷哼,“自己怎么忘了他娶自己的目的呢?”血儿懊恼轻拍着自己的额头说:“血儿啊,血儿,不是他有问题而是你自己有问题啊,还真是一个多事之秋呀!”血儿摇摇头自问自答。

穿着小碎花的睡裙,边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突然有些渴,左右看看,这个房间里好像没有可以喝的东西,水都在厨房的冰箱里。血儿皱着一张脸,出去怕那个冷线条和那个女人还在外面搞暧昧,不出去,可是自己真的很渴啊。血儿坐在床上苦着一张脸,下一刻,血儿噌的一下站起来,“在就在吧,总不能渴死我吧。”血儿扔下毛巾打开门走了出去,血儿路过严浩天的房间,门没有关上只是虚掩着,里面好像也没有声音啊,难道还在客厅吗?血儿疑惑着向客厅走去,走到台阶时,血儿小心的伸出脑袋一双大眼睛左右的看看,没有人,血儿满意的一笑,然后整个人都轻快的蹦跳下来,看着桌子上的两个酒杯不屑的憋了一眼然后去厨房拿了一瓶矿泉水就往回走;在路过严浩天的房间时,那扇虚掩的房门里传出来了些许声音,血儿有些好奇怎么回事,然后整个人轻轻靠近,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声音,“啊……啊……浩天,”血儿双眸稍闪烁然后整个人像触电般的弹跳开,脸红得像煮熟的虾一般,“两个人在里面……”血儿突然捂住自己的嘴巴小跑会到房间然后锁上,背对着门轻喘着气。

严浩天听着旁边轻关门声,嘴角掠过一丝冷笑,女人这只是刚刚开始……

安娜面露苦涩,本以为严浩天今天让她过来又惊喜又意外毕竟第一次踏进严浩天位于老宅侧面的别院,结果严浩天只是让她配合着故意气林血儿,根本没有要碰自己的意思。

血儿躺在床上整个人被被子盖得严严实实的,脸颊仍是有些发烫,好像思绪还没有恢复正常,刚才那声音还在自己的脑海里徘徊,血儿用力的摇摇头,不要想了。

“在这里是你先勾引的我,是你求我我才替你解了药你忘了吗?昨天你叫我要你,难道你都忘了吗?而且,你也很舒服不是吗?”突然严浩天那天的话又回荡在脑海里,“难道自己那天真的有刚才的那个声音吗?”血儿疯狂的抓着头发,“真的是疯了,怎么可以……”这真的是难以启齿的第一次;血儿在挣扎中渐渐睡过去……

砰砰……砰砰……

血儿被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吵醒,血儿睁开惺忪的睡眼,听着外边的声音,“快点起来给我们做早餐,不知道浩天有吃早餐的习惯吗?”

血儿轻眨眸,然后平静的听着外边的敲门声,又平静的起身打开门,如果自己不开的话估计这扇门会马上换掉的。

“我不聋,你不用一直敲门,不知道这样很讨厌吗?”血儿打开门看着歇斯底里又黑着眼圈的安娜说。

安娜被血儿突然打开门吓了一跳,然后没好气的瞪着血儿,“你怎么这么晚才起来,没看看现在都几点了吗?难打不知道我们还要上班吗?”

血儿用力的把门紧紧的关上,没有给安娜在说话的机会。

血儿梳洗完毕然后站在那高大的冰箱前,双手掐着腰有些无奈地饿瞪着那冰箱里的食物,好像有些纠结又有些无奈,嘴里喃喃说:“真是个怪人,买冰箱竟然不买食物,那买来干嘛,真是浪费;里面什么都没有。”低头看了看自己这吊着的手臂用力的将冰箱门摔上,“我还受着伤呢。”

血儿掏出手机给一个号码打了电话,然后自己给自己洗了一个苹果上楼。

半个小时后,严浩天和安娜真的出现在餐桌前,严浩天仍是冷着脸看着厨房里那个女人,安娜却抱着肩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厨房的血儿,然后坐在餐桌前等着血儿端上早餐。

血儿淡淡的看了一眼餐桌前的两个人,然后端上三碗白粥,煎鸡蛋和俩份三明治;安娜瞪大眼睛看着血儿坐下了,然后又看看桌子上的食物不敢相信的看着血儿说:“你,这就是要给我们吃的早餐吗?”

血儿点点头,自顾自的搅着自己面前的白粥“你可以不吃,冰箱里还有水果,可以吃的。”血儿吹着粥,头也没抬淡淡的说。

安娜还想继续的胡闹,抬头看着严浩天已经冷着脸拿起瓷勺轻轻的搅着白粥,然后吃了一口,然后面无表情的就着盐黄光吃起来;血儿看着严浩天冷着脸吃着白粥,虽然有点想知道他的评价,可是看他的表情突然又想起昨天两个人在房间内做的事,然后看了一眼安娜也自顾自的吃着白粥;安娜看着严浩天吃的津津有味,然后,也有些不甘心的吃着手里的白粥,安娜突然皱着眉头不敢相信的看着血儿,这粥,很细,很滑,也很香,入口即化,真不敢相信竟然半个小时就能煮的这么好喝的粥,安娜眼神有些慌乱的看了眼正在吃饭的严浩天,心里突然有些不安。

严浩天冷着脸吃过早餐就回房间穿外套准备去公司,安娜也尾随其后的放下手中的筷子和严浩天进了房间,血儿看着继续淡淡的吃着早餐,然后听着两个人的出门声,然后疲惫的抬起头看着那扇紧闭的门,心里有些烦闷。

“唔……”一阵电话的震动声惊醒了车里正在小憩的人,刘晨揉揉惺忪的眼睛拿起电话“马上就出去了,准备好。”

刘晨立刻带上眼睛瞪大眼睛盯着严浩天公寓的门口,看着安娜挽着严浩天的手臂微笑着走出来,刘晨立刻快速的按着快门,嘴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安娜小姐答应今天给自己一个头版头天,看来这次自己是发了。刘晨看着严浩天坐车离开,然后目光又看向公寓门口,还有一个没有出来,那个出来就会更有意思。刘晨快速的把照片通过网上发回公司,然后又立刻的把消息散在了网上,几分钟后,有很多记者匆匆赶来,把严浩天的别院围个水泄不通。

血儿一个人收拾着碗筷,然后看看手臂上的伤口,想起严格嘴角总是不自觉的上扬,血儿收拾一切然后换上一身衣服,然后再全身镜前好好的打点着自己的行装,然后满意的一笑。收拾了挎包然后去厨房拿起电话,眸光不经意的撇见门口围着一群人,血儿慌忙的仔细看下去,“不会吧,都是记者,开什么玩笑,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记者呢?”血儿有些慌乱的喃喃自语。

“铃……”电话正好想起来了,血儿看也没看就接起来。

“喂,你好。”

“你还好吗?”严格那柔和的声音从电话那段传过来。

血儿突然回过神怔住,“喂,喂,血儿你还在吗?”严格有些担心的轻唤着。

“我,我没事,就是……”血儿在想要不要告诉他现在的情况。

“那些新闻你别在意”严格在担心血儿的心情。

“嗯?”血儿有些不明白严格的话,然后冲冲上楼拿起自己的笔电打开网页,“哇,这是怎样?”血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新闻的头版头条赫然醒目的标题。

“严氏总裁和昔日助理甜蜜走出别院。”

“昨天林血儿刚搬进严浩天的公寓,早上竟然和自己的助理面带笑容的走出来。”

“真让人怀疑,似乎严总裁并不太在乎他这个低调结婚的太太感受,竟然这样冠冕堂皇的和助理走出别院。”

“看来,严浩天真的不把林血儿当成一回事,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举行浪漫的婚礼和仪式……”各种各样的话题在血儿的眼前飞,血儿有些不敢相信,这还真是能给自己的找麻烦。

“血儿,血儿……”严格有些担心的轻唤着。

“嗯!”

“你没事吧?”严格拧紧了眉头,看着窗外心疼的问着,这样的伤害自己早就应该想到,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来的这么快,这么决绝。“对不起,”严格声音颤抖着。

血儿眸光稍闪烁说:“你为什么道歉,本来我是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我搬过来的事情,可是没想到,竟然有人快我一步的先通知了你,不仅是你,而是所有人。”血儿摇摇头,“这下怎么办,现在别院的门口肯定有很多的记者在等着我。”说完血儿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向楼下,果然站着些许记者。

血儿微叹气接着说:“我不想被优米知道我的身份,那样的话我们会很别扭,也因为没有必要再多一个人看到我的悲哀。”

严格紧紧的握紧拳头,听着血儿的话“也没有必要在多一个人看到我的悲哀。”血儿的话一直萦绕在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