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九章 连成一气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送几个女生回宿舍之后,在回来的路上,黎少钦、陈小白和杨勇三人勾肩搭背,一起在昏暗的生活区小路上慢慢走着。

陈小白感叹道:“子通这个小子真是重色轻友啊,就这么撇下哥们三个,跟余小萱跑了。”

黎少钦笑道:“你怎么不跟刘静文多呆一会呢?话说你的目标不是龙凤么,怎么我觉得你现在对刘静文似乎很有意思?”

陈小白轻轻叹了口气,垂下头说道:“你别提龙凤啦,我曾经努力过,可惜落花虽有意,流水却无情啊,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黎少钦听得一阵无语。

却听陈小白又道:“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觉得她对你的态度很不一般哦。”

黎少钦讶然道:“我?你这小子倒会找借口搪塞,自己不努力去追人家,居然把问题扯到了我身上来。”

陈小白闻言,嘿然不语。

几人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夜间十一点半,杨勇的今晚似乎喝多了些,此刻看上去一幅昏昏欲睡的样子。

黎少钦和陈小白二人见状,只得帮他把行李拿到校门口,又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把他送上车,叮嘱出租车司机把他送往火车站去了。

回宿舍的路上,陈小白抽起了烟来,他忽然问道:“少钦,明天我们真的要加入的联合会吗?说实话,我们连这个联合会到底是什么性质的都还不知道,有必要这么快就下决定吗?难道你就不怕它变成第二个商会?”

黎少钦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林峰这个人很不简单,这一点从他能一直忍辱负重便可以看出,眼下的形势,是我们对抗商会的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我们没有理由拒绝。”

见陈小白若有所思的模样,他又说道:“我们暂且先不论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你看看现下的这个形势,难道你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吗?如果我们这些人不联合起来的话,那大家统统都得完蛋。”

陈小白没有说话,只是不断地吸着烟。

第二天清早八点半,黎少钦眯着眼睛爬起了床,由于昨晚喝了很多酒的缘故,他不得不起来补充水分。

下床的时候他特意看了一下李子通的床,发现居然是空的,他心中不由得偷笑,看来这小子昨晚是陪余小萱去了。

陈小白依然在床上呼呼大睡,黎少钦走过去,伸手拍了拍他的床沿,说道:“起床啦,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必须准时赶到约定地点。”

陈小白听到他的声音,只好极不情愿地爬起来,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这才起床,无意中他看到了李子通的空床,顿时惊叫起来:“哎哟,子通这小子有出息了嘛,居然学会夜不归宿了。”

两人抓紧时间洗漱了一番,吃完早餐便急急忙忙地出去了。

龙凤所说的约定的地点,是在岳麓山另一边的一个“农家乐”里面,这里地处偏僻,风景却好得出奇,漫山遍野都是橘子树。

树上挂满了金灿灿的橘子,看上去煞是壮观,此外,农庄旁边还有一个很大的鱼塘。

这家农家乐设在半山腰处,这里虽然偏僻,但KTV、桌球厅、篮球场、秋千等各种娱乐设施一应俱全,简直就是一个休闲娱乐的小天堂。

黎少钦来到桌球厅里,正看到林峰坐在一张球桌上静静等待,林峰看到黎少钦和陈小白,顿时热情地迎了上来,他首先与陈小白握了个手,对他说道:“陈老板,你好啊。”

陈小白被他的热情搞得有些尴尬,有些拘谨地说道:“学长还是叫我小白好了。”

林峰笑着点了点头,又看向黎少钦,顿时笑骂起来:“他妈的,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见死不救的,哈!”

黎少钦不可置否地笑了一下,却不说话。

这时候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这人留着一个平头,带着一幅眼睛,身穿一套蓝色西装,看上去一幅憨厚老实的模样。

平头眼镜男子一眼便看到了林峰,顿时笑着走过了,同时说道:“哈,好久不见了,林老板。”

林峰张开双臂与他来了个拥抱,然后紧紧盯着他,笑道:“你可真是个大忙人哪,听说你常年在学校外面奔波,难怪我现在想见你一面,都觉得难如登天。”

平头眼镜男尴尬一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放开林峰转过身来,看着黎少钦和陈小白二人,脸上带着疑惑问道:“这两位是?”

林峰连忙解释道:“这位是南校区报亭的陈小白,这位是他兄弟黎少钦。”

平头眼镜男听完林峰的介绍,笑着向二人点了点头,黎少钦和陈小白也向他微笑点头回应,同时也对此人生出不少好感。

林峰又向二人介绍起平头男子来:“这位是丁丰华,校本部和铁道校区的两家‘百汇士多’便是他开的,丁哥在咱们商界可是很有名气的人啊。”

丁丰华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只见他连忙摆手说道:“林峰你就别那么说我了,论名气我哪里及得上你,你现在风头正劲,商会里的大佬那个不是盯着你看?”

林峰正想开口说话,这时候却又进来了一人,此人有着一头飘逸的中发,身披一件时髦的纯白外套,敞开胸前的两颗扣子,露出了里面的紧身衬衫。

下身则穿着一条大花裤,裤腿极细,把脚后跟都露了出来,偏偏脚上还穿了一双又尖又长的黑色皮鞋,颇有迈克尔.杰克逊的风范。

这人一进厅里,便扯开嗓子大声叫道:“林峰,你小子鬼鬼祟祟的叫我们来这么偏僻的地方,到底想搞什么名堂?”

林峰留在原地,看着他笑道:“这个等下你自然知道。”

时髦男迈着阔步来到黎少钦和陈小白跟前,见是两个生面孔,顿时也一脸疑惑问道:“这两位小哥是?”

丁丰华说道:“这两位是南校区报亭的老板。”

时髦男听了之后,“哦”了一声,不以为意,他转过脸去,伸手重重拍在丁丰华的肩膀上,说道:“你小子可以嘛,才一年时间,居然连分店都开好了,听说你最近准备开第三家分店了?”

丁丰华憨笑道:“我这种小本买卖,怎入得了蒲哥你的法眼,你的两家发廊,那才是暴利啊。”

时髦男朝他摆了摆手,斜着眼对他说道:“哎呀,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一年前是两间理发店,现在还是两间理发店;而你就不同了,你小子一年前只有一间小卖部,现在已经变成了两家士多店了,而且再过不久就要变成三家了,到底谁才是暴利,一目了然嘛。”

丁丰华顿时为之语塞,他本就不善言辩,闻言一时间不知怎么反驳了。

黎少钦见这个时髦男巧舌如簧,一看便知是个精明的主儿。

接下来陆续有人走了进来,黎少钦惊讶地发现,这些人居然大多都跟林峰认识,不由得在心中重新估计起他来。

一大群人聚在一起,正说着一些好久不见之类的客套话儿,忽然一道靓丽的身影走了进来,引得人们纷纷侧目,陈小白抬头看到来人,顿时呆了一下。

这时候时髦男却迎了上去,大方地笑道:“哟,咱们小凤真是越来越漂亮啦,要不要我亲自为你设计个发型?保证锦上添花,回头率暴增!”

有人忍不住笑道:“蒲艺天,你这家伙什么意思嘛,我们龙凤的回头率本来就已经高得不能再高了,还怎么暴增?”

时髦男被人抓住了话里的破绽,却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向龙凤赔了个笑,继续道:“嘿嘿,既然是商人,说话总会带那么一点夸张成分的嘛,其实大家都知道,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龙凤来到黎少钦身边,先是看了他一眼,接着对时髦男说道:“那我就先谢过蒲师兄啦,改天有时间,我一定带我们宿舍的女孩子去你店里光顾,到时候你可别忘了给我们打八折哦。”

时髦男哈哈一笑,爽快地答应了下来:“没有问题,美女光顾,本人求之不得。”说完特意把目光在黎少钦身上停留了一会,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显然他也发现了,龙凤似乎跟此人关系不一般。

随后又来了几人,林峰见人终于到齐了,便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各位,请先安静一下,我有话要跟大家说。”

全场顿时肃静了下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林峰一个人的身上。

林峰用一双虎目环视了众人一圈,脸上布满了严肃的神情,只听他说道:“近来商会正在密谋着进行一场大清扫行动,相信你们当中有不少人已经知道了,而且大家似乎也发现了,最近我们的商圈周围,正在发生着一些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关于这一点,我现在就可以明确告诉你们,商会正打算利用寒假这一段时间,建立一批新的商店,对我们这些人进行正面打压。”

林峰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底下的人顿时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哎哟,我正奇怪呢,怎么我的米粉店旁边那家杂货店突然关门开始装修了,看来是大有名堂啊。”一个穿着朴素的青年男子说道。

“我的水果摊附近,最近也有人搭建了一个仓库,现在想来,几乎可以肯定那是用来装水果的了。”

林峰又道:“商会这一次的行动与以往不同,夏龙巩这一次是铁了心,要把我们赶出商界,所以大家最好都不要再抱有侥幸心理。”

底下又是一阵讨论之声,时髦男蒲艺天忽然问道:“林峰,你这次把我们聚集在这里,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应对的办法?不妨说出来让大家听听怎么样?”

在场的人们闻言,纷纷附和,不少人开始眼巴巴地看着林峰,等他说出应对的办法来,黎少钦知道这种场面不是他这种小人物可以插话的,只能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林峰低头沉吟了一会,忽然抬起头来,用铿锵有力的声音说道:“各位,一直以来,商会的所作所为都为人们所不齿,而我们这些人,正是因为不愿意与他们同流合污,才选择了独善其身,但是我们这个群体日益庞大,已经成为了商会的眼中钉肉中刺,所以他们不得不下定决心铲除我们。”

众人听得纷纷点头,这一次却没人插话了,都在静静地听着,只听林峰接着说道:“难道我们就应该坐以待毙吗?难道我们要向商会这个污浊的团体屈服?难道我们要眼睁睁地看着商界这个神圣的地方,一步一步沉沦下去?”

一连串的发问,使得众人的情绪终于被点燃了,顿时有人大喝道:“妈的,这个商会简直欺人太甚,想想曾经在长沙高校里面名列前茅的中南大学商界,在这些人的掌管之下,居然退到了末流位置,现在他们不但不想办法迎头赶上,反而把精力用来对付自己人,真他娘的!”

“老子跟他们拼了!大不了以后不做生意就是了,我完了他们也别想好过!”

“死磕到底,绝不向他们低头!”

林峰见人们反应如此激烈,知道机会来了,顿时大喝道:“既然大家都有一颗不肯屈服的心,我们为什么不联合起来?这样总好过坐以待毙!”

人群忽然静了下来,丁丰华怔怔看着林峰,问道:“联合起来?”

蒲艺天也紧紧盯着林峰,他隐约猜到了他的意图,当即面无表情说道:“林峰你把意思说明白了,我这个人可不做糊涂的生意!”

林峰向大家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大家都是商人,应该知道商人做买卖的原则是公平,那我问大家一句,现在你们觉得商会的做法对你们来说公平吗?”

众人纷纷摇头,人们高声喝道:“不公平!”

有人不屑一顾说道:“废话,我们这个商会早就成为不公平的代名词了。”

林峰点了点头,继续道:“现在他们想仗着人多来欺负我们,如果我们还不懂得联合在一起,一旦被他们各个击破,那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把我们这些人清扫出局,我想在场各位谁也不甘心吧?”林峰说完环视众人。

见大部分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他又说道:“所以我们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联合起来,要玩就玩大的,他夏龙巩想不费吹灰之力就消灭我们,我们偏不如他所愿,大不了一拍两散!”

“对,一拍两散!”顿时有人激动地呼喊了起来。

看到这个情景,黎少钦心中对林峰鼓动人能力惊叹不已。

却听蒲艺天说道:“林峰,我承认你说的这个抱团的想法很不错,这样我们起码避免了被商会各个击破的危险局面,但我还是有几个问题要先问清楚,第一,我们成立的这个集团,到底怎样去维护大家的利益?第二,我们要怎样去运作这个集团?第三,我们成立这个集团的宗旨是什么?”

林峰听他这样一问,顿时低头沉思了起来,底下的人也议论纷纷,对蒲艺天这三个问题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显然,蒲艺天的这几个问题,也问出了他们的心声。

林峰思索了一会,很快脸上便浮现出了笑容,他说道:“蒲哥这三个问题问得好!”

接着他正起容来:“我刚刚细想了一下,我之所以产生成立新集团的想法,是因为现在中大的商会已经丧失了维护商界利益的宗旨,完全沦为了权利斗争的工具。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的这些人,无不对他们的作为感到深恶痛绝,我在想,既然曾经代表我们利益的商会已经沦落,那我们是不是有权利重新寻找一个新的、能真正代表大家利益的团体呢?”

众人一听,顿时鸦雀无声,林峰的这个想法实在是大胆至极,商会虽然已经沦落,但要取而代之,光凭在场的这点人,似乎远远不够吧?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时间,不少人都认为林峰的这个想法有些异想天开了。

林峰看了一眼蒲艺天,对他点了点头,又道:“蒲哥刚才的三个问题,我想我已经有了答案,现在我说出来,大家一起参详。”

众人顿时安静下来,静静倾听他的话。

“第一,我们成立这个联合会,建立自己的商业规则,大家公平竞争,联合会协调解决大家经营中遇到的矛盾,同时也协调经营平衡,尽量避免冲突;第二,联合会的运作并不是短时间就能够完善的,这条路还很长,既然是我提出来的,就暂且由我来任会长一职,另外我还想提议丰华和蒲哥任副会长,其他职务留在今后联合会逐步完善的过程中再设;第三,我们联合会是为了应对商会这一次的大清扫而设立,因此我们的宗旨便是:维护商界自由公平的竞争环境。”

众人听得深受鼓舞,纷纷鼓掌叫好,姑且不论能不能取代商会,单凭这几点就已经说出了他们的心声,说到了他们的心坎里去,既然林峰已经承诺了这些,那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一时间,很多人心中都已经有了决定。

林峰看了一眼蒲艺天和丁丰华,笑道:“我要说的暂时只有这么多了,下面请蒲哥和丰华发表一下看法。

蒲艺天没想到林峰会提议自己出任副会长,顿时开始搔起头来,一脸尴尬道:“鄙人能力一般,怕担当不起这个重任,到时候如果有失职行为就不好了。”

丁丰华也附和着道:“我觉得我也没什么才能,再说了林峰你事先也不说一声,我现在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林峰伸手止住他,说道:“放心,关于这件事我是深思熟虑过的,丰华你一年多来把一家杂货店变成两家士多店,靠的是稳扎稳打,蒲哥一向也是我林峰敬重的人,做事雷厉风行,说一不二,而且为人也很精明,刚好与你互补,我相信只有你们两个都在,大家才会觉得安心。”

众人纷纷附和:“说得对,就这么定了!”

“凭你们三个在商界的名声,这是众望所归。”

这些人长期受到商会的打压,现在林峰忽然提议成立联合会,这就相当于让他们有了一个靠山,自然一致拥立。

丁丰华和蒲艺天两人被大家的热情搞得有些吃不消了,蒲艺天讪讪笑道:“大家这么抬举我,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既然是暂时的,那我就不推辞了吧,等以后有了合适的人选,我再退位让贤吧。”

众人顿时哈哈大笑,林峰大声说道:“好了,正事儿就先说到这里吧,今天整个农家乐已经让我包下来了,现在会做饭的都跟我来,其余的人喜欢玩什么就玩什么去吧。”

众人一哄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