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三章 他的家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淡月笼纱,有风拂过脸颊,掠起长发,月光如水平静柔和。不敢去刻意刻意追求什么,只是希望所有的美好的开端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虽然这是一场带着目的性的婚姻,但是现在既然开始了,那么结局如何还要看自己如何去扭转,拨开那些云雾,风景总在后头……

血儿转了一圈仔细的观察着严浩天的家,客厅里面都是一片白色,同色系的沙发,地毯,摆设简单不失品位,上次自己走的太匆忙,没有仔细的看看这所高档的公寓,血儿走向那亮着幽蓝灯光的台阶,轻踏着三节楼梯向里面走去,映入眼帘的是四副精美的油画,不过突然感觉这冷硬油画和那个冷硬的男人正好相衬,有一种想拒绝的生冷。

“看的懂吗?”严浩天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血儿的身后。

血儿被吓了一跳,突然转身没有好气的看着严浩天,“你进来都没有声音的吗?”

严浩天冷凝着脸“这又不是别人的家,为什么要出点声音啊。”这话倒是有点意有所指。

血儿心里暗松着气“这冷硬的品味正适合着你,”说完血儿转身就走向客厅,看着严浩天说:“我现在要睡觉,我要睡那间?”

严浩天突然觉得好笑,看着血儿冷着脸说:“你是以什么身份住进来自然就睡哪了。”

血儿看了一眼严浩天,看不出他眼眸里的意思,索性拿起行李就要走,可是因为用力过猛的关系,右手臂传来撕拉的痛楚,血儿皱着眉扔下行李,单手捂住右手的伤口,然后紧闭着眼微咬着下唇低着头。严浩天看着血儿那动作没有说话只是冷凝着脸走过去想帮着她拿行李,可是手刚要碰到那行李箱子,血儿先一步的拿起行李越过严浩天往楼梯上走,然后越过严浩天的房间走向后面的房间,打开门进去。

严浩天眸底有些不悦的看着那个倔强的背影,“既然什么都是自己说的算,干嘛还要问我一遍。”

血儿关上门拧上锁背对着门暗松了口气,怎么跟他说话会脸红,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我怕什么啊?那个该死的冷线条,接下来会一直折腾自己吧,现在自己只能往前,根本就没有后路可谈,不管他给自己出任何难题,都要咬牙挺过去!

血儿放下行李箱,看着外边的夜景,这个角度正好把T市最美的风景都一览无余,血儿撇撇嘴,还真是亲兄弟都会很好的享受。血儿抬头环视一周这宽敞的房间,装潢虽然和那个冷线条的房间一样,彰显着冰冷的奢华,血儿摇摇头,沿着房间转一圈,伸出手指轻轻的划着房间的茶几,竟然没有灰尘,看来有人会来打扫;三个兄弟虽然都住的奢华,可是品性却都不一样,这个冷线条生活在冰冷没有情感的世界里,除了井井有条的工作就是单调寝食,会不会累死?真是个怪物,血儿撇撇嘴,充满着不屑;可是优米却不同,住的别墅位于山的半山腰,那里有着鸟语花香,有着大自然的清新,让人不自觉的就会放松,适合那个爽朗没有心机的可爱大男孩,血儿淡淡的笑了。严格,严格,想起严格血儿的脸上爬过一点黯然,命运还真是会折腾人啊,严格的温柔体贴,对自己是那么的小心翼翼,永远都给自己一个温暖肩膀的严格……无论是哪一个严格自己都好留恋,好想拥有,血儿轻眨眸,眸光里有了点点亮光闪烁。

“叮……叮……”

血儿被着铃声拉回现实,有人来了是吗?血儿继续坐在沙发上,等着严浩天开门的声音,可是门铃还在响,血儿好奇着那个人在做什么,家里来人了不知道开门吗?门铃还在响,血儿终于坐不住了,蹭的站起来打开房门,来到旁边房间,门没有关,虚掩着,血儿没敢进去,只是把耳朵看在门上听,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原来是在洗澡啊,血儿悻悻的走向门口看着显示器上的屏幕,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正焦急的按着门铃向镜头看,嘴里还在喊那个冷线条的名字,血儿看着屏幕上的女人,冷冷的按了下开门键。

血儿站在门口,冷冷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那个女人也在冷冷的打量着血儿,安娜穿着一身性感的粉色抹胸仅包臀的时尚正装,一头褐色的卷发披在肩上,瓜子脸上铺着有些浓厚的妆,化着适中的眼影,那丹凤眼正露着挑衅的目光看着血儿;血儿心里冷笑,但还是很

礼貌性的先开口打招呼:“你好”,血儿微微颔首对眼前这个女人问候着。

安娜莞尔一笑,眸光略过她吊起的手臂低头换着拖鞋边说:“你是浩天新请来的保姆吗?浩天说这几天家里要新请一名保姆,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安娜说这话时像是故意又像是在疑问,然后也没看血儿换上鞋往客厅里走边说:“麻烦帮忙倒一杯水给我好吗?我口很渴。”说完就一下走进沙发里。

血儿有些气愤和无奈的轻喘着气,什么?刚才她说什么?新请来的保姆?我吗?那个冷线条真是……血儿心里把严浩天从上到下的咒骂了一遍,但还是没有发作的走向厨房;安娜看着血儿走向厨房的背影,得意的一笑,“跟我斗,你差远了,看我不整死你,赶紧离开我的浩天身边。”血儿在宽敞的厨房转了一圈终于找到冰箱打开,里面除了水果和水没有别的东西,血儿双手一掐腰,闭上眼深呼吸,还是不行越想越生气,看着自己被吊的一只手,保姆?气死我了。血儿随手拿起一瓶矿泉水先自己喝下去,咕咚咕咚的半瓶下去了,血儿轻喘着气,没有刚才那么气愤了,然后看着手里的半瓶水说:“要喝水是吗?哼……”

血儿端着水往客厅走,一眼就看见严浩天不知什么时候从房间出来也坐在沙发上,那个女人像个八爪鱼似的紧紧的缠在严浩天的身上。血儿不屑的憋了那两个人一眼,没有愤怒只有不屑;血儿把水端到安娜的面前放下,然后转身就要回房间,安娜却又叫住她,“等一下,给我们拿一瓶红酒好吗?我想和浩天一起喝点酒庆祝一下,”说完不忘转头看着严浩天问:“浩天,她就是你请来的保姆吗?怎么会今天来,我都不知道而且还受伤了怎么做事呀?”安娜微嘟嘴看着严浩天说。

严浩天听着安娜故意为难的话冷冷的看着血儿的紧绷的背影,冷冷的说:“酒架在厨房里面的门。”

安娜一听严浩天的话,得意的一笑,看来浩天是真的要折磨这个女人,那么今天一定要想办法让自己住进来,放着浩天和这个女人在一起自己是真的不放心啊。

血儿忍着心里的怒气,闭上眼深呼吸,严浩天这就是你对我的报复是吗?你以为这样就是在羞辱我?血儿转身,微笑,大方的走向厨房,然后坐在厨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双眸却在四处的找,到底门在哪啊?血儿用手掌扇着气然后眸光突然憋见餐桌后面有一个吧台,吧台旁边就有一扇门,血儿大步的向吧台走过去打开门看着吧台里面的各种名酒。心里冷哼,“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你可以吃好的,穿好的,住好的用好的可是那些可怜的孩子竟然会为了一个栖身之地而害怕着。”

“这就是人和人的差别,”严浩天冷冷的声音从血儿的身后传来,血儿并没有转身只是停在那里等着严浩天的下文。“我不是什么圣人,也不是贫困救济所,哪里需要钱,我就要给,天下那么多贫困的人要是都要靠我严浩天的施舍的话,那他们可就要等着饿死了,因为我严浩天可是一分钱都不会给的。”严浩天走到血儿的身旁然后低下头轻腑身在血儿耳边故意吹着温热的气说:“每个人都要为她所想拥有的去努力,去争取,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的好事。”严浩天邪魅的笑了,血儿冷笑了一声的斜眸看向严浩天,“光努力争取好像还不够吧,还有掠夺和占有吧,”血儿同样讽刺着严浩天。

严浩天微眯着眼看着血儿那冰冷的水眸,里面有着些许讽刺,些许嘲笑,却没有仇恨,这是为什么?血儿轻眨眸,“你们好好尽兴吧,我很困,去睡了。”说完血儿就转身走了。

安娜看着血儿悠哉的走向房间,有些迟疑的看向厨房方向,然后起身也过去了;看着严浩天一个人在吧台自己喝着酒,安娜妩媚的一笑走过去。“浩天,你怎么自己在这喝起来了呢?我陪你啊。”安娜自己拿起一个杯子,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浩天,我们庆祝一下吧。”安娜举着杯对严浩天说。

严浩天微蹙眉看着安娜那得意的笑:“庆祝什么?”

安娜一撅嘴“当然是庆祝整个那个女人啊,刚来就给力她一个下马威,浩天,让我也住进来吧,我可以帮你更好的羞辱那个女人!”

严浩天单挑眉轻看着安娜,久久,然后一扬杯中的酒全倒进了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