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三章 把她抓过来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青莽一脸阴冷的站在会议室的落地窗前听着下面的小弟报上来的情报。

“你立刻想办法把他给我抓过来,”青莽森冷的说。

下面的人脸上有些胆怯,然后小心的看着他老大说:“大哥,那个,那个女人是严浩天的女人,我们真的要给她抓过来吗?”他是担心这严浩天的实力,如果这样对他的女人下手,会不会遭到他的报复。

青莽嘴角划过一丝冷笑,转过身看着他说:“按照我吩咐的去做,我大哥的那份罪一定要有人来偿还才行。”

阿龙看到青莽眼中划过的阴狠,阿龙也同样的扯扯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小弟这就去办。”说完就退了出去。

严浩天,你到底会不会为了这个女人和我们青龙帮为敌。青莽的双手握的咯咯作响,从小到大相依为命的大哥,如今如此,怎么会放过那个女人,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但是这次和严氏的仇恨也是结下了,林氏对青龙帮来说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只是严浩天如果是真的只为了报复林天赐的话,我倒可以帮帮他,可是如果情报错误,那么和严浩天的仇恨也就开始了。

晨曦的阳光每天准时的洒向大地,洒向人间,洒在血儿的脸庞上。

严格就那样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就那样呆呆的看着,她光洁的额头,细长的柳眉,浓密的睫毛,挺翘的鼻子,还有那性感的薄唇,尖尖的下巴;严格不知在心里问了自己多少遍,不如将人带走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就这样守着一个人可好?自己到底是怎样,这份感情要怎么割舍,怎样掩埋,怎样升华变成守护……

血儿的嘴角轻轻扬起弧度,阳光的亲昵是多么的美好,然后缓缓的睁开眼,一下就看到严格像个木头人一样的坐在自己的面前看着自己一动不动的像是在思考问题。

血儿微眨几下水眸,“看着我想问题是不是很容易啊?”

血儿的话突然把失神的严格拉会现实中,严格眼神急忙闪躲不知看向哪里,“咳咳……”严格干咳两声算是掩饰自己的不安和慌乱。

血儿淡淡的笑着看着严格眼底的黑眼圈说:“你一夜都没有睡吗?”血儿有些自责的问。

严格只是转过头看着血儿,就那样看着她说不出话。血儿也不说话只是回应着严格眸光中的深情。

没错,血儿的水眸的确是会说话的,优米说的对,她会用眼眸和你交流。严格想到这突然一笑,柔声说:“傻丫头,不要自责,我只是睡不着,然后又顺便不放心你,所以过来看看你。”严格轻轻的带过,不要让血儿自责。

血儿轻眨两下水眸表示感谢。

严格看着血儿的调皮,然后温情的笑了。站起身看着窗外的天空说:“你现在起床吧,我们去吃点东西,然后各自回家换身衣服,别忘了今天我们的任务,我已经和别的医生串了班。”严格又低下头看着血儿怀疑的问:“你不会忘了吧?”

血儿有些担心的看着严格说:“我想给他们准备些吃点,我想带着他们来一次野餐。”

严格看着血儿的眼眸中的意思,“不方便那就去我家吧。”

“不用了,就去我家吧,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随着声音的结束优米整个人也已经站在血儿和严格的面前了,此时正露着不羁的眸光看着血儿。

血儿有些无奈的看着优米这个热情而爽朗的大男人,一身白色的休闲装,白色黑边衬衫,外寸白色黑边的休闲衫,下身一天白色的长裤,双手插着裤袋,正微笑的看着自己不知这样优秀的男人会迷死多少女人;然后又看看严格,严格也有这般的笑容,也如他那般的优秀,那般的迷人,还真是亲兄弟啊,不论怎样,他们本性是善良的。血儿眸光中又多了一份感恩,这也许就是天意吧,和严家兄弟纠缠的缘分……

血儿梳洗完又吃过早饭之后被优米拽到**店优米捡了一大堆的衣服把自己推进试衣间。血儿有些发晕了,但是任命的挑了一套白色运动装换起来,然后把一头黑发扎成一个马尾,走出试衣间。抬头看着沙发上的两个男人一样的都沉默的看着杂志,嘴角都噙着笑意,血儿又一次感恩的笑了,怎么自己一直都没有发现呢?两个人相同之处是那样的多,第一次自己就应该发现的,不过现在似乎也不晚。可是怎么办,他们在这样这里的店员会被他们给迷死的。

“咳咳……”血儿故意叹着嗓子,提醒着这里所有的人。闻声两个帅气的男人同时抬起头看向血儿,一身白色休闲的血儿,更显活力健康,高挑而有料的身材即使穿着休闲的运动装仍是藏不住,迷你的短裙更是存托出修长白皙的大腿;还留有稚气的脸庞不乏气质,素颜的血儿,白皙的皮肤看起来很柔软,清澈明亮的水眸,高挑的鼻子,如花瓣般娇艳欲滴的薄唇,梳着可爱俏皮的马尾,正自信满满的看着自己。优米先扔下手中的杂志站起身来到血儿的面前有些惊喜的看着血儿,上下的打量一番,“宝贝,你总是能给我制造惊喜,”优米微皱着眉有些赏析的说。

血儿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看着优米温情的笑了。

严格俊眉轻蹙,眸底有些宠溺,然后站起身扔下手中的杂志对着前面的两个人说:“好了,快走吧,得快点。”

血儿和优米同时对视一笑,然后拿起包包随着严格走过去,严格已经在签单了,血儿忙去阻止,“严医生,我来就好了,”血儿边说边掏出自己的钱包。

“不用了,这……”严格突然停顿想想才说:“这就算是我送给你比赛赢了的礼物吧!”说完递过签好的单率先走了出去,血儿握着钱包的手紧紧的攥紧了,看着严格先出去的背影,心里突然一酸,你对我总是这样无声无息的好,不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因为我都能感觉到你的真心。

优米看着有些微愣的血儿,伸出手一拦血儿的肩膀,“宝贝,走吧,我们也得快点。”

血儿随着优米的走了出去,就听到优米嘴里在发着牢骚,“什么人嘛,说是送比赛礼物怎么也不给我送一份呢?”

血儿抬头看着优米那不满的表情,笑着说:“怎么,吃醋了?”

优米一挑眉毛,嘴一噘装作不以为然的样子为血儿推开门,血儿突然停在门口看着严格刚打开车门在看着自己这边一下然后坐进车里。血儿突然回头看着优米说:“那就大声抗议,跟你哥哥要嘛,这很简单的,不用自己在这里发牢骚。”说完血儿有些鼓励的冲优米扬扬头示意优米去跟严格要。

优米点点头,然后又伸手一拦血儿的肩膀,“先走吧,我要好好想想我想要的礼物才行。”然后两个人上了车,系了安全带,等着严格开车。

严格低声询问血儿有没有系好安全带,然后眸光稍带看了优米一眼发现他的脸上怎么一股神秘很算计之气。严格在反光镜中看着优米那表情很久,然后不解的又看向血儿,血儿只是淡淡的笑着看向窗外,严格轻眨眼眸微叹气,然后调档,踩油门车子向着华明山方向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