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四章 严格的伤情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黄昏

医院的交替医生开始下班,所有人也到了下班前的准备,优米并没有离开,只为自己更好的照顾血儿。

严格坐在床边看着血儿刚刚被护士卸了妆的鹅蛋脸,还留有稚气的脸庞不乏气质,白皙的皮肤看起来就很柔软,高挑的鼻梁,睫毛向洋娃娃般,既长又密,略带苍白的薄唇有些干燥。

严格伸手拿出棉签蘸点水轻那薄唇,水溢出了嘴角,严格伸出细长的手指掠过血儿尖尖的下巴轻轻的擦掉那滴水。严格的手没有就此离开,而是轻轻的滑到血儿的脸颊上拇指的轻轻的摩擦着血儿苍白的脸颊,“为什么要这样的坚强,为什么要替他们承担一切,为什么不自私的说出真相?”严格的眼眸里尽是心疼和不舍;“这场仗还没有开始,你就已经把自己伤成这样,那么以后你要怎么继续下去?”严格深深地看着面前的血儿,魅眸轻眨,红了眼眶。突然听到外边有脚步声,严格仍是轻轻的为血儿掖了掖被角然后站起身,敛尽眼底的柔情一如常态的冷清,走向落地窗前等着进来的人。

优米结束了后续工作就急匆匆的赶来医院,本来米琪也要跟来的可是优米没有允许。优米用力的推开病房的门,带着点心急。一进门看着严格站咋在落地窗前,然后目光在看向病床上,血儿苍白着小脸躺在床上优米眸光稍闪烁流露一抹心疼。然后直奔严格,“怎么样,烧退了吗?”优米有些担心的问。

严格冷着脸,目光仍是看向窗外,幽幽的说:“已经退烧了,伤口有些发炎了,人还是很虚弱。”

优米稍微松口气,和严格一样并肩站着看向窗外,“这丫头韧性很强,都已经这样了却还在硬挺。”优米突然转头看向严格带着试探的口吻说:“二哥,你说,她到底在坚持什么?”

严格沉思了一会,“自己的心。”

“心?”优米有些不解的摇摇头。

“她是不是认识我却装着不认识的样子来接近我?”优米又问出安迪的疑惑。

严格转头看着优米,“她接近你做什么?你又算哪根葱?”严格有些不屑看着优米那副自恋的嘴脸,他自知血儿的一切干嘛没事接近他。

优米愤愤不悦,声音有些激动,“到底你是不是我二哥?到底你是不是我妈妈生的?到底我们有没有血缘关系?”

严格转过身继续看着窗外淡淡的说:“是。”算是回答了优米的问题可是又像是在感叹什么。

优米虽然没有太多的心计只是他的心里却一直有着一个问题想问:“二哥,你喜欢她是吧?”

严格轻叹一口气有些暗自伤神“对她,是疼惜,是保护,也是弥补……”严格深知其中的利害关系自己只能做到这些,在多只会更加的伤害她。严格深知严浩天的脾气,如果自己忤逆他,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报复的,那时,血儿的处境将不堪设想。

优米不明白的眯着眼打量着严格的侧脸,线条有些柔软,“你只要一提到她,你就会很温柔,难这不是喜欢是什么?”

严格有些自嘲的说:“我配吗?”

优米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不明白严格到底这是怎么了,“二哥你没什么吧,发生了什么事吗?”

严格沉默着,优米那疑惑的眼神充满了猜疑,眸光流转在血儿和严格之间,自己想不明白二哥既然不承认喜欢米雪儿,那为什么他对米雪儿是那般的呵护关爱?那不是喜欢又是什么?优米摇摇头,算了,自己喜欢简单点,这中间有太多的理还乱,不想了。

两个人陷入了沉默中,床上的血儿在虚弱的呼吸着;听着他们的对话,其实自己在刚才优米的一进门自己就已经醒了。对于严格她也是敬而远之,只当这是命中拿不完整的遗憾,是那个在自己最需要温暖时给自己取暖的人。对于严浩天来说这债必须要有人来还,自己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严浩天对自己来说只当是人生中的一次蜕变,他严浩天只会让自己越来越坚强不会软弱……

两个男人一个站着一个倚在椅子上就那样的守着自己,那两道灼热的目光血儿实在是浑身都不舒服。算了,不想再装了,在装下去,自己恐怕就要被看穿了。

血儿索性渐渐睁开朦胧的睡眼,轻眨着,然后看着面前的一切。

看到血儿醒了,两个大男人同时上前,血儿渐渐看清了眼前的一切事物,然后眸光在严格和优米之间流转,他们的脸上都有着淡淡的笑意。

“醒了,”严格倾身上前,眼眸里有些关心。

“我在医院?”血儿明知故问。

“是的,你在医院,你发烧了。”严格始终不舍的对她凶,因为只要一看到她总是心疼万分。可是她每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不是受伤还是受伤,只是想着自己怎样能让她痊愈,即使痊愈不了也要帮她把痛苦减到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