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七十二章 不要后悔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林天赐派了司机下午过来接血儿回了家,血儿在张妈紧张的搀扶下走出医院。严格站在门口看着血儿那瘦弱的背影一点点移动,紧紧握紧刚才被血儿拒绝的双手,心微微的颤抖。从这个丫头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起的那天自己的目光时不时的追寻着这个丫头,她总是给自己意外,给自己惊喜,但是自己总感觉她离自己还是很近的,可是为什么,这次她的转身似乎带着别离,带着再见……

严格红着眼眶,“从现在起,哥哥答应你,会好好的守护住姐姐的幸福。”

小宇稚嫩的小脸上充满笑意在严格耳边轻声细语“从现在起,小宇也要快点长大,我也要和哥哥一切守护住姐姐的幸福。”

严格看着那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想起血儿那如银铃般的笑容出现在自己面前,而那个笑容似乎成为自己心中最湍急河流,无法泅渡;大哥……

血儿看着后视镜中的严格,抹去的唯有两行泪,触及而后只会遍地花落。张妈看着血儿那眸光中的伤痛,张妈无奈的叹着气,心中自是能理解这丫头的心思还有那个医生对血儿的心思。

血儿看不见人影收回目光幽幽的说:“回去之后,张妈帮忙收拾一下东西吧,是时候我该搬走了。”

张妈轻拭眼角,点点头,心疼的拥血儿入怀,这个坚强的丫头,为那样的家庭牺牲掉自己的幸福真的值得吗?

张妈扶着血儿刚进门,白佑慧在沙发上像个恶妇似的走出来,抱着肩上下左右的打量着血儿,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你真行啊,回来这一个多月,什么也没为家里做,钱倒花了不少。”白佑慧鄙夷的看了看血儿,话里指着血儿回来这段时间好事没做成,乱七八糟却不好,还时不时的生病。

血儿抬起略微疲惫的脸看着白佑慧,“允儿呢?”

白佑慧没好气的白了血儿一眼,“你以为允儿和你一样白吃白喝家里啊,她要上班的。”

血儿没好气的一把推开白佑慧径自上楼,今天是两个人都休息的日子,血儿是知道的。白佑慧被推了个踉跄,“你这是在跟谁说话,还敢跟我动手。”白佑慧气愤的大嚷着,然后跟着血儿上去。

血儿微咬着牙根往楼上走,那些屈辱把自己伤了,让自己痛了,真的痛了;血儿快步走过走廊路过林天赐的房间然后就是允儿的房间,白佑慧在后面追过来,嘴里还在骂骂唧唧,血儿一转门把手,门打开了,血儿进去反手锁上了房门,抬头就看见允儿穿着家居服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看着杂志。看着血儿进来,和她妈一样,趾高气昂的直视着血儿,丝毫没有羞愧之意。

“怎么样,听说你发烧了,怎么会发烧了呢?”允儿说的有些故意又夹着几分嘲讽。

血儿轻眨眸眸光充满戾气慢慢走近允儿,站至允儿面前细细打量着允儿的脸庞,允儿看着血儿那眸光中没有了以往的和善变得阴森可怕起来,允儿眸光慌乱的眨着,还没等她开口问,只见血儿扬起手狠狠的打在允儿的脸上左右两个,声音响亮;允儿头偏向一边有些发懵有些不敢相信血儿竟然扬手打她;白佑慧在外边拍着门叫嚣着,允儿抬头看着血儿刚要说话,血儿再次扬起手狠狠的打在允儿的脸上,冷着脸说:“你欠我的远远不止这几个巴掌。”说完血儿转身向外走,用力的拉开门,白佑慧一个拍空扑了进来,血儿眸光狠戾的看了看地上趴着的白佑慧,然后走了出去,直奔林天赐的书房。

林天赐在书房看着文件,血儿敲过门径自推门而入。林天赐依然看着文件,血儿慢慢走至林天赐的书桌前,看着林天赐,林天赐边翻着文件微蹙眉略有些烦躁说:“回来就去休息,明天派人送你去严总裁那里。”

血儿冷笑“耽误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叔叔是不是急的很啊?”血儿不屑的讥讽着林天赐。

林天赐微挑眉看着血儿“你这是什么话?叔叔亏待过你吗?”

血儿冷笑,那笑容看着林天赐有些刺眼,“你的那份养育之恩我现在就还了,可是,我得体醒叔叔一句,拿我换来的合作案,希望能帮的了公司,不过您还会经历再一次的危机,可见到时您是要拿谁换呢?”血儿略带威胁的说。

“你……”林天赐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血儿,不敢相信她能说出这种话。

“希望叔叔以后不要后悔。”说完血儿转身走了出去,留下一脸惊讶的林天赐。

血儿回到自己的房间疲惫的收拾着自己的行李,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掉下来,有些委屈,有些伤痛,没关系,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一定会快点离开这个地方,我的未来还在等着我,这点苦难算什么,什么样的风浪不能克服,这次我一定也可以的。

张妈端着一碗粥轻敲门进来,看着血儿在低头拭泪,心里一疼,放下粥,走过去搂住血儿“小姐,如果真的很痛苦就不要勉强自己,离开这里去美国,相信老爷会有别的办法去解决的,”张妈也落泪的不舍。

血儿摇摇头“不要,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既然我答应了,就会做到的,张妈,我会尽快离开那里的。”

半个小时后,司机拎着血儿的行李随着血儿走出了林家的大门,只有张妈一个人陪着血儿,那种凄凉真的好可怕,充斥着血儿的心里满满的。

伍德和洛轩看着林家门口只有张妈陪着血儿出来,彼此默契的看了一眼,伍德摇摇头,这段时间跟着这位小姐,能看的出这个小姐丝毫没有别的大家闺秀般的娇气和做作,是一个善良,天真,快乐,有爱心且坚强的大小姐;但现在虽然能感觉到这个家里的人和这位小姐完全的格格不入,就如此刻,她是那般的孤独无助……

严浩天闭着眸靠在椅背上听着伍德报告着血儿的情况,说她现在正在来自己公寓的路上,严浩天扬唇冷笑,心里有了那么一点期待,挂了电话,“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