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三章 比赛(二)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随着优米和血儿而入出现,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的评论着什么。他们评论什么,血儿不愿去理会,自己跳好这场舞才是真的。

三位评委同样的在猜疑两个人到底意欲何为,主持人眼眸中那猜疑的目光紧紧的锁住如此神秘的二人,“今天两位选手也是如此的神秘的出现在这个舞台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那么接下来就请两位选手尽情的展现两位的优美的舞姿吧!”

主持人退场,音乐开始,洛莫微眯着双眸紧紧的锁住台上的两个人,优米和血儿已经随着音乐的节奏开始了这场充满危险的探戈……

探戈(Tsngo),

血儿把自己现在的人生当成是这场探戈一样,有人曾经说过:“探戈是绝望里喷发出的奔放;”虽然男人和女人风度翩翩,上身保持着距离,可是脚下却是无比激烈的欲望;这就像是形容血儿马上就要和严浩天一起过的生活,表面互相礼让,背后却有着激烈的波涛汹涌。它快步向前,却又左顾右盼,眼神中有些优美;就像自己现在没走一步都要左顾右盼,小心翼翼,因为自己的身边现在处处充满了危机和陷阱,一步不小心就会掉进陷阱入了危机使自己伤痕累累。传说中,跳的时候,要腰佩短剑以防情敌,这就是它的典故。在刀尖上的舞蹈最残酷,也最浪漫,那么她和严浩天就要好好的享受一下这场代价的婚姻!

随着舞曲的结束,血儿和优米在大家面前谢幕。

两个人微喘着,台下有些窃窃私语,洛莫和两位评委都在讨论着。

随后洛莫拿起手中的麦克风,“想必两位选手听说过,舞蹈探戈侵润了一种哲学般的忧伤,这种忧伤中有命运坎坷的艰辛,也有对人生痛苦的思考。所有我想问,这位米雪儿小姐,我不得不说你的舞姿和灵魂是我少见的出色,很不可思议,我不可否认我恐怕也没有你的那般将舞魂展现的淋漓尽致,因为我在你的眼里看到了那种对人生痛苦的思考,对命运坎坷的艰辛声讨。我很欣赏你的灵魂,我知道这是你将一个真实的灵魂化为这场探戈跳出来,真的很不可思议!”

洛莫说完这些话,两位评委也同样的点点头,琼斯拿起麦克对着台上的血儿说:“你是个理性的女孩子,我看的出来,你的表现更加确定你的自信;正如发挥如此淋漓尽致的激情的你,是你天生的随性和理性的自信还有就是你从骨子里散发出的摄人心魂的气质……”

台下的记者纷纷议论.

一个小报记者提升音调说:“听各位资深的评委的意思是说,台上这位舞者甚至超越了你们这些资深的舞蹈导师是这个意思吗?”

艾瑞温情的笑笑对着那个提问的记者说:“有一句话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是这个意思。”

艾瑞的意思很明显,既没有扁了自己的意思也没有太过于抬举血儿。

“那么,请问评委这第二轮的比赛竟然给组神秘的选手这么高的评价是不是意味着已经看好了这组选手。”华娱报的记者又尖锐的提出。

艾瑞教练又说:“点评舞者的舞姿是我们评委今天坐在这的理由,如果说台上的两位选手心里有些肯定的话那么就太令人失望了,因为最终还是要看明天最后的比赛。”

艾瑞的话想必台上台下的人都应该听的很明白吧,既封了记者的口也提醒了选手同时也站正了评委的立场。

血儿和优米再次谢场,执手退场。

下了后台米琪就和另一个工作人员立刻跑上前递给两人凉茶,然后拿着毛巾上前去擦两个人额前的细汗。米琪漂亮的大眼睛发出闪闪亮光好奇的看着面前的血儿,刚才评委的话自己也听到了,连那么资深的评委竟然都对血儿的舞技夸赞不如,这个女孩子真的是好神秘,现在她带来的意外还真是令人奇怪。

优米也同样微眯着双眸,疑惑的看着血儿的侧脸,这个女孩子真的是给自己太多意外的神秘,到底她是一个怎么的人,一切一切的都令人那么的捉摸不透忍不住去探秘。优米伸出单手轻轻的瞄着对面椅子上的血儿,那脸颊上的面具后面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她 ?怎样的人生?怎样的命运?

医院大厅的液晶电视上直播着刚才布尔斯酒店的舞林比赛,严格一动不动的盯着屏幕,看着血儿优美的舞姿眼神里时而露出的小心防范,时而忧伤心痛。不知不觉的白大褂口袋里的双手紧紧攥紧,心口莫名的疼痛,她是在用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将即将到来的人生融入这场探戈,虽然决定博上自己去换取一场可笑的利益换取最后的亲情但是她的内心在沸腾在叫嚣……

严格狠狠的转身,边走边脱下白大褂向外走去……

两个小护士在严格背后走出来轻轻的嘀咕:“奇怪了,我们一向淡薄恬静的严二少,最近一段时间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整个人都变得有些阴晴不定,有时安静凝想的他眼眸里全是无尽的柔情。”

“是啊,有时我也看到院长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凝视着远方温情的笑着,眸光里充满了柔情。”

那个小护士有些失望的说:“我感觉啊,这是院长心里有了喜欢的人了,才会那般深情那般喜怒无常,而他的眼里和心里似乎再也容不下第二个人了。”小护士边说着边摇摇头走开了,另一个小护士也有些似明白非明白的点点头。

总统套房

血儿左眼处化着一朵火红色的罂粟,看不清真面貌,但却时时刻刻向人透露着致命的诱惑,可是面对这种带着些许危险的诱惑又不敢轻易去靠近。优米的右眼睛处也同样化着火红色的罂粟,让人看不清真实的面貌,但却能更准确的在他那双桃花眼里捕捉到眸光里散发出的无限诱惑和危险气息……

安娜微眯着眼看着屏幕中的两个人,摇摇头幽幽的说:“今天又是充满危险诱惑的罂粟花,这两位真的是让非常的好奇。”

安娜转头看向严浩天,感性的一笑,“她似乎在舞蹈里声讨什么?”

安娜不经意的一句话似乎正好提醒了严浩天,严浩天轻皱眉,代表着此时他有些不悦;安娜慢慢的走向他,绕道他身后,双手轻轻的放在严浩天的肩膀然后为他按摩起来,她想讨严浩天的欢心也想分担一下。

“浩天,你说,这组选手会赢吗?”

严浩天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盯着镜头上的两个人冷凝着脸说:“做好这次宣传是最重要的。”

安娜明了严浩天的不悦她也不在多说,继续帮着严浩天按摩着。严浩天渐渐的陷入了沉思中,她似乎在舞蹈中声讨什么?

对命运坎坷的忧伤,你是在声讨你的自己吗?你把所有的忧伤用这种方式寄托在我的面前吗?你是在反抗,在向我示意不屈服吗?

……

一阵紧急的刹车声黑色的布加迪稳稳的停在壮观的布尔斯酒店门口,严格下车银灰色的西装裤上身只穿了一件衬衫,还有两颗纽扣没有扣,明显严格来的有多么着急。没有理会上来的侍者,提起手中的医药箱冷凝着脸走进酒店,在他们专属的化妆间里找到血儿,血儿轻轻的靠在沙发上闭着眼休息,优米正在轻轻的帮血儿解伤口上的纱布。严格有些温怒,“住手,”说完快速上前扯走优米。

血儿没有睁开眼,只是淡淡的笑了,她知道,她知道是谁来了。不是血儿不想睁开眼只是自己真的没有力气睁开眼了,这场比赛真的是耗了自己太多的精力,在加上受伤的自己有着低血糖现在真的是虚脱了。

严格看着靠在沙发上的血儿脸色微微发白,脸上有着薄薄的虚汗,严格心疼的拿出手帕小心的为血儿擦拭,眼底敛进所有的疼心,接手血儿手臂上的未拆完的纱布;然后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块白色巧克力,掰了一小块放到血儿的嘴边,柔声说:“张嘴。”

血儿很听话的张开嘴巴,严格把巧克力顺利的塞到血儿的嘴巴里。

血儿只感觉一股甜甜奶香的巧克力味道冲进鼻翼传进整个大脑,然后流进胃里,暖暖的。

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只要严格一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就会无条件的放下所有的伪装和防备,他的柔情让自己的防御线彻底的崩溃瓦解。

血儿忍受着手臂上的丝丝痛楚,疲惫的靠在沙发上,感觉严格的万般柔情和嘴里的香甜,血儿的嘴角有着淡淡的笑意。他应该知道自己有低血糖的毛病吧,不然怎么知道带巧克力给自己吃。

优米抱着肩眯着眼别有深意的看着一旁看着沙发上的两个人,二哥最近真是性情大变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薄情寡淡之人,似乎目光只围这个女孩子转,在看着二哥那小心和心疼的摸样,优米轻皱眉头不爽。二哥说过对她不是爱而是心疼,他们之间好像是那么的默契,又好像又那么的尊重彼此,优米心中不解着实是个伤脑筋的问题。

转身正好看见米琪进来,向着自己这边走过来。

“老板,马上宣布结果,你们要马上上台听宣布结果,”米琪说完有些迟疑的看着虚弱的血儿。

严格正好处理好血儿的伤口站起身“你自己去吧,她很虚弱,因为伤口的关系已经在发烧了现在必须要马上去医院。”严格冷冷的命令,眼眸中明显的有着怒火。

包好血儿的伤口然后收拾医药箱,才想起自己没有带外套过来,四下转头找了找,血儿的风衣搭在一旁的椅子上,拿起外套盖在血儿的身上抱起血儿就像外边走,不理会身后一群莫名其妙的人。

优米也沉下脸,看着严格的背影心里有些小小的恼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右手愤怒的锤在沙发上。米琪吓了一跳,老板从来都不发火的,今天这是怎么了,米雪儿走了怎么会让老板这么生气。

“那……”米琪有些怯怯的开口。

“我自己上台,”优米再怎么恼怒,可是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

严浩天一声不吭的坐在皮椅上微眯着眼点点碎光紧紧锁在对面屏幕上的两个飘移的身影上。

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就不用自己费尽心机的去猜了,可是那个女人虽然遮着脸,可是那眼眸里的忧伤和桀骜好熟悉,自己在猜想记忆中的那个人,最好她不要有什么阴谋不然……严浩天冷着脸眸光中的点点碎光此时却充满了杀机!

严格轻轻的将血儿放在副驾驶上小心的为血儿系上安全带,轻轻的关上车门,然后自己坐进车里调档,踩油门车子如流星般使出。

血儿只记得自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再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