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十二章 优米的试探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雪儿小姐,你选的探戈一次都没有排练,会不会……”

米琪终于说出所有人心里的疑问,只有优米还悠哉悠哉的闭目在化妆。

所有人都很担心这次的比赛,因为在他们心里优米跳舞永远都是第一,可是这次竟然找了一个大家都不了解的女孩子来和优米一起比赛,而且还受了伤,大家的心里可是一点底都没有,他们可不希望这次比赛输了,那样他们会不习惯的。

血儿只是淡淡的笑而不语的看着优米。

优米此时也睁开眼睑抬眸看着着镜子中的血儿,细长的桃花眼微眯,无比的慵懒,带着挑衅的笑意。

血儿淡淡的开口,等一下,我们就在这里排练一次吧。血儿对着优米说也是在告诉这些人。

血儿早已化好了精致的妆容,今天血儿的左眼窝处化着火红的罂粟花的花,同样的妖冶与魅惑,充满了无限诱惑和致命的危险。换上了服装,一套黑色的探戈舞蹈服装更加衬托出她性感丰盈的身材,舞裙的前身设计仍是低至胸岩的对襟,很好的露出那点小性感,一饱她的丰满,收腰的设计让纤细的腰肢更加突出,修长的玉腿上只是一点黑色蕾丝的超短群围在玉臀上,透着透明的蕾丝让人浮想联翩……

所有人眼前一亮,无不叹息这眼前真的是一个神秘而性感的尤物啊!可惜一旁的老板的眸光一直都在米雪儿的身上,看来这个神秘的女孩子真的是一个特殊的女孩子竟然能引起老板的另眼相待;虽然在外人眼里是花心的老板,可是只有在他贴身的这些人深知优米可是一个私生活检点的人,身边的流莺飞燕不断可是老板从来都是敬而远之,只是在外逢场做戏有些东西是必要的。

优米同样右眼窝处化着火红的罂粟花,一样的充满魅力和无限的危险,身穿红色的衬衣,下身是黑色的舞蹈裤子,款款的向血儿走过去。

优米向血儿伸出手,“等一下,”米琪在这个时候恰恰的打断优米已经酝酿好的神情。

优米狠狠的瞪着米琪“你干什么?”

米琪知道自己说的不是时候,只能干笑两声走近血儿的身边,拿起红色的丝绸飘带系在血儿的右手伤口的白色绷带上。

“谢谢……”血儿会心的一笑。

米琪莞尔一笑然后退了回去,准备和大家一起看着两个人的排练。不知为什么,米琪看着雪儿和老板一起跳舞总是很紧张,不由得抓紧自己的双手,双唇紧抿着……

随着音乐的响起,优米和血儿同时端起笑容和眼神开始排练……

探戈(Tango),是一种双人舞蹈,起源于非洲,伴奏音乐为2|4拍,但是顿挫感非常强烈的断奏式演奏,因此在实际演奏时,将每四分音符化为每八分音符,使每一个小节有四个八分音符。目前探戈是过节标准舞大赛的正式项目之一。

跳探戈舞是,男女双方的组合姿势和其他摩登舞略有区别,叫做“探戈定位”,双方靠的较紧,男士搂抱的右臂和女士的左臂都要更向里一些,身体要互相接触,重心偏移,男士主要在右脚,女士在左脚。定位时男女双方都要向自己的左侧看。

探戈音乐节奏明快,独特的切分音为它鲜明的特征。舞步华丽高雅,热烈狂放而变化无穷,交叉步或踢腿,跳跃,旋转都令人眼花缭乱。

这首曲子被唱的时而激越奔放,时而如泣如诉,或疾世愤俗或感时伤怀。

血儿只是在把这段舞蹈当成是自己现在的人生来跳,现在的自己处境就像是这场探戈,处处充满了危险和陷阱,每时每刻的都要提防着所有人,一不小心就会受伤,就会中了别人的圈套,就会输了这场比赛!

舞毕,米琪和其他人一起在震惊中回过神,不知是因为自己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舞蹈还是因为这两个人配合的完美,为什么在刚才的看到了一种忧伤,是一种对命运坎坷的忧伤……

谁都没有说话,优米仍是脸上挂着笑意体贴的让血儿坐下,然后问她手臂的伤痛不痛,血儿只是笑而不语,手臂上的伤远远都不上心里的痛……

马上就要轮到自己比赛了,血儿和优米都在闭目养神可是心同样都沉浸在刚才的排练上,血儿是真的忧伤,手臂上的伤口在隐隐作痛;而优米却是在雾里看花,他的经验告诉自己这个雪儿的舞蹈很棒,甚至超过自己所没有的那种灵魂,那就是真实的情感;可是她又从何而来的这种忧伤情感??

米琪走进血儿,看见她额头上的一层薄薄的虚汗,小心翼翼的问:“雪儿小姐,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血儿有些疲惫的抬起眼睑,对米琪淡淡的笑,“没事,可能有些累!”

旁边的优米微眯着魅眸看着血儿,流出如同猎豹般的目光想捕捉血儿片刻的情愫,可惜什么都没有,只是她很疲惫。

“你的伤口裂开了?”优米语气似询问又似肯定。

血儿轻轻的摇摇头,“没事,可以完成比赛的。”

优米突然说:“放弃比赛吧。”

血儿有片刻的愣怔,看向优米,“不可以,我可以比赛的,而且一定会拿第一的。”

优米挑眉,眸光中充满了疑问,“你单单是为了自己的圆梦那么简单吗?”优米终于问出心中的疑问,因为安迪提醒过自己,她似乎另有目的。

血儿抬起冷眸凝视着优米深深的凝视着,“生命难道比梦想还重要吗?”

优米有些不解的微眯着眼眸紧盯着血儿的双眸,可惜除了冷怒别无其他;优米知道血儿已经不悦,就不在问,因为自己刚开始就选择相信这个丫头,现在这样问是不是有些好笑。优米腑下头笑笑的摇摇头。

米琪接到通知,五分钟后优米和血儿要上场;

“老板,雪儿小姐,马上就要登场比赛了,快点出去做准备吧!”米琪催促着。

优米会意的点点头,血儿也敛去眸光中的愤怒,心里暗怯自己的忍耐性。优米伸出手邀请血儿,血儿也会意的微笑伸出手放在优米宽大的掌心里,两个人向着比赛的后台走去……

“对不起,刚才不应该怀疑你。”优米低声的向血儿道歉。

血儿释然的一笑,“不要道歉,该道歉的是我,是我利用了你的善良。”血儿抬眸看着有些迷惑的优米“不过我对你绝对没有什么阴谋。”优米虽然没有听懂血儿的话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她没有说谎。

两个人相视一笑,一个是信任,一个是感激……

随着评委在对刚跳过舞的选手进行指点和沟通,接着主持人报着自己这最后一组参赛的号码和名字时,血儿和优米迈着轻松的步伐走上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