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章 比赛结果(三)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主持人又微笑的举起麦克风“人生的每个阶段都像一场晚会,有成功,有失败,有奖赏也有一无所有,但在这个过程中,总有一些人给予你掌声和鼓励;只要我们愿意努力终有一天我们也会站在这舞台上接受别人的评判与批许,我们无惧这一切,因为我们是如此的努力!

好了,到了激动人心的时刻了。”支持人慢慢的打开手中的卡片,然后看到上面的名字以后,眼神突然一亮,有些兴奋的叫着:“喔哦,”然后眸光看向台下的台下的观众然后徐对准摄像机的镜头说:“大家是不是很紧张到底是谁,不过,我个人所看好的选手真的出现在这张卡片上了,我很高兴。”主持人眸光热烈的一闪,“那么,本次的舞动奇迹的获胜者就是……”台下的观众还有电视机前的观众还有此时正在赶来的严格停在路边的电视墙前心里紧张着,呼吸有些凌乱。

“100号选手,尤利,米雪儿。”

主持人激烈的报完最后的胜利者,紧接着台下一片哗然,想起了激烈的掌声,看来大家对这对选手得奖是毋庸置疑的,而台上的两组选手也都纷纷的为他们鼓掌祝贺;血儿激动的小手紧紧的抓住优米的掌心,优米深深的感觉到了掌心传来的刺痛,血儿抓疼他了,优米没有出声只是俯下头看着她,眸光里多了点柔情。血儿突然一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血儿急喘着气,早已倾满泪水的双眸终于滑落下喜悦的泪水,颗颗晶莹的泪珠此刻却带着使命感一般的跳跃。优米觉得心一疼,伸手轻拦血儿入怀,轻拍她的后背安抚着她那激动的情绪。

掌声还在继续,严格轻踏油门,嘴角露出点点笑意。

总统套房里,一双森冷的豹子眼紧紧的看着视频,他在那个女人的的眼眸里看到了难以捉摸的情绪,她没有胜利者该有的激动亢奋的情绪而是有种完成了某种任务般,整个人像是得到了解放,在听到结果的一瞬间突然眼眸里失去了栩栩的亮光,严浩天微眯着眼看着她。

优米抓着血儿的肩膀柔情的看着血儿没有言语,只是淡淡的笑着,血儿颤抖着的双唇说:“你是第一个让我知道一个舞者还有这等别样的荣幸。”说完血儿低下头掩面而泣。

台下的掌声渐渐停止,血儿轻轻擦了眼泪,她还要争取……

主持人看着台上激动过后的血儿突然少了点性感冶艳而多了些柔情天真,然后微笑着说:“恭喜100号的两位选手获得这么优异的成绩,接下来我们的评委还有话要对你们说。”说完,主持人一扬手示意评委说话。

这次是Y国的艺术总监艾瑞 波动了面前的麦克风淡淡的冲着血儿说:“首先恭喜你,”艾瑞的中文也是平平,没有那个外国人会把中文说的那么M国化就像我们说英语没有外国人那么地道是一样的。

血儿只是淡淡一笑稍点头示意尊重和感谢;

“其实当你出现在这个舞台时,你就深深的吸引了我的目光,你身上爆发出的强大气场真的把我震撼住了。”艾瑞回忆当时的讶异不由得瞪大双眸看着血儿说。“你的灵魂超出了宇宙知道吗?不是那些舞者他们跳的不好,而是你们太过于优秀了,因为你比他们多了一样东西那就是‘会说话的眼睛’,你是知道的舞者不仅要有优美的舞姿而同样的眼神更重要;只是你的眼睛在跳舞的时候是在说话的,你带着天真,理性和叛逆,还有性感,用你的眼神发挥的淋漓尽致,你和你的舞伴甚至在对话是吗?”艾瑞是在是太兴奋了,真的是太神奇了,眸光紧紧的锁住血儿急切的想知道这是怎样做到的?”

血儿只是淡淡的笑着听着艾瑞的话,艾瑞又急切的说:“我看到了你们在舞中的对话,你的舞伴在询问你,可以继续吗?你还ok?你调皮的告诉他你很好,你可以,放心,喔,这些真的是太令我吃惊了,你们的对话好神奇,你将打造了另一个舞坛神话。”艾瑞说完不可思议的摇摇头,眸光有些询问的看着血儿和优米。

优米脸上也是淡淡的笑意,看着艾瑞这般的吃惊,突然又一笑摇摇头,自己这么多年见过这老小子无数次,一起吃饭,聊天,互动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他说过自己的眼睛会这么多话。

艾瑞有些不解的看着优米问:“您能给我一个答案吗?”艾瑞非常急切的想要知道那感觉!

优米握着血儿的手抬起轻轻放在唇边一吻,“我的舞伴受伤了,我在跳舞的时候拉扯她,我在担心她的伤口会不会痛;我看到她脸上薄薄的细汗,我在担心她还好吗?能否继续?她始终带有叛逆而又感性的眼神告诉我,她一切ok;就这样,我们只为站在最后努力的站到最后。”

优米说完不忘腑下头看向血儿,眸光里充满了深情,似乎沦陷了……

安迪懊恼的拍下额头心里暗叫,天哪,这个家伙是不是疯了,现在他这是在舞台上说什么?安迪说着有些担心。

严浩天看着优米眼眸中暗流的柔情,眸光稍闪烁……

艾瑞有些陶醉其中,突然听到优米说她受伤,也是一阵紧张问:“受伤了?”

主持人和所有的观众同样用疑惑的目光的看向血儿,上下打量一番,最后目光都落在她手臂上的那条醒目的飘带。

镜头前的严浩天的目光也注意到了血儿手臂上的那条飘带,从她上台比赛的那天就受伤了?

血儿仍是淡淡的笑了,那水眸里还有未了的泪光闪耀,楚楚动人的看了摄像头一眼。然后对着艾瑞说:“谢谢评委老师您能给我这么高的评价,我深感荣幸。”血儿深深的鞠了一个躬,然后水眸环视台上的评委和台下的观众与记者然后嫣然一笑目光落在了面前的一切。“艺术门类中,舞蹈是最苦最累的,让人的肉体和心灵同时受到煎熬和磨难,但它也是最美的,在某个瞬间爆发出的力度,激情和诱惑力,让我觉得很安心,很释然。”血儿像是在回忆仿佛又在诉说着舞者的感受“我最喜欢两个时段,一是在舞台上尽情舞蹈,任意舒展,呼吸都变得自由;一是谢幕的时候,垂下头,感受观众们的热烈掌声,那一刻,你感觉你是被理解的,你的舞蹈诠释了完整的你,你并不孤独。”

血儿微喘口气然后看向摄像头

“我参加这次比赛并非是为了什么梦想,而我,也不是一个真正的舞者,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个业余的。”血儿勾勾嘴角有些尴尬。

台下一阵唏嘘声,记者更是疯狂的按下快门,记录这一不真实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