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九章 不完整的遗憾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出了布尔斯酒店,严格载着血儿直奔来时订好的餐厅开去。

血儿有些不安的坐在车子上,严格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脸上明显的有些怒意;

血儿手轻抚额头,脸转向窗外。有些懊恼,到底是在生什么气嘛?

严格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路上是怎么了,脑海里总是刚才血儿为优米卸妆时的温柔,还有优米看血儿时眼眸中的情愫。

严格偷偷在反光镜中看血儿,血儿似乎是累了,闭着眼靠在椅背上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卷翘的睫毛在微微的颤抖,似乎有些不安.苍白的侧脸已经和自己刚认识她时小了很多,柔软的唇此时也变得苍白,也许是因为身上的伤口的原因。严格慢慢的将车停在路边,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血儿,眼眸中只剩无尽的柔情,有几缕发丝顽皮的躺在血儿的嘴角上,严格温柔的用手拨下轻轻的别再耳后;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这个小女人,究竟是什么使你屈服?又是什么让这么单纯善良的你变得如此的顽强;你的顽强让我心疼,你的善良让我自惭形愧;到底我该怎么办?到底我该要怎样对你?到底我该怎样保护你?到底我该怎样解决接下来大哥要对你进行的一切行动?我到底该怎样阻止这场伤害,因为这里最无辜的就是你,善良的你……

血儿在车里有些装不下去,本来是想假借小憩来逃避严格的怒气可是谁想到自己竟然是真的睡着了。现在突然感觉到车停了下来就醒了,可是怎么感觉旁边却有一道灼热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己看。血儿在心了大叫,真是快要装不下去了,血儿轻轻的睁开眼睛,装作刚刚睡醒惺忪似的看着前面,然后又转过头看向严格,可是却意外的捕捉到严格眼眸中的那抹纠结的情感……

血儿突然有些呆怔,严格因为被血儿突然撞到自己的失神忙收回眸光中的情愫。

“你醒了,刚才看你睡着了,就把车停下来,想让你好好的休息一下,所以……”严格说的言辞有些慌乱。

血儿还是第一次看见严格这样,不由得轻笑,“我饿了,想吃海鲜。”血儿有些撒娇的对着严格说。

严格终于恢复了以往的恬静,重新发动车子,边调档边说:“你现在手臂上有伤口不能吃海鲜,而且你还要继续比赛所以不能吃海鲜,”严格一副做主的语气说。

血儿微蹙眉,“你干嘛这样的无情,我现在可是病人,想吃自己喜欢的东西都不可以吗?”

严格从反光镜中看了血儿一眼,似乎对血儿那套撒娇耍赖不以为然不急不慢的说:“如果你还想继续明天的比赛的话就得听我的,因为我是医生。”

血儿刚要开口说什么就被严格噎回去了

“当然你也可以执意吃海鲜,不过我敢保证,你明天的手臂会肿的像你的大腿那么粗而且也会高烧四十度,如果不相信的话就进去吃吧!”

车子停在一家海鲜城门口,严格冲血儿呶呶嘴,示意血儿已经到了海鲜城,吃不吃就看她的了。血儿看着严格一副吃定自己的样子心里狠狠的挣扎了一番,如果自己真的伤口发炎了明天就不能比赛了,真是的……

“好吧,我们吃别的吧。”

严格看到血儿像撒了气的气球似的,嘴角扬起了好看的弧度,车子如流星般划了出去……

严格带着血儿吃了点扬州小菜,血儿和满足的摸摸肚子,今天一天都没有吃饱,现在终于吃饱了,感觉真好……

严格看见血儿满足的样子,心里也稍微缓解了一下;

“吃饱了吗?”

“恩……吃的好饱,你呢?”

看着血儿此时的眸光中闪烁着只有满足,严格只是淡淡的笑了;

“你笑什么?”血儿不解得问。

严格轻挑俊眉,“你真的很容易满足……”

严格说的很轻,像是说给血儿听的可又像是在喃喃自语,血儿没有那些女人的目的和贪得无厌的嘴脸,她真的很简单,一眼就能看透,她的人生就像是一张白纸,她只是在努力的绘画出精彩。可是命运却偏偏的找人在上面泼上黑墨来污染她的人生,这样一来到底要多久她才能在洗刷干净……

血儿看着严格看着自己发呆,不由得伸出手在严格眼前晃,“喂,严医生,严格……”

严格被血儿的那声拉的很长的严格拉回思绪;

“怎么了。”

“是你怎么了吧!”血儿别有深意的说。

严格敛起所有的情绪,恢复以往的不羁说:“刚才净忙着喂饱你,我根本就没怎么吃,所以你吃饱了,该我吃了。”严格也意有所指的眼睛扫了一桌子的菜示意血儿。

血儿干笑俩声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严格。

一顿饭下来,已经九点了,两个人站在饭店门口,彼此都很轻松,似乎都在躲避那个敏感的话题,知道这种时光会持续不久,只想好好的珍惜着这一切……

严格送血儿回到了林家,“一会好好的泡一个澡,记得是泡,还有不可以把右手放进的水里,也不可以弄湿,不然你明天可别想比赛知道吗?”一脸严肃的严格始终是不放心这个稍微有些不长记性的丫头,狠狠的嘱咐她一遍。

“知道了,你这个大医生,”血儿扬起手腕上的表放在严格的面前,严格顺镇看向手表,“九点半了,快点回去休息吧。”

血儿翻翻白眼,“现在已经九点半了,离你下班的时间已经超过四个半小时了,怎么仍是一副医生对病人的态度啊!”

听出血儿的话里的嘲笑,严格温情的笑了,宠溺的伸出手压压血儿的头顶,“好好照顾自己,我不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严格的话似乎说的有些伤感,都能明白过了今天不知明天是什么样的命运在等着自己

……

血儿和严格道了声晚安,然后硬是在严格的坚持下看着血儿先回去自己在离开。

血儿一步一步的向大门口走去,当手触到金属大门时,血儿大声的冲身后的严格说:“我一直都相信生活给予你的一切,是它让我带着希望也带着坚强才了解到人生每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总有些不完整的遗憾;严格,我也会是幸运的那一个……”

严格望着血儿消瘦而坚强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大门里,脑海里血儿的那句话一直在重复,“人生每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总会有些不完整的遗憾。”丫头,你知道吗,遇到你也是我的幸运,一生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