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八章 不简单的身份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严格装着很生气的抓住血儿的肩膀将血儿按在椅子上坐下,看似很粗鲁其实血儿自己知道他有多么的温柔和小心……;

严格小心翼翼的为血儿拆了绷带,然后消毒,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从大衣的口袋掏出一块巧克力递在血儿的面前。

“吃吃看,补充体力的。”

严格的柔情和小心的呵护有些羡煞旁人,米琪在一旁深深的陶醉。

血儿被严格的细心深深地感动,他是怕自己体力不支,所以特地的为自己准备了巧克力……

眼眸里似乎有什么酸酸的液体在发酵,严格,这个优秀的男人总是在自己身心伤的最重时出现给自己及时的止痛;总是在自己最需要温暖时给自己一缕阳光;总是在自己最无助时给自己一股力量,让自己觉得还有希望……

这样的男人,就是这样的男人却偏偏是那个男人的兄弟,却偏偏是自己无法触碰的,而自己却偏偏是这场报复中的工具;世界上的情感真的很奇怪,老天爷真的是好残忍,为什么偏偏这般的折磨人呢……

血儿静静的闭上双眸,泪水就如线珠一般的落下,严格无法看不到血儿眼眸中的情感,只是那深锁的秀眉,还有脸颊上的泪水。严格深知血儿到底承受多少的压力和痛苦,她如今在坚持着这场比赛,为了什么,他无心去想,现在只是希望她不要受伤,再也不要受到伤害,哪怕她的微微叹气和蹙眉都不要在有,她应该像天使一样快乐的活着……

严格心痛的伸手擦过那泪珠“不要哭,痛也要忍着,谁让你不听话。”

优米只是心疼血儿的坚持和坚强,太多的他的看不透。“你没有看到她都哭了吗?干嘛还要在责怪她,轻点。”

血儿没有睁开眼,只是紧咬着唇,痛楚在一点点蔓延至全身甚至整个心……

安迪在旁边静静的观察着这三个人之间的点点关系,这个女孩子还真是不简单,如今连严家的二少也来了,而且看起来他们之间的关系还真是不简单啊,二少这么关心紧张这个女孩子;这严氏的总裁似乎也和这个女孩子有着说不清的关系,看样子这个女孩子的身份背景还真是一个关键,优米这个家伙搞不好也对这个女孩子有着什么想法,不行,我得查查看,她竟然和严氏三个少爷都有着关系,真的是不简单啊!

米琪在旁边一脸的陶醉,看着严格那样的帅男那么细心的为血儿包扎,是那般的温柔体贴……

安迪娴恶瞪着米琪那花痴的样子,这个臭丫头,竟然在犯花痴。

“米琪,快点去收拾东西,还有事要做。”

安迪终于忍不住赶紧让这个丫头干活去,严格为血儿轻轻的换了药绑上了纱布,头上已经见了一层虚汗,真的是害怕弄疼她,舍不得,舍不得弄疼她……

“好了,睁开眼睛吧,”严格轻声说。

血儿伸手擦擦脸上的泪水睁开眼,就看到优米蹲在自己的面前,脸上还有未卸干净的状,整一个花脸猫蹲在自己面前。

血儿噗的一声笑了,“啊哈哈哈哈……优米,你……”

优米原本担心的脸上被血儿一笑,马上变成惊讶状,瞪着丹凤眼看着笑得莫名其妙的血儿,然后又看看二哥。“严医生,她是不是伤口感染了,发烧了,怎么会这样?”

严格看看血儿,又看向优米,突然自己也忍不住的笑了。

“你……”血儿真的是无法说出完整的话因为面前的优米真的是很滑稽。

优米这下可真的事有些生气,“喂,你这丫头,是不是疯了,笑什么?”

“看看你的脸,”严格翻着白眼提醒优米。

“我的脸,”优米下意识的伸手摸摸自己的脸然后站起身看向镜子,所有人同时看向优米,突然整个小屋子好安静,连血儿也闭上嘴不笑了,紧接着等着某人的抓狂。

“啊……”优米瞪着漂亮的丹凤眼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大叫。

然后紧接着是所有人忍不住的笑声,优米气愤的看着镜子里那些笑的肆意的人,俊脸带着些许愤怒气愤的紧握双拳,自己曾经优雅尊贵,潇洒迷人的风采今日全都没毁了;都怪那个女人,优米看着镜子中那个笑得最猖狂的女人,真是那她没有办法啊,明明前一刻还在哭,下一刻却破涕为笑,这种女人还真是少见啊。

“刚才是谁给我卸的妆?”优米努力的压抑着胸腔里的怒火,既然不能对米雪儿发火就找你们这帮人撒气好了。

笑声突然停止了,杰西这个化妆团队的优秀的化妆师战战兢兢的举起手。

“你这个月的工资扣半,季度奖金充公,”说完,转身,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闭着眼不理人,像个小孩子生气一样。

所有此时都不敢吭声,看着优米是真的生气了,安迪没有好气的翻翻白眼,心里嘀咕,就会用这招整人,能不能换点别的。

血儿看着那个化妆师有些过意不去,起身走到优米的前面,然后拿起桌子上卸妆棉倒上一点卸妆水轻轻把优米脸上未卸的妆擦掉,一点点的擦干净,然后拍拍手说:“好了,现在还生气吗?”

优米慢慢的打开眼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血儿,眼底有些柔软的情愫;这个丫头刚才伸手过来自己就知道是她了,因为没有人敢在自己生气的时候过来惹自己想想也只有她有这个胆量了。

透过优米犹如深潭的眼眸中,血儿看到了一些属于优米的善良单纯。

“对不起,”血儿淡淡的笑了,那个笑容里优米似乎也同样看到了些许伤痛。

严格突然站起身打断两个人的四目相对,“血儿收拾一下,我们去吃饭,顺便庆祝你今天过了预赛,”严格边说边开始收拾医药箱。

血儿收起目光冲严格笑笑,然后接过严格递过来的风衣,严格轻轻的避开血儿受伤的手臂帮血儿穿上。

优米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严格和血儿两个人,二哥一向薄情淡薄,从不随便接近女色跟别说对哪个女人认真。但是自己真的看到了二哥的另一面会严肃,会有认真,眼底充满柔情,他对血儿的温柔和宠溺都是认真的。

优米用力的甩甩头,好奇心真是折磨人。

严格和血儿已经收拾好一切准备离开,“优米,你们也快点收拾好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他有那么多的人伺候他,你还用担心他做什么,还是关心下你自己好吧!”严格看着优米的眼神仍有些温怒,不知是因为血儿的伤口流血了还是因为刚刚他看血儿时的深情……

严格揽着血儿的肩膀向门口走去,血儿有些不好意思的冲大家点点头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