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八章 当我的舞伴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严格有些不悦的瞪着突然冒出来的优米,眸光中发出警告的光。

优米嘴角只是挂着魅惑的笑意,那双桃花眼一直散着多情的光完全不去抬头看严格,“你的伤口有没有好点?”

血儿突然回过神,看看自己的伤口,有些傻傻的笑“没什么。”

“什么没什么,赶紧坐下来,我要消毒,”严格有些不满的拉着血儿按坐在椅子上。

血儿看向优米伸伸小巧的舌头,“不好意思,严医生。”

优米一耸肩自顾的做到血儿对面的床上。

“昨天我醒来的时候你已经走了,我也不知道你是谁,所以也没有找到你,”血儿有些歉意的对着优米说。

严格低下头,拿起消毒水专注血儿手臂上的伤口,“刚才在门口碰到他,他说要找你,大概是为了向你要感谢的钱吧!“严格故意讽刺到。

“哦?”血儿有些疑惑着严格的话。

优米摇摇头眸光稍流转,“我今天是来还车的,”优米晃晃手中的车钥匙。

“哦……对了,车,谢谢你。昨天我没有好好的跟你说声谢谢,今天还要麻烦你帮我把车送给我,真的是非常感谢。”

“这是小事,帮人帮到底,”优米说的轻松。

“对了,你贵姓?我请你吃饭吧!”

优米一笑,伸出手在血儿面前,“你好,我叫优米,能救你这个美丽可爱的女孩子是我的荣幸。”

血儿看着眼前的细长好看的手微微一笑伸出手与优米轻握,“你好,我叫米雪儿,很高兴认识你。”血儿换了名字因为自己现在和严浩天扯在一起,不想被太多的人知道自己,也许真的从心里讨厌吧!

优米和血儿相视而笑

“嗯……那么我可以请你吃顿饭吗?算是我感谢你,当然看你这一身的着装根本不屑于一顿饭,可是我只是想略表一下心意,”血儿瞪着明亮的双眸小心的等着优米的回答。

优米仔细打量着这个女孩子,根本少了昨天面对坏人时的那份谨慎和冷静剩下的只有纯真和可爱,她身上到底隐藏着多少面?优米嘴角一挑从怀里掏出一张卡片然后看看血儿伸手递到她面前“看看这个吧。”

严格余光瞄到那个卡片,“舞动奇迹,在往下是布尔斯酒店,”严格拿起镊子轻轻夹住伤口上有些软了的纱布,慢慢的撕下来,鲜红的血顺着纱布的撕开留下来……

优米看着那鲜红的鲜血顺着血儿的手臂留下来,然后看见严格的额头已经见了汗,笑着对血儿说:“怎么样,你要参加吗?”

血儿眸光一亮“这是……”

优米嘴角的弧度更深了,对着血儿那不可置信的眼神轻轻的点点头。

“谢谢你,”血儿是真的高兴,眸光中因为激动而惊喜发出的光芒。

优米接收到血儿对自己流露出感激的眸光,眸底划过一丝得逞意味。突然心里感觉自己这样是非常正确的,先抛掉出于什么原因和不明已的情愫,总之能看到这个女孩子眼眸中因为惊喜而发出的光芒,突然觉得她是那样的容易满足,是一个懂得知足的女孩子……

严格绑好了纱布,然后才抬眼看向血儿问:“真的那么高兴?”

血儿还没有从惊喜中恢复,转头看向严格,就看到他挑着眉毛,略带疑问的表情正看着自己眸底有着丝丝不悦。血儿收起笑容“怎么,你觉得我不可以吗?”

“是的,不可以。”严格毫无留情的直接否决她。

“为什么?”

“为什么?”

血儿和优米两人同时皱着眉头对着严格发出抗议的声音。

“就因为是我吗?”优米有些戏谑的笑着说。

严格略带讨厌的眸光飞向优米,“是的。”

优米有些失笑,“严医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一名优秀的医生,那么你就应该尽你医生的职责,干嘛没事管别人的事?”

“对了,那么这位小姐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干嘛做什么事你也要管?”优米突然玩心大起,他倒要看看二哥干嘛一直这样紧张这个女孩子啊。

血儿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还有说的话也让自己这样摸不到头脑。这都是什么和什么,他们好像很熟的样子,他们又是什么关系啊?一串串的问号在血儿的脑袋里冒出来。

“等等,”血儿站起身子打住严格眼眸中发出的危险气息。

两个人同时看向血儿,严格一副严肃的样子,优米又是一脸戏谑的笑。

“你们两个人认识?”血儿不解的眨着双眸。

“是”

“是”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同时回答。

血儿半眯着眼怀疑的眸光在两人之间不解的流转

“你们又是什么关系?”

“其实我们是……”

“我们是……同学,”严格抢着打断优米的话。

血儿看着严格眼眸中有一丝闪躲,又看向优米,优米也是一耸肩膀,表示算是同意严格的说法。

“真的?”血儿有些奇怪两人的反应。

“真的”严格口吻确定的又重复一遍。

优米只是淡淡的笑着看着自己,血儿点点头,眸光中没有了猜疑。

“可是,为什么不允许我参加比赛?”血儿又对严格提出疑问。

优米也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看着严格。

“你的手臂有伤口,要怎样参加?”严格又反问回去。

血儿突然醒悟看着手臂上的伤口,皱着秀眉,苦着脸在懊恼。

严格满意的一笑回头看着优米笑意更深了。

“看来你还要在找别人做你的舞伴了,很显然这位小姐无法参加比赛了。”

优米有些不以为然的看向血儿,她像是在考虑要怎样去参加比赛。

“好像也不用,这位小姐本人都还没有说不能参加呢!”

优米就是要和严格对抗,严格回头看着血儿那垮的脸可是双眸却在手中的参赛证上流转着似乎是在想办法,突然打了一个指响看向对面的优米

“啊,那个,我有个请求可以吗?”

优米有些无谓的撇撇嘴示意血儿可以说说看。

“比赛是在后天,这两天应该是两个人选舞和练习的时间,可是我的手又受伤。但是,我想请你允许今天让我休息一下,明天我保证和你排练一场舞蹈可以吗?”血儿的语气中有些焦急和请求,似乎非常珍惜这次机会。

优米看着血儿又抬头看看有些不悦的严格,优米想想刚才在换纱布的时候伤口上流的血似乎很严重。

“你,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要你相信我就可以。”血儿眸光中流露出非常自信的光芒。

严格刚要阻止,血儿立刻像严格保证。“严医生,我非常想参加这次比赛,我非常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血儿央求的看着严格说。

“不管怎么样,你的伤口很严重,根本不可能跳舞,”严格毫不留情的否决血儿。

“这对我来说很重要,这点伤口不算什么,我想参加。”

“你……”严格眸光中折射出森冷的气息盯着血儿。

血儿突然双眸一红,莹莹泪光泛起看着严格

“我可以好好照顾自己,而且,趁现在的我还是自由的,让我把这件我自己想做的事做好可以吗?”

严格一听血儿说的这句话,像被人在身后狠狠的刺痛了心。“现在的我还是自由的,”严格颤抖着的手狠狠握住,眸光有些不安的轻颤。

“如果明天不可以的话,你就必须退出比赛。”

严格还是做出了让步,自己实在是不忍心……

优米有些疑惑的看着严格,这个人竟然是这样的答应了,就因为这个女孩子使用了一点点眼泪,二哥竟然就这样的答应了,优米越来越感觉二哥对这个女孩子的感情有些奇怪。

“好了,既然你同意做我的舞伴,那么等一下就跟我去选一下舞蹈吧,还有礼服,”优米站起身双手随意插在裤袋里脸上带着不羁的笑就那样的看着血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