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七章 你是那个人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华明山

一个景色宜人的地方,山顶全是高档别墅,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很多明星导演还有都很多政界名流都在这里住着,这里的确是一个令人心旷神怡的地方!

窗外的小鸟在叽叽喳喳的欢快的叫着,金子般的阳光洒遍整个大地,一切万物都在接受晨光的沐浴……

优米下床拉开窗帘,伸个懒腰,看着山坡下的美好景色,转身下楼,打开大门,一股大自然的清新的味道扑鼻而来,优米心情大好,站在门口喃喃说:“还是T市的环境好啊,安迪是怎么找到这么好的地方,简直就是一个与世隔绝啊,隔绝一切外界的喧嚣,感受山里的自然气息,这种生活真的很好。”

自己走进厨房打开冰箱,里面满满的装满了新鲜的蔬菜,优米一笑,想想安迪的办事效率还真是高,短短的半天时间就给这里搞得这么齐全,让自己在这里住的真是舒服,看来自己真的要考虑一下要不要留下来。

严家的男人各有各的性格可是唯一一样的共同点就是都会自己下厨,这也许就是因为严启明的一句话:“一个成功的好男人,不只是要拥有着永恒的霸业和强大的财势,这样你只能算是一个在商业上成功的男人,但是家却没有商场上的尔虞我诈,是非险恶,勾心斗角,而是一个可以让你卸下伪装的面具依靠的地方,给你温暖,给你爱的地方。所以你当然也要懂得下厨,只有这样你才会品味出爱人和家给予你人生的另一种滋味……”

顺手拿起一个西红柿随手一抛然后又接住,嘴角扯起一抹弧度。“做一个汤,”说着就动手忙起来,然后又简单的做了点稀粥,还有安迪为自己特地准备好的小黄瓜,早餐吃的心情大好。

优米在搞定一切之后,冲了一个热水澡,打理一番,白色的袖口和整洁干净的英式细纹条衬衫恰到好处的显示出他完美的身形,却没有打领带,这是他的习惯,领带从来都不适合他,它也许更适合大哥,外穿一套阿玛尼的黑色真丝手工西服,成熟与优雅的别致魅力尽洒于一身,腕上是精致的一款定制简约金刚腕表,高贵的身份,不俗的品味。在往头发上喷了点发胶,优米满意的吹了一声口哨转身下楼。

“叮……”电话在客厅响起,优米弯腰拿起沙发上的手机,愉快的接了起来。

“安迪,早安,”优米的大好心情毫无掩饰的传到了电话的那头。

“呦,我的老板看来今天心情不错,不知道对我为你安排的一切是否满意?”

“喔,安迪,我对你精心的安排感到非常满意,所以我决定不扣押你的奖金怎么样?”优米吹着口哨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安迪听着优米那占了便宜还卖乖的语气气愤的冲着米琪翻白眼,然后对着电话说:“老板觉得满意就好,不过老板,我是要问你,后天就是比赛的日子了,你的舞伴是哪位?还有选的舞蹈又是哪几个?我需要帮你把服装订好运过来。”

“哦……”发动车子的优米有些皱眉,“舞伴,舞伴,舞伴……”

“需要我帮你给琼斯小姐打电话约约看吗?还是……”

“等等,”优米打断安迪的话。

“我已经想好了舞伴,服装你可以按照170的身高,三围比例是标准型,至于服装就每款都准备一套,下午我在过去,现在我有点事情要处理。”说完挂了电话。

调转车头,向着国安医院开去,不知怎么了安迪一说舞伴的事,脑海里第一个就浮现了那个女孩子的身影。她好像非常想参加那个比赛,我这个舞王就当做点好事,圆别人一个梦又能怎样,说不定还能挖掘一个优秀的人才呢!

国安医院

优米从外面一路走进来不知招了多少风,迷倒了多少人,一个个轻呼声,优米早都习惯了别人对自己发出花痴的声音,自己也乐享其中的感觉。

优米轻车熟路的就找到了严格的医务室,想着那个女孩子和二哥认识,顺便问问二哥比较好。

手刚碰到门上,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笑声,优米好奇的俯身倾听,严格正在说着笑话。

屋里严格坐在血儿的右边,边为血儿轻轻的摘着纱布边讲着笑话“有一件有趣的事,你要不要听?”

血儿眨着明亮的眼眸脸上有着好奇问:“有趣的事……”

“嗯……”严格轻声应着,手上的动作越来越轻,看到一层层纱布透着血。

“好啊,说来听听,如果让本小姐笑了的话……”血儿故意拉长余音。

“如果让你笑了的话会怎样?”这次换严格好奇了。

血儿流转眸光想了想,会怎样,“啊,想到了。”

严格忽然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血儿的侧脸,那细致白皙如婴儿般的脸庞上透着淡淡的粉红,长长的睫毛在扑闪,清澈明亮的眼眸中有着晶莹的水晶般,嘴角挂着上扬的弧度,她在笑,有些调皮,有些可爱,更多的……让人心疼!

忽然血儿大笑,微侧着脸对严格说:“送你一样礼物,那可是我每天都需要的宝贝,可以帮助你很多哦!”

严格一挑眉骨,“那么神奇吗?”

“嗯……”血儿立刻天真如孩童般的直点头,明亮的水眸发出不容置疑的光。

“那好,说话可要算话哦!”严格脸上有着温情的笑意。

优米站在门口看着血儿童真的表情,和灿烂的笑容,也温情的笑了,这个丫头好像是一颗奶糖,丝丝柔柔,又甜蜜,又可爱,看起来也很可口。二哥,二哥会露出那不易的笑容,对着这个女孩子释放了小心的宠爱,无尽的柔情……

严格拿着盘子里的剪刀去剪血儿伤口上的纱布,纱布黏在伤口上,严格小心的剪下纱布,还残留一块在伤口上,严格冲着血儿淡淡的笑,你坐在这里乖乖的等,我去拿棉棒给你擦伤口,回来就讲给你听。”严格溺爱的压压血儿的发顶。

“嗯……”血儿应声冲严格笑笑。

严格转身走出医务室,优米从侧面跟上严格的脚步,“二哥,你是不是要跟我坦白一下你们是什么关系,我看好像不只是患者与医生的关系吧?”优米有些不知死活的调侃着。

严格头也没回的冷哼一声,自己早就发现这个家伙在门口窥听,只是没有时间理他。“你如果没事做可以去找大哥,我想大哥应该会很想念你!”严格走进医药室,优米也跟着进去。

“二哥,就告诉我吧,嗯……”优米仍一副不怕死的追问。

严格微眯眼眸“告诉我你回来的目的?”严格直接了当的说出他的阴谋。

优米收起脸上的调皮换上一脸的正经,“二哥,你怎么知道我回来有目的?”

严格有些不耐烦的说:“你都写在脸上了。”

优米摸摸脸,“有吗?”看看自己的手微微一笑。“也是,从小到大我只要是做了什么错事又或是遇到了什么好事,总是被你和大哥先知道,这是为什么?”优米有些幼稚的问。

严格一翻白眼拿起一包棉棒和一卷纱布单手一推挡在自己面前的愚蠢的弟弟,然后越过他向外走边说:“你来干嘛?”

“我要找那个女孩子,”优米毫不犹豫的说。

严格一挑俊眉问:“做什么?”

优米诡异的一笑“你先让我见到她在说吧!”

严格停下脚步,微眯双眸审视着优米诡异的笑,“她非常怕疼,伤口黏住了纱布,我要给她拿出来,你最好想办法转移她的注意力,不要让她感觉到疼。”说完严格率先进去。

优米一耸肩膀,嘴一撇“从来就没看到你对你的兄弟这般关心,真是见色忘义的家伙。”

听到开门声,血儿回头冲着严格温情的笑。

严格恍惚,时间最美不过你回眸,眸中带笑,看似烟波雾霭。

严格看着站在窗边的血儿,渐渐走过去,金子般的阳光洒在血儿的身上,那样的纯洁天真,仿佛那是梦中一样,那样的不真实……“怎么跑到窗边了!”

“今天天气很好的,好久都没有这么好的天气,等一下我一定要出去好好的感受一下。”血儿冲着严格咯咯的笑。

严格宠溺的压压血儿的头顶,眸光里尽是无尽的柔情,这个丫头总是能露出这么天真纯洁的笑容,一个人的善良是无论如何也掩藏不了的……

血儿乖巧的坐在原来的位置冲着严格浅笑。

又一声推门声扰了两个人的思绪,血儿错过严格的肩膀看向门口,严格也同样的转过身,怒眸紧紧的盯着优米。优米接到严格愤怒的目光完全视而不见,而是露出不羁的笑容看向血儿。

“哦,你是那个人?”血儿突然站起身瞪大双眸指着优米说。

优米会意微笑着点点头,“你好,我们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