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六章比赛(一)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血儿换上了白色的斜肩单挂至膝长裙,头发被轻轻的挽起,脸上的化着淡淡的妆容,左眼部正画着一朵白色蔷薇的花,白色蔷薇代表了纯洁的爱情。血儿轻轻的一扬眉眼略带几分妩媚与妖娆看着优米,眼眸中还是一种对人生和爱情充满了希望与期待加上白色的的舞裙更能准确的存托出优美的华尔兹对爱情所诠释的意义,抒情中带有些许浪漫与哀怨气息……

“噢,米雪儿,你穿上这条裙子真的是……”优米眸光在血儿的身上上下的流转,眼眸上的妆容带着丝丝妩媚,那丰盈的身姿奥妙的曲线被身上这条白色的裙子存托的性感至极。

曾经在美国卓文就对自己说过,自己天生就是一个万能演绎者,因为她总是能把所有的衣服的气质演绎的淋漓尽致。

血儿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看向镜子中的同样在看向自己的优米。他的有眼眸化着和自己同样的蔷薇花图案,看着自己微笑时眼神充满了魅力和丝丝暧昧气息。血儿微眯着眼对着优米瘪瘪嘴,“收起你那种眼神,马上就要比赛了。”

优米性感的勾起唇有些意犹未尽的敛起眸光点点头,虽然自己是不怎么喜欢那些丰满至极的女人了,但是像这个丫头这样无后天雕琢的尤物自己当然会被吸引,毕竟自己是一个取向正确的男人。

血儿突然注视着镜子里的男人,眼眸里充满了疑问,他刚才的眼神怎么会那样的熟悉,怎么会那样的熟悉,为什么和他有些像……

接到米琪的通知,下一组就是自己和优米的比赛了,血儿不在多想调整情绪深呼吸几次然后将手放在优米的掌心,与优米相视笑笑,然后走向舞池外等候上场。

优米轻吹热气在血儿手臂上的白色飘带,那飘带是将手臂上的绷带掩盖住;血儿抬头看着优米,眼神中带着不解的询问;

优米呶呶嘴“没有关系吗?”

血儿冲优米调皮的眨眨眼,优米挑眉笑而不语还是有些敬佩她的那种不懈的精神。

看着三位评委身后的观众,血儿有些诧异,“布尔斯放了这么多的观众吗?”

优米环视一周点点头 ,“是的,不能只有评委没有观众吧。”

血儿点点头,然后看到了环球时报的字样的麦克风,看来靠近舞台这些人都是记者,现场直播吧!

血儿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然后小声的叫来了米琪附上耳边轻问:“严氏的总裁也来了吗?”

米琪冲血儿点点头应声“嗯,已经来了,不过好像没有在现场,应该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镜头吧。”

米琪说着眼眸在四处流窜寻找着严浩天的身影,然后附在血儿的耳边小声的说:“真的不在现场,那就是在办公室里。”

血儿微微松了一口气,脸上紧绷的表情终于有一丝放松的柔软;

米琪打量着血儿略微放松的神情,有些试探的问:“米雪儿你是因为严氏总裁在现场会紧张是吗?”

“啊……有一点。”血儿冲米琪嫣然一笑。

严浩天,我对人生刚开始就是怀着这种浪漫而纯真的心,只不过现在我的人生要安插上你的这则广告,不过你始终是盖不住我的精彩。

米琪像是被电到一样的崇拜的看着血儿,如果自己是男人的话一定会爱上这样笑靥如花,一笑一颦都充满神秘魅力的女人!

优米有些奇怪的看着米琪的陶醉表情,忍不住调侃,“喂,米琪,你这是在对米雪儿流露出怎样的表情啊?”

米琪还没有从中回过神,优米伸手轻敲米琪的头。米琪吃痛,鼓起腮帮看向优米,略带抱怨的说:“老大,没事干嘛敲人家脑袋啊。”

“我看见你嘴角的口水了,提醒你一下吸吸,不然要掉下来了。”

米琪赶紧伸手擦擦自己的嘴角,才发现优米骗了自己,气急败坏的一跺脚,“不理你们了。”

脸红着转身走开了。

血儿转头看向优米对着优米摇摇头笑而不语;

优米脸上只有温情的笑容看着血儿;

“你的团队真的很不错,我们的妆很不错。”

优米听着血儿的赞赏,抬手压压血儿的发顶,“我这可是精英团队,我们这样上场恐怕更是吸引各位评委的眼球。”

血儿挑眉算是反应优米的话;

主持人接着报了幕,优米和血儿听到自己的组号和名字有短暂的微愣看向舞台,两人相视的笑笑优米牵着血儿的手走上了舞台。

两个人一上台的确如优米所说,他们的妆容更是吸引人的眼球,台下也许已经开始有开始窃窃私语的说两个人是有意这样炒作的;不过优米和血儿同样回给各位不以为然的笑容,两个人此时心里没有想太多的情绪,血儿一心只想帮助那些可怜的孩子,而优米似乎也变了开始的初衷,不知自己到底是在做些什么,只是在随着感觉走……

随着音乐的响起,优米和血儿在大家的疑问神情下飘然起舞……

华尔兹(Waltz)–浪漫从旋转中来

具有优美,柔和的特质,后经融合了瑞士及奥地利等地的土风舞维也纳华尔兹的特性,并将音乐的速度放慢而成。旋转是华尔兹的精髓所在,甚至可以说是华尔兹的生命。改良后的华尔兹,约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有Y国传出。由于舞姿优美,加上三拍的音乐有是那么动人,抒情中带有些许浪漫与哀怨气息,血儿正是要更好的演绎出这份浪漫与哀怨气息,留有一种缠绵不断的哀怨。

敞大的办公室里,一双深邃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屏幕中起舞的这对舞者,男人的舞步很专业,就是一个专业的舞者,似乎他那转身的背影有点熟悉,可是脸上的妆容又遮掩的很完美……女人的优美身姿和丰盈的曲线伴随着男伴牵引舞步更是轻盈优美;每一个基本旋回,随着每个前进后退,横移,并脚两个人都轻快的旋转,而明显的升降动作如一起一伏连绵不断的波涛,加上轻巧灵活的倾斜,摆荡,反身和旋转动作优美的造型都让两个人演绎的如此端庄典雅,舒展大方,又华丽多姿,飘逸欲仙其中……

严浩天如猎豹的双眸紧紧的锁住屏幕中的女舞者,她的眸光中怎么会也有一种自己似曾相识的感觉,为什么两个人都要化着这种花瓣的妆容?

安娜深深的陶醉在屏幕中的两个人优美的舞姿当中,舞毕,安娜兴奋的回头冲着严浩天激动的说:“华尔兹的优美舞风和带着那种无数少女对爱情懵懂时充满了幻想的感觉,很不错,她们脸上的白色花瓣应该是蔷薇花,代表着纯洁的爱情。”安娜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然后看向严浩天,“这两个人的舞姿真的很到位,有点堪比优米了。”

安娜不经意的一句话倒是提醒了严浩天;

“优米,优米……”严浩天眸光稍流转,嘴角划过一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