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十六章 他的温暖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从优米口中知道了事情的实情以后,又简单的说了几句话,自己又有患者要看,优米也回去了。

黄昏时分

医院都下班了,只留了几个值班医生,严格也没有换衣服,而是到医院的餐厅去打了些稀饭,然后又出去买了一份鸡汤,又去**店帮血儿买了一件和她身上一样款式颜色的风衣……

轻轻的打开医务室的门,把饭端进来,看到床上苍白的睡颜还没有醒,严格把食物轻轻放下,轻轻的走到床前,看着床上的血儿,眼眸里有着温情的笑意。苍白的嘴唇上有些干裂,严格拿起旁边的棉花棒沾了点水轻轻的点在血儿的嘴唇上,整个嘴唇都轻轻的擦了一遍,然后就那样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血儿,眸光中充满了柔情……

血儿轻皱眉,有些头痛,手臂上也很痛,整个人都很累,在脑海了把记忆重新回顾了一便。然后渐渐睁开眼,看到严格正坐在自己的面前,血儿的眼皮有些重又用力的眨眨眼,果然看见严格正坐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还那么深情的看着自己,血儿有些慌乱,轻咳两声……

严格听到血儿咳嗽的声音,突然回过神微笑着说:“你醒了。”

“嗯……”血儿还是很虚弱。

对着严格那柔情的目光血儿有些尴尬,“你一直都在这里?”

“你睡了以后我又看了几个病人,然后又买了粥,然后才进来的。”

“怪不得我刚才在梦中闻到一阵阵香味,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原来是真的!”血儿眼里有着笑意。

严格起身去桌子上把食物拿过来,“我猜你醒来就一定会饿,所以就准备一点。”严格把粥和鸡汤放在床头的柜子上,然后动作轻柔的去扶血儿,血儿想自己用手肘撑起来,可是一动手臂,那嗜心的疼传来,“嘶……”血儿皱眉。

严格紧张的看着血儿,“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

血儿看看手臂包扎的白色纱布,轻咬下唇,冲着严格摇摇头,“没事。”

“我帮你,”严格一手扶着血儿的后颈,一只手拿起枕头竖放在床头,然后让血儿轻轻的依靠在枕头上。血儿没有抬头看严格,刚才靠近严格的胸膛,那淡淡的体香依旧存在,隔着衣服透露出淡淡的体温,血儿想想一阵脸红的低下头。

严格从保温杯里盛出皮蛋瘦肉粥,转过身正要喂血儿吃,可是看见血儿脸色绯红的似乎有些难受。严格连忙放下粥,伸手去探血儿的额头,略带紧张的问:“脸怎么这么红,是发烧了吗?”

严格这么一说血儿更尴尬,左手抓住严格的右手,红着脸说:“我没事,可能是有点热,呵呵……”血儿尴尬的干笑两声,心里低骂自己,血儿血儿你这是在乱想什么。

严格看着她有些纠结的五官,突然笑了起来,血儿抬起头瞪着水眸不解的看着严格,小心的问:“严医生,你在笑什么?”血儿心想不会是发现自己刚才……

严格看着她现在无知可爱的表情心里希望真的希望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梦,突然收住笑容,温情的说:“我笑你刚才纠结的表情好可爱。”端起粥舀了一勺递到血儿的嘴边“已经不烫了温温的,”眸光中多了些宠溺的柔情。

血儿看着严格眸光中的柔情,释然一笑,听话的张开嘴巴……

林天赐手里攥着报纸脸上有一阵怒气升起,早上的报道,心里已经一阵憋气,下午报纸就已经登出来了,这严浩天,就真的那么希望我林家的名声那么快损坏吗?

刚才下班,公司楼下就堵了一群记者要拦截自己对此事给与明确的态度,这些狗真是希望能把你的隐私挖的一干二净,幸好自己从后门出来,才躲开,不然明天又不知道写些什么。林天赐有些疲惫的靠在皮椅上,闭目养神……

血儿吃过了粥,又被严格硬逼着喝了一些鸡汤,说她今天留了那么多的血,多喝些鸡汤补身体,严格的无微不至的体贴让血儿心里感到更多的慌乱……

“对了……”血儿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看着严格。

“怎么了,”严格有些不解。

“今天救我的那个人呢?”

“哦……他啊,他走了。”严格没有打算现在就告诉血儿他和优米的关系,等以后有机会在说。

“哦”血儿有些失望的说。

严格看着血儿那失望的表情有些怀疑,“怎么?”

“好歹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说也应该当面说谢谢啊!”血儿垮下脸,其实自己也不是就想感激他的救命之恩,最重要的是想着那张参赛证……“那他有没有留下什么电话号码之类的”血儿还抱着希望的问。

严格微眯起深邃的眸光有些疑惑的审视着有些别有目的的血儿,“你该不会还有别的目的吧?”

严格这怀疑的一问,血儿慌忙的移开视线,慌乱的否认,“哪有,我能有什么别的目的,只是想感谢他的救命之恩而已。”血儿偷偷看着严格的反应,发现严格正用着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血儿吓得连忙移开视线看向别处。

突然一阵电话的铃声打断了这段猜疑,血儿那件风衣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严格起身去掏出电话递给血儿,血儿冲着严格做了一个不好意思的表情,接过电话一看是叔叔家的座机打来的,血儿敛尽眸光中笑意表情严肃接起电话:“喂……”

“血儿,你在哪?怎么这么晚还不回来?”白佑慧有些不耐的声音传来。

“哦,婶婶,我在听一个教授的讲座,马上就结束了,结束我就立刻回家。”

“你将来要嫁个严浩天,要做高贵的严太太,还听什么讲座啊!”白佑慧翻着白眼对着电话那头的血儿讽刺着。

血儿眸光暗沉微咬下唇,紧握电话,“知道了,我马上回去,”挂了电话。

白佑慧放下电话“如果不是你叔叔要我打电话问你,我才不愿管你呢!如果不是你现在还有点用处,我才懒得见你,什么东西,真后悔当初留下你这个小贱人。”白佑慧狠狠说着。

“家里来的电话?”察觉到血儿情绪的变化,严格小心的问。

“嗯……”血儿抬起头冲严格淡淡的笑,“我要回去了,已经很晚了,叔叔担心我。”血儿说着有些躲闪。

严格明白她心里的苦衷,只是略带心疼的说:“我送你回去,”

血儿凝视着严格眸光中的深情轻声应着。

严格拿起椅子上的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件和血儿身上那件一模一样的风衣,血儿看着那件风衣双眸顷刻泛红,他总是那么细心,总是能为自己把所有事情都考虑的周全。

严格轻轻的扶着血儿下床,然后小心的为她穿上风衣,然后在帮着她体贴的系上纽扣说:“不要洗澡,不要感染伤口,在家里不方便,所以这几天要每天过来我给你消毒换纱布知道吗?严格系好纽扣抬起头看着血儿,抬手宠爱的压压她的发顶,血儿微笑着点头,逼着自己把那眼泪压下去。

“对了,这是我给你开的消炎药,你要每天三次按时吃,”严格抬起手腕看看时间,“现在离你吃过饭过饭十五分钟,等一会我送你回去在吃吧,”严格把两包药塞进血儿的风衣兜里又说:“每包每次吃两颗,不要忘了。”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话,严格渐渐把车停在离林家别墅不远处停车。然后解开安全带下车,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小心的解开血儿的安全带扶着血儿下车,看看林家的别墅的方向说:“自己从这里走回去可以吗?”严格试探着问。

血儿抬眸看看严格,眸光中有着感动和不舍,严格伸出手宠爱的压压血儿的发顶温情的说:“傻丫头,我会在这里看着你安全进去以后再走。”

路灯有些昏暗看不清严格眼眸中的情愫,只是眸光中有些碎光在闪烁……

血儿一步一步的向着林家的大门口走去,心里的不舍越来越强烈。“严格我们注定是转身向后走的两个人,你的温暖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幸福,不知道哪个女孩最后有幸能得到你的疼爱……”一滴泪滑过脸颊,严格的柔情让自己有着蚀骨的贪婪,如果没有严浩天的事她会义无反顾的回应着严格的柔情,最终还是忍住没有回头去看身后那个伟岸的身影,抬手颤抖的按了门铃,血儿知道那个身影会一直在背后看着自己,看着自己安全的回家。大门缓缓的打开,血儿迈着不舍的脚步一步步的走了进去。

终于看见二楼的一个房间亮起了灯,原来血儿就住在那个房间,严格看着血儿那间亮起的灯,血儿慢慢的走到窗边,看着不远处的一个身影一动不动的就站在那里,眸底的泪终于决堤……

看着窗前那抹纤瘦的身影,血儿如果可能为什么你不愿意说出真相,那样我就可以不用只是这样远远的看着你,我们也不用这样只是这样只能这样互相遥遥的相望……

血儿轻轻的冲着那抹身影摇摇手,严格会意,温情的笑了。即使心中万分不舍但是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在背后默默的照顾着你,爱护着你……

看着严格开着他的布加迪走远,一幕幕他们之间的柔情在脑海中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