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十二章 搬过去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血儿坚持不让优米送回家,坚持自己做公车回家,优米没有办法只有妥协,把血儿送到公车站牌,在血儿的微笑下又开车离开。

血儿坐上了公车过了两站血儿就下车了,回家哪里需要坐什么公车啊,哪里会有公车走回家的路,只是不想让优米过早知道自己的身份,不想惹太多麻烦。血儿轻吐一口气,什么都别想了,一心养足精神来迎接接下来的比赛,自己一定要拿第一,为了那些孩子,不能输;转身招来一辆计程车,“师傅,到滨海路108号。”

优米看着血儿上了公车,在车里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突然失笑,看看手表,六点了,二哥应该下班了,打了一个指响调转车头向着严格的公寓方向驶去,拨通了车里的移动电话;

“喂,亲爱的二哥,现在你方便见我吗?”优米痞痞的说。

“嗯,”严格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应声。

“哇,这么深沉,很累吗?”优米深皱眉头问。

“嗯……”严格抬手揉揉太阳穴,闭上眼整个人依靠在皮椅上。

“最近有些累,你在开车?”严格淡淡的说。

“嗯,我现在去你那,我们喝一杯怎么样!”

优米突然也收起那副笑脸有些疲惫的说。

“好啊,正好我也没有吃饭,我们也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挂了电话严格起身来到落地窗前,单手插进裤袋,看着还未落尽的夕阳,心乱如麻;美好的风景总有落幕的时候……

下午接到严浩天的通知好像要准备要把血儿接过去,这场报复要开始了,自己要怎么才能帮助她不会被伤害,自己要怎么做才是对血儿是最好的,大哥,大哥……

严浩天放下手中的金笔,略显疲惫的靠向椅背,吐口气,想想这些天处理的文件,有关世纪酒店的开发,还有这次的舞蹈比赛,给严寒打电话让他回来做评委,竟然被告知他出国度假了;本来以为让他回来和那个女人见个面,不过不见也不错,自己不会让这个女人在这里呆多长时间的……

安娜推门走进来,看见严浩天一个人闭着眼依靠在椅背上;娇媚的一笑,走过去,双手轻轻的放在严浩天的肩膀有些力度的按摩着,严浩天闻到属于安娜身上的香水味道,俊眉微蹙,抬起头,又拾起桌上的钢笔低头继续翻阅文件。

“有没有通知林天赐,让他女儿准备这几天搬过来?”严浩天头也不抬的问。

安娜脸一冷“我通知过了。”

严浩天再没有说话,继续低头批阅着文件。

“浩天,真的……准备让她搬过来吗?”安娜试探的问。

“你有什么问题吗?”

“我是怕……”

“怕什么?”严浩天抬起冷眸看着安娜。

安娜眸光中有些闪躲,“我是怕你会从此以后扔下我。”

“哼……”严浩天冷笑,“你还是尽好你的职责,做好你自己的本分。”严浩天冷冷的说。

自己对谁都不会随便动情,更别说她还是仇人的女儿更是不可能;自己的目的就只是报复她而已,让她也感受下被抛弃的滋味。

血儿回到家门口,看着镀金的大门,里面的高档的建筑物,可是那建筑物里没有家的温暖气息,有的只是利益熏陶的交易和无情……

林天赐的车已经停进院子里,血儿在玄关处换完鞋,和张妈打声招呼就想径自会房间休息。自己是真的累了,伤口还有些隐隐作痛,整个人也有些飘飘然;走到二楼的拐角处,林天赐的房门正好打开正好看到自己,血儿冲林天赐笑笑打声招呼:“叔叔,您回来了。”

“你过来一下,我有事找你说。”林天赐冷着脸说完然后向书房走去。

血儿苍白着脸随后跟了过去。

关上书房的门,林天赐站在落地窗前,昔日伟岸的背影已经有些沧桑,叔叔难道这一生您真的得到了你想要证明自己的一切吗?

血儿轻走到林天赐的身边,“叔叔,您最近有些瘦了,要好好保重身体!”

林天转过身看着血儿,脸上有了一丝笑意;

“最近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把你也搞得有些疲惫了,叔叔答应过大哥要好好照顾你的,没想到到头来还要你来关心叔叔。”林天赐的语气中有着明显的无奈和惆怅。

血儿淡淡的笑着,听着林天赐说着违心的话心里有一丝苦涩。嘴角勾起填满失望,一些开场无谓的铺垫而已何必在意呢?

林天赐眸光稍流转,又故垂帘眼睑微叹气,“血儿,叔叔知道自己这样做你会怪叔叔自私,可是,如果是你站在叔叔的角度想一下的话,也许你会明白叔叔的用心,谨辰这般能力叔叔很明白他将来的成就,而允儿叔叔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允儿的身上,我……”林天赐微无奈着苦着脸说。

血儿只是淡淡的听着没有应声,眸光投向远处亮起的霓虹,心里有着丝丝的痛心……

“今天,严浩天让你这几天就能搬过去。”林天赐说着有些无情却也有些确切。

血儿冷笑,“在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一个星期以后我就会马上搬过去。”轻吐一口气,在抬头看向林天赐,血儿轻轻的笑笑,“叔叔,你找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了吗?”

血儿这突然一问让林天赐,有些微楞也有些惊讶的看着血儿。

“好了,叔叔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看着血儿消失在门口的身影,刚才那句话还萦绕在耳边,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想想这么多年一路走来所付出的一切和被踩在脚下的人,林天赐微咬牙根,从自己当初想要整个林氏的时候就已经清楚的明白,为了争取到自己的一切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自己不会像大哥一样心慈善面,自己从来都是把自己的利益保留在最前面,这么多年来自己把林氏带到了什么样的层面,这就是最好的证明,要问我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那就是金钱,权威和势力。如果不是这几年严浩天一直压迫自己在加上谨辰不争气,也不会落至这般田地,严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