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九章 没有婚礼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布尔斯酒店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了布尔斯酒店的门口,严浩天从车内阔步凛然的走出来,那冷凝的脸先是看了一眼酒店门口,然后快步的踏上了酒店的阶梯。大堂的经理和接待人员早已恭候在门口,对着严浩天躬身行礼。

严浩天冷脸的经过他们,接着向着自己的专属电梯走去……

一辆黑色奔驰缓缓的停在布尔斯酒店的门口,司机立即上前弯腰为林天赐打开车门,林天赐从车内阔步威严的走出来。那严肃的脸先是看了一眼酒店门口,然后转身等着车内的血儿,血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一双明亮的双眸闪着动人的光,抬眸看向这面前华丽的酒店。转头与林天赐对视微微一笑,随着林天赐踏进了酒店……

严浩天在楼上的君王阁平静的对着律师吩咐着接下来要做的事,然后又听到外边的打招呼声音。严浩天的眸光稍闪烁,知道人到了,才对律师说:“你先出去吧。”

律师微微颔首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严浩天冷着脸注视着林天赐说,“请坐。”

侍应生在经理的指挥下,开始上菜。

林天赐和血儿两个人坐在严浩天的对面,林天赐开口“难道就只有严总裁自己与我们进餐吗?”

严浩天眸光稍流转,看着血儿,从进门严浩天的魅眸的余光就一直在打量着她。今天她一身休闲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竟然完全素颜,毫无粉黛,白皙的皮肤更显得她整个人清秀出众。静如处子的她,举手投足之间还真有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味……那双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在微微的颤抖着,那性感的薄唇只是涂了一点唇膏就如那罂粟花瓣一样娇嫩欲滴,就那样安静的美……

严浩天讽刺的一笑“难道林董是希望我的父母也来吗?”严浩天冷凝着脸对着林天赐说。

林天赐严肃的脸上稍微抽搐,严浩天的话无时无刻的都在警告着自己,威胁着自己。

“严总裁说笑了,我是一个不会计较过去的人。”

“可是我却是一个懂得知恩图报的人,”严浩天眸光稍闪烁投向血儿。

林天赐会意,突然开口大笑,“严总裁的确在行动!”

严浩天冷哼,“不过……”

一道声音打断严浩天的话,严格直接开门走进来。边走边低头解开西装纽扣说:“对不起大哥,临时有个手术,所以……”严格剩下的话没有说完就哽在喉咙,手中的动作也僵硬在西装上,不解的看着面前的二人。

“原来……”严格有些惊讶的看着血儿。

血儿起身冲着严格露出温情的笑容,“严总裁今天也请了我们,”然后冲着严格调皮眨眨眼,笑意那么明显,才轻轻松了一口气。因为刚才严浩天的眼神让自己有种窒息的感觉,读不懂他的眸光里是深情还是更大的阴谋……

“来晚了,还有理由问原因。”严浩天突然变脸,刚才血儿的对严格的出现眼眸中发出的欢喜让严浩天有些刺眼。

“哦……”严格收到严浩天的警告眼神,马上挥掉西装,坐到严浩天的身边位置。

血儿也轻轻坐下,林天赐才开口,“二少,原来你也来吃这顿饭啊!”林天赐的话别有深意。

严格干笑两声,微咬牙根暗含怒眸看着严浩天。

严浩天听着林天赐的话,双眸掠过一片无情的森冷,冷酷的脸上划过一丝不屑。看着面前的血儿说:“今天你就代表着我们严家人和林家人算是见面,吃饭,然后办理手续……”严浩天说完似笑非笑的看着血儿,双眸紧紧抓住血儿的神情,可惜血儿回应他的就是淡淡的神情,清湛的眼波没有一丝浮动。

血儿在桌子底下的双手紧紧的攥着,虽然自己已经知道事情接下来的进展,可是当他用着这种残忍的方式表达,像是对自己一种羞辱,没错就是羞辱。血儿抬起挑衅的眸光紧紧的迎接严浩天的眸光,深邃的眸底像幽深的古井深不见底让人看不透看不懂。

严浩天双眸稍闪烁有一丝惊讶她的勇气,她的脸上依旧是那淡淡的笑,明亮的眸子里除了平静什么都没有,严浩天承认心里有一点失望……

严格还沉浸在严浩天的话里,“今天你就代表着我们严家人和林家人见面,吃饭,然后办手续……”终究大严浩天还是这样做了。

“大哥,你是说,你和林小姐……”严格有些不安的看着严浩天,眸光在严浩天和血儿之间流转着,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本来今天大哥要自己吃饭,自己打算要和大哥谈谈,才好不容易抽出时间跟大哥吃个饭,原来是这样。自己这段时间就在等着血儿的电话,但是血儿没有打过来,都怪自己当时就把自己的电话留给血儿,却不知道把她的电话也要来,也不至于现在这样……

林天赐的脸色及其难看。

“不过……很抱歉,恐怕没有时间准备盛大的婚礼了,我爸妈今天上午的飞机,已经去F国度假了。我严氏要有几千几万的员工要养,所以现在我一个人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筹划和举行婚礼。”严浩天故意把话说得那么理所当然,目的就是告诉林天赐,没有婚礼!!

林天赐和严格同时不可思议的抬眸看着严浩天。

“大哥……”严格惊呼。这对林家和血儿是多么大的侮辱啊,大哥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林天赐拳头握的响响的,怒瞪着严浩天,他这是摆明了对林家的羞辱,让父母去度假,这样还怎么举行婚礼,让别人议论,林氏巴结严氏财团,把女儿偷偷送过去。林天赐紧咬牙根,双目通红,可是为了林氏却说不出一个字……

“好啊,正好,我不喜欢热闹的场合,简单更适合我。”血儿仍是淡淡的说着,明亮的眸光中有一丝挑衅却没有一丝妥协。心里嘲笑,虽然叔叔你达到了目的,可是林氏还是被严浩天踩在脚下,没有尊严并带着叔叔你。

严浩天微眯魅眸,心里突然有一股不悦,这样她也答应,竟然没有看到一点点心伤,反而是揶揄不屑……严浩天心底划过一丝柔软,对她又有了一丝欣赏!!!

严格心里自责,眸光中的疼心让血儿有些应接不暇,严格接受到血儿那淡然的神情,心里即使有千言万语也无法开口。她极力的争取牺牲自己来救赎这一切的冤冤相报,可是自己却一点忙都帮不上,自己不是医生吗?可是为什么救人的事却做不了,自己只能救死扶伤,但是心灵上的救赎自己终究还是无法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