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十九章 为什么不反抗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严格看着血儿那委屈的眼神也不做解释,心里疑惑这其中的原因是为什么?他刚才说是他的女儿,不是叔叔吗?还是血儿你有什么隐情?严格紧蹙着眉不作声,盯着血儿的眼眸里布满疑问。

严浩天眸光流动着,看着三个人眼中的情愫和血儿眼眸中那不明已的伤。严浩天看着血儿轻笑,转过身看向林天赐,“不知林董可否已经考虑好了我提的意见?”严浩天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意眸光投向林天赐,意有所指的会意林天赐今天他带血儿来这里就是证明他林天赐已经做出了决定。严浩天,突然垂首沉笑,双眸中的碎光有着危险,狠戾……不过面前的人是不会看见。

严格听着大哥说的话,眸光流动在大哥与林天赐的脸上,虽然大哥的公事自己从来都不过问,可是今天自己有点弄不懂大哥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总感觉这跟血儿有着关系。

“大哥,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严格还是忍不住的开口询问。

严浩天脸色一冷,嘴角仍挂着冷酷的笑,并没有看向严格,也没有正面的回答严格的问题。魅眸盯紧面前的严浩天,“林董,接下来,我们之间的竞争开始了。”说完,也不管严格,迈着凛然的脚步带着帅气的步风走出了贵宾室。

严格看着血儿苍白的脸上有着绝望,是,是绝望的痛苦,和昨天那个受伤的血儿一样,难道昨天的事和大哥也有关系?严格的心里的问题越来越多,到底是什么事?血儿竟然一句解释也没有……

严格心一慌,脸色一变,转身快步的走了出去,目光在人群中焦急的找寻着大哥的身影。现在必须要解开心里的疑惑,大哥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血儿双眸里的绝望,难道大哥要娶林天赐的女儿就是她?不会的,不会的,她不能嫁给大哥,大哥你也不能娶她,因为她根本就不是林天赐的女儿,大哥你这样会毁了她,也毁了一段感情……

严格越想越焦急,要立刻找到大哥,自己要阻止这一场悲剧的发生。

“叔叔,这就是你今天带我来的目的?”血儿冰冷而失望的质问,虽然她知道了那原因但是仍是想亲口听林天赐的回答,至少,至少足以让自己死心……

林天赐干笑的看着血儿,双眸划过一丝歉意。林天赐知道这个从小就聪明伶俐的侄女,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是瞒不了她的,“血儿,在法律上你自然是叔叔的女儿这是没错的。”

血儿勾起嘴角冷笑点点头,“没错,在法律上我的确是你的女儿。”因为我有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你成我我合法的监护人那股份您自然有处理权。

林天赐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心中的内疚,“今天这个场合将你介绍给各界的知名人士对你日后的路会有更好的发展。”

“那为什么偏偏是严浩天?还是说叔叔对我还有另一份打算?”血儿怒眸直视林天赐那算计的眸底。

林天赐不自然的干笑俩声“叔叔现在的公司的确出了一些事,所以希望你能帮叔叔一把,毕竟公司还有你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血儿的心底冷笑一声,看着林天赐的脸上此时说的一点也没有羞愧的意思,话语中更是说的冠冕堂皇。血儿失望的微微一笑敛起眼底对林天赐的失望“叔叔,在这个家,叔叔是最爱我的,最疼我的,我也一直很尊敬您。既然叔叔说我能帮您是因为也有我的那些股份对吗?”

林天赐仔细回味血儿的话然后点点头说:“没错,我们是一家人。”

“嗯,”血儿淡淡的一笑轻轻的点点头,算是回答了林天赐的话。“您要将我嫁给严浩天对吗?”血儿眸光淡淡的看着林天赐没有什么情绪。

林天赐眸底惊慌瞬间,随即附上一脸讨好的笑意看着血儿算是默认。

“您今天带我来着就是这个目的对吗?”血儿有些自嘲的看着林天赐没想到他竟没有一丝愧疚没有一丝心疼,我也还是一个没有毕业的大学生我的锦绣人生就此终结是吗?血儿双眸泪光闪动暗自下定决心。“不过,我的股份被您打理了十八年,这其中的利润就算是我这么多年来报答您的养育之恩。”

林天赐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他明白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我嫁给他以后,希望您能将林氏属于我的那份股份还给我这样我们之间互不相欠。”血儿扬起头,最后的自尊不允许自己退缩更不允许自己在卑微的落泪。

林天赐脸色一变有些不悦,不过转念一想眼下的事情就是将她稳住嫁给严浩天,至于股份以后再说。自己已经在手里攥了二十年,在攥个二十年也不是什么难事。

血儿深深的凝视着林天赐不悦的脸上突然一扫了前几天的灰暗,血儿心里一疼失望的自嘲,“原来为了博取家人的欢心代价竟是这样的。”

休息室外严格仍没有找到严浩天而着急,只是里面资深的医学者正好看到这位年轻优异,家庭身份又显赫的严医生岂能放过。三三两两的就把严格给拖住,严格不好太拒绝,只是无奈的陪着笑。大厅的某一处,严浩天看着这一切,眼神中掠过一片无情的森冷。

眼角的眸光被另一处的倩影牵引,严浩天微微的侧过头,微微的眯起眼眸,那眼神像是蛰伏的豹子般,紧紧的锁着猎物。

血儿纤细的手臂挽进林天赐的臂弯中,苍白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一只手拿着一杯香槟随着林天赐游走在各个名流之间,血儿经过之处那些男人的目光在也没有从血儿身上离开过……

严浩天握着酒杯的手一紧,抬手一扬手中的红酒,灌入了喉咙,随手放进旁边走过服务生的托盘里,然后又拿起了一杯红酒,单手插进裤袋,一步步走向她们……

场中响起了交谊舞曲,严浩天刚硬的脸部线条此时稍微的缓和了一下,渐渐的靠向血儿。

“浩天哥,”一个绵绵的声音响起。

严浩天微蹙眉,慢慢的转过头,看见柳苏岩穿着鹅黄的晚礼服手里捧着红酒,脸上挂着欣喜的表情向自己走了过来。

她走至严浩天身边整个人都靠在他身上,撒娇的说:“浩天哥,你是刚刚到吗?怎么我找了你好久都没有找到你。”

严浩天看着她这样的黏在自己的身上,眸底划过一丝不悦。

她是国际银行总裁柳忠书的女儿,她爸爸柳忠书非常疼爱这个掌上明珠,她骄纵,跋扈任性,任何事都由着她做,从不计较后果。

严浩天看着自己面前的娇小可人,魅眸一眨眸中流露出深情的光。

严浩天本来就是一个很冷酷的人,不喜欢女人像橡皮糖一样的缠着自己。但是她却很喜欢缠着自己,碍于和她的爸爸还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冷着一张脸。严浩天还是要过去和柳忠书打声招呼,因为自己有很多方面的资金周转都需要这个稳重而又实力雄厚的后山,这样自己做起事来也会得心应手很多。当然,并不是严氏财团需要这份资助,而是自己做很多国际生意都需要和这个国际银行联络,而以此来做各项投资。严浩天勾勾冷酷的嘴角就折步向着柳忠书走去……

这时已经有很多人牵起了舞伴飘进了舞池,严格终于找了个借口摆脱了那些人的纠缠。双眸在人群中来回收索,突然一抹红色的倩影勾住了严格的眸光。严格虽然心里着急,但还是迈着稳健的步伐向着血儿走去。

既然找不到大哥,那么就问问血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刚才的反应一点不意外似乎知道真相。

血儿已经拒绝今天晚上第六个人的邀舞了,突然面前有出现一只细长好看的手,“小姐,可以赏脸跳支舞吗?”

血儿刚要拒绝,这声音……

血儿突然转过头,面前的人正是严格,血儿有些呆愣的看着严格,知道他来找自己的目的,可是要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看着严格那温情的眸光,血儿莞尔一笑,眼波清湛,缓缓伸出自己的纤长的手放进严格的手中,严格温情一笑,牵起血儿的手,血儿随着严格滑入舞池。

严格一只手轻抚上血儿的腰间,另一只手与血儿交握,血儿一只手抚上严格的肩膀,两人目光都充满深情的看着对方,眸光中有着点点情绪在挣扎,在沸腾,在纠结……

随着音乐起着脚步,两人就这样,谁也没有开口询问,谁也没有开口解释,只是享受着彼此之间的默契……

“为什么?”

严格突然开口。

血儿的心一痛,眸底闪过一丝慌乱,看着严格轻轻一笑,略为装傻的反问:“你是说,我为什么会跟你跳舞啊?”

“你不要跟我装傻,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

血儿眸光暗沉,突然布上一圈水雾,垂眸直直的看着严格领口前那颗纽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