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六章 休学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林天赐踏出严氏企业,坐上车直奔林家,白佑慧在家里焦急的等着林天赐的回来。

林天赐严肃的一张脸进门,白佑慧急忙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林天赐。

张妈刚要走过要接过林天赐手中的办公包,白佑慧眼疾手快的接过林天赐的办公包,并吩咐张妈下去。

张妈会意冲着白佑慧笑笑,就应声退了下去。

张妈若有所思的回头看着白佑慧那慌张的样子,最后还是退出了客厅……

白佑慧看着张妈退了下去,然后拉林天赐至沙发坐下,一副神秘兮兮的神情问:“老公,怎么样,严浩天把证据给你了吗?”

林天赐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脸上或许有一丝焦虑和猜疑。

白佑慧看着林天赐的神情,有些不满的说:“既然证据都还给你了,你干嘛还苦着一张脸。”

林天赐没理他,只是在猜想严浩天对这件事情的举动,他的心里有着无尽的担忧……

“去把血儿叫下来,我有话对她说,”林天赐轻叹一口气.。

白佑慧立刻拿起林天赐的公事包起身上楼,刚刚张妈去接林天赐手中的公事包。白佑慧知道林天赐要去严浩天那里拿回证据,证据自然就在那个公事包里,所以不能张妈去碰那个公事包,以免被那个丫头知道了事情的实情。

白佑慧回到房间把公事包放到沙发上,然后出去又来到了血儿的房门前,然后轻敲两下房门。“血儿在休息吗?叔叔有事找你,方便下来吗?”白佑慧耳朵贴向门仔细听着房间里面的声音。

血儿在床上用笔电在学习,听着白佑慧的话,缓缓停下手中的动作,拿下腿上的笔电,缓缓的走下床,来到门边。轻蹙秀眉听着白佑慧的敲门声,猛地拉开门,白佑慧因为整个人都依靠在门上,所以血儿这突然间拉开门让白佑慧一个踉跄,跌进来,差一点就要倒下,幸好血儿眼明手快的扶了一下,白佑慧才得以站住。

血儿眼底滑过一丝得逞的笑意,故作担心的对着白佑慧说:“婶婶,小心点,摔着了可就不好了。”

白佑慧又气又吓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然后整理下衣服说:“你叔叔找你有事谈,已经在下面等你了,你快点下来吧!”说完,气急的转身先走了下去,血儿对白佑慧不善的口气不以为然,叔叔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无非就是那件事。

血儿跟着白佑慧身后下楼。白佑慧气愤的坐在沙发上,林天赐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白佑慧那不悦的神情。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向血儿,“过来坐,”林天赐对着血儿轻轻的唤着。

血儿微微的笑着向着林天赐走过去,那笑容干净,明亮没有一丝伪装,似乎刺痛里林天赐的眼眸。他轻轻的低下头,移开了视线。血儿坐在了林天赐左侧的沙发上,正好与白佑慧是相对的。白佑慧看着血儿那璀璨的笑容,肥肥的脸上闪着扭曲的狰狞。臭丫头,等一下,我看你还能笑的出来。白佑慧心里得意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丫头无害的笑容总是让自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渐渐夕阳西下,黄昏把行人的影子拉的好长,严浩天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注视着脚下的风景,单手捧着红酒,单手插在裤袋里,魅眸中泛着点点碎光,也许是在看楼下的风景,也许他是在计划着这什么。

安娜走来多时,看着严浩天的似冰雕的侧脸那样的失神。严浩天收回思绪,轻啜一口红酒,赤霞珠的涩让严浩天察觉身边的人,自己竟然会失神,什么时候安娜进来自己都不知道。

严浩天不做声,安娜轻轻上前,双手攀上了严浩天的结实的手臂,挂着妩媚的笑容,轻轻说:“浩天,你在想什么这么出神,连我进来都不知道,”然后头轻轻的靠在严浩天的肩膀上,严浩天有些不耐烦冷冷的说:“安经理,这里是公司,请你公司分明。”

“对不起,”说完安娜有些不甘心的抬起头放开严浩天手臂上的手,然后两手交握站至一旁。其实自己只是想索取一点属于他给予的温暖,他都这样,现在没有人又能怎么样。可是他就是这样冷酷,想想那一夜的蚀骨销魂,安娜的脸上还是扬起羞涩满足的笑容。

“有事?”严浩天冷酷的声音打断了安娜的思绪。

“哦……”安娜略带撒娇的说:“浩天,今天没有什么事,今晚我们去吃晚餐好不好,我在那间你喜欢吃的西格餐厅定好了位置,我们去吃好不好。”安娜期待着严浩天的回应。

“不用了,晚上,我还有事,不能陪你了,你自己去吃吧。”说完一扬手中的红酒,灌入喉,转身就走了,安娜冲严浩天的背影不死心的说:“那今晚,我等你。”

“不用了。”说完拿起外套无情的走了出去。

安娜气愤的紧攥拳头,骨节微微泛着白,指甲深入肉里,她似乎也没有感觉,严浩天对她的态度似乎胜过一切……

血儿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脸上被黄昏的幽光映的有些淡然,那似水的双眸似乎有些哀伤。脑海里不断徘徊叔叔的话,“在上次的晚会上,严氏财团的总裁对你一见倾心。你也知道林氏现在出现了危机,你嫁给他也不委屈。我们林氏虽然也是百强企业但跟严氏这个国际财团相比,就是九牛一毛,所以叔叔希望你以后谨言慎行,毕竟那是严氏财团,势力不容小觑……

林天赐言下之意就是告诫自己严氏财团的实力雄厚,如果自己拒绝的话必要殃及到林氏。叔叔您真是煞费苦心让我忌惮他严浩天的势力,可是我偏不呢?

血儿的心划过酸楚,即使自己在怎么保护自己,可是还是会受伤害,因为自己不够强大。而那种伤害却是你最没有防备的亲人而给予的,那种痛比其他人来的多,来的狠,因为是那么的猝不及防……

一滴泪,两滴泪,最后就是泪雨挥下。其实人有很多时候是无法拒绝上天给予你的一切,既然没有办法去拒绝,那么就只有去接受,再改变它……

晨曦的金光洒进屋子里,照的整个房间都暖洋洋的。血儿半睁开眼,依靠在床头,看着外面蔚蓝的天空,云卷云舒,那份安静和谐的氛围是大地万物都羡慕的。血儿心里不由的放松,那种舒适也是羡慕不得的,谁又能看到它们背后的那种孤独和单调,因为它们没有选择,只有接受。

血儿起身来到沙发上,拿起一旁的笔电,然后敲敲打打的,之后连接了一个视频,视频马上被接通,对面传来一阵兴奋的尖叫声,接着就是一嘴英语“血儿宝贝,你怎么回国这么久都不给我们联系啊,我们可是好想你,”视频那边出现一个很有型的男人。

血儿淡淡的轻笑,同样用英文回应着“卓文,帮我办理休学。”

“什么?宝贝你是不是没有睡醒,你刚才说要办理休学?”视频那头有些不可思议的问。

“是的。”血儿又重申一便,语气中带着坚定以及严肃。

“宝贝,告诉我,你回国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好端端的要休学?”视频那边的人对血儿透露着关心的说。

血儿淡淡的笑,摇摇头“不,卓文,没有,只是现在有些事需要我来处理,一时半会还回不去,所以我需要你帮我办理一下休学,等我的事情处理好了以后,我就会回去继续上学好吗!”

血儿朝着镜头眨眨眼,装作一副没事的说。

视频那边的人有些沮丧,然后又说:“宝贝,我知道你做事都有你的理由,但是如果真的有发生什么事,马上通知我,我会第一时间飞过去帮你好吗?”卓文知道血儿的性格,她是个做事认真的人,从不会给别人随便添麻烦。而且从不会因为什么事而随便耽误学习,即使一天打五份工,也没有耽误过学习。现在要休学,再加上临回国之前的慌张,卓文知道血儿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血儿是不会说的,卓文知道问了血儿也不会说的,她做事一直都有自己的理由,所以自己只能等她自己愿意告诉自己的时候才能帮她。

然后血儿有和视频那端的人调侃几句就关上了笔电。

然后轻吐一口气,然后站起身,走向了盥洗间,梳洗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