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一章 暗含怒眸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舞池中严格和血儿跳着舞,时不时的还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严浩天的眼神了怒起了一阵森冷的气息,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她不是知道要嫁给自己吗?但为什么还要和严格走的那么近,还是她嫁给自己另有目的?严浩天暗含怒眸的看着舞池中的血儿,林天赐,当年你伤害我母亲一次,那是因为没有我,如今有我严浩天在,你就休想在伤害我的家人一分一毫……

严浩天愤怒的眸子里净是仇恨,看着她对着严格笑颜如花,总觉得她像是一支有毒的罂粟花。虽然美丽妖娆,但它的毒却是噬心入骨,为什么自己总感觉那个女人给自己的感觉就是那种感觉,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不在乎,可是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严浩天握酒杯的手一紧,抬手一扬手中的酒一口灌入喉,酒中的甜涩让严浩天冷酷的脸上更加紧绷,第一次自己会有这种心理,对一个女人猜不透,自己一直不都是对一切都运筹帷幄的吗?

“告诉我,为什么?”严格轻轻的试问。

血儿抬眸好深情的抬眸凝视着严格,好想仔细的把他的面貌都刻进心里。即使自己在怎么留恋他的感觉,可是命运终究是不会按照你喜欢的给你的,更不会给你需要的……

严格也同样深情的凝视着血儿,眼眸里有着询问和疑惑还有心疼。

血儿淡淡的一笑,“就当一切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要问。”血儿的眸光里有些飘渺的情愫,然后又看向严格那张俊脸微微的一笑。“每个人的人生都会有一段最黑暗的阶段,深不见底,在那看不到底的黑暗里你自己必须手执起利刃和黑暗厮杀最后即使满身伤痕那才是最好的证明,对敌人对自己一样重要的证明。”严格凝视着血儿眸光飘渺似梦亦真,心中澎湃。“这样无常多变的人生,也是蜕变的一个过程,破茧成蝶的过程前都是在那黑暗里煎熬不是吗?”血儿收起惆怅的思绪对着眼前的严格轻眨媚眸调皮一笑。

严格听着血儿的话,心里狠狠一堵疼。“难道这种事情你就不想反抗吗?”

“我从小被叔叔养大,如今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注定成为家里的牺牲品。”血儿的眼眸中多了些许感伤。“因为他们都是我的家人,我最后的家人,”血儿有些自嘲的说。

严格的心突然一疼,双眸一红,收紧手中的力道,让血儿紧靠自己的怀抱,轻轻靠近血儿的耳边说:“给我点时间,让我来解决这件事好吗?让我和大哥谈,让我来想想办法,也许你不用来当这个牺牲品好吗?”

“我该称呼你为严医生还是严格?”血儿轻问。

严格凝视着血儿好久,才缓缓的柔声开口:“只要你喜欢,随意。”

血儿又在好感慨的说:“如果在这场斗争里真的需要牺牲一个我能拯救整个林氏所有的员工我欣然前往。”血儿的眼神多了一丝坚定,嘴角挑起一抹自我安慰的笑容,那笑容刺痛了严格的心。

也许这样的一个天真善良的人,是不是注定在她身上一定要经历这些不该有的苦难……

“严格,其实,我比任何人都看重自己的人生前途,没有一个人她不是自私的。”血儿的眸光中划过一抹暗淡的光。接着说:“但是与我的家人相比,我的个人人生又算什么,嗯?我更珍惜我的家人,他们幸不幸福,这就是我所珍惜的,所爱护的……”

严格凝视血儿的眸光中所流露出的那抹柔情和心疼让血儿不禁的移开双眸,“所以即使葬送你的人生你也不在乎是吗?”严格的声音中有一丝焦急和一丝愤怒,他也许不知道他的愤怒中包含多少是为血儿的打抱不平还是因为那个人不是自己……

舞曲又换了一曲,仍是抒情的,似乎也在抒发着这其中的人心……严格搂着血儿仍转在舞池中……

血儿听着严格因为生气而微提升的嗓音,轻轻的一笑应声。

严格眸底有着温怒“你可知你的真心已经错付?”

血儿自然明白他们的目的但是她也有自己的打算。“从小到大,我从来都不去奢望任何东西,因为我知道奢望是没有用的,只有自己不断的努力不断的攀爬才能有能力跟资格得到自己想要的;所以有时叔叔细小的问候和叮嘱的时候,我的心里都会觉得好满足,好感恩,至少自己还没有彻底的被抛弃。”血儿的明亮的眼眸中蒙上一层水雾,那眸光中的碎光闪闪发光似乎天上的星星一样的闪亮……

严格叹口气,眼眸里充满心疼的柔声说:“纸是包不住火的,可是如果你的身份被拆穿了,那么仇恨依旧在,两家人也不会幸福,那时的你要怎么办?”

血儿答非所问的说:“原来你也知道这其中真正的原因。”

严哥惊讶 “你……”

血儿淡淡一笑“你也说了,纸是包不住火的。”眸底流露出慧黠的光看着严格嘴角有着魅惑的笑。“现在我只要享受最后这几天单身的幸福生活。”

严格有些看不懂血儿脸上的神情,“难道你还有什么目的?”

“你放心,我想也许趁此机会也许我会彻底的成全自我。”

严格摇摇头有些不懂但是他愿意相信她的那颗善良的心。大哥,你知不知道你在伤害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这么美好的一个善良的女孩子,你怎么舍得把她变成你报复的工具和牺牲品?严格的心里添了一堵墙,自己一定要阻止一切……

随着舞姿的一个转身,血儿快速的擦掉眼角那一滴泪,然后冲严格扬起最动人的笑容。

那边严浩天正暗含怒眸紧紧的凝视着舞池中已经跳了两首舞曲的一对璧人,他没有看到血儿眼底的受伤和泪水,只是看到她对严格绽放出那动人的笑容,严浩天紧紧的收紧裤袋里的手,冷酷的脸上划过一股森冷的气息,轻唤安娜。

“安娜……”

安娜轻轻靠近严浩天,双手轻挽上严浩天的臂弯,露出暧昧的眸光看向严浩天,“浩天,怎么了?”

严浩天眸光中散发出的那股森冷气息,让接触到他眸光的安娜不禁的哆嗦一下。

立刻收起暧昧的情愫,放下挽在严浩天臂弯中的纤细手臂,变成一副上下属之间的尊敬,“总裁,有什么吩咐吗?”

明天给我请律师过来,我要和林天赐签约。严浩天留下话,也不管安娜的反应,转身迈开步就走。

安娜呆滞一瞬间,然后放下酒杯,追随着严浩天的脚步离开了会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