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前言
作者:林叶  |  字数:676411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严浩天,你想的怎么样?”

严浩天冷哼不屑,放下交叠的双腿,双手一摊,带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趣味看着面前的女人。“我人就在这,任你处置,不过,”严浩天眸光在她身上上下打量一番有些不满意的摇摇头“不过,你这种女人就免了,实在不合我的胃口。”说完脸上应声一个巴掌,严浩天的脸偏向一旁说明之力道有多大。

那女人狰狞着看着严浩天,“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严浩天眸底升起腾腾杀气,缓缓的转过头抬眸看着面前的女人阴鸷的眸子发出阵阵警告,面前的女人有些不自觉的退了俩步,看着眼前的严浩天即使在自己的控制下依然从容不迫让自己畏惧。

“你,你们还真是伉俪情深更让人想毁了那让人眼红的深情。”女人有些嫉妒不堪。

“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只身前来吗?”严浩天勾勾嘴角眸底诡异。

“怎么?现在的你就在我面前你一点后盾没有我不信你还能耍出什么花招。”

严浩天点点头,抬手揉揉有些发麻的脸。“这一巴掌我会记住的。”严浩天想起自己长这么大只有俩个女人打过自己这张俊脸,一个就是那个小女人,还有就是这个女人……

“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怎么觉得你自己来就能阻止我去杀了那个女人吗?”那个女人突然大笑起来神秘的很。

严浩天半眯着眼仔细打量她的神色,大脑在迅速的飞转到底还有什么是自己算不到的?

“严浩天,你就那么爱她?为了她你亲手埋葬了你的妈妈。布置好一切倾其所有都给她,现在又是因为那个女人竟然跑来送死是吗?”女人瞳孔紧缩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严浩天眸底闪过一瞬间的晦暗,“她说过,爱是最初的暗恋于心,而后的情有独钟,最后爱藏于心,即使现在我们分离也会默默思念。”严浩天勾勾嘴角心里有一丝甜,他现在已经后悔了,后悔没有陪在她身边,后悔没有跟她道别,后悔没有说爱她,后悔没有给她一场世纪婚礼……严浩天眼眶微红心中微颤。

女人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复杂,那眸光似乎她也有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也有那不完整的遗憾,也有那想挽留的人……

“即使你们之间有着那样的血海深仇也依然爱的那样热烈?”女人看着前方似乎在凝想。

“是啊,即使如此,依旧爱的那般热切。”严浩天眸底充满柔情,那吝啬的柔情从她一出现就给了,而且后半生也只会给她一个人……

那女人干笑俩声,“像我们这种身份的人也会拥有属于自己的爱情吗?我们的婚姻不都是政治吗?不都是牺牲吗?即使千疮百孔也要咬牙忍着吗?”

严浩天靠在椅子上有些慵懒随意,“她跟你不一样,她很善良,有时也是一只露出尖牙利爪的猫,面对攻击的野兽即使是她的十几倍大她也毫不畏惧的撕咬它。”严浩天说她时嘴角永远噙着笑意,眸底永远带着柔情。

“看来你现在已经后悔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严浩天看着面前的女人一脸的憎恨,“我想你说的是对的,我终究还是退缩了。”

“什么意思?”

“她给我很多次机会我都没有抓住,就在刚刚,不对应该说我上飞机那一刻我就已经后悔了。我恍惚间清醒,我一直认为我为她做的就是对她最好的,其实那些都是我个人认为的,我应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守在她的身边才对因为那才是她最想要的。”严浩天眸光暗沉,冰冷的脸上没有了刚才的柔情已是一片漠然。

女人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就是曾经那个自己,“谁又想得到,短暂的相知之后是漫漫一生的告别,以为错过的只是一个人,谁知道放弃的是一生……”

严浩天看着女人眸底的伤情,“越是想斩断的爱情就越容易长出来,就像指甲般无休止的增长。因为那已经侵染了你的内心,滋长在你的血肉里对吗?”

女人圈满泪水的眸底突然变得愤怒起来。“你跟我一样,想斩断除非剔骨换血不是吗?”女人的脸因为情绪难抑充血泛红额头隐隐能看到那青筋。

“爱是一种能让你想起就会笑的事情为什么你却和我截然不同呢?因为你那根本不是爱,是占有是交易。”

“没错,你爱的伟大,那么你肯为她去死吗?”女人红着眼质问质问严浩天。

严浩天有些失望的摇摇头嘴角挂着戏虐的笑,“你要杀了我吗?”

那女人看着严浩天那深邃的眸底深不见底却充满陷阱又是那么的从容自若,女人摇摇头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你还是不要挣扎的好,娶了我这是最好的办法,这样你还可以留一条命来思念她。”说完女人起身就走。

“我不会娶你的。”严浩天抬手扒了扒头发淡淡的说。

女人停住脚步,侧着脸,“留着一条命不好吗?至少还可以将她藏在心底。”

严浩天垂眸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眸底浮起柔情。“她从一开始用她的善良温暖了我这颗冰冷的心,她不曾拥有一个完整的童年一个完整的家却愿意给我一个完整的家。因为我她三番两次的差点丢了命即使那样她仍愿意悄悄的为我生下笙儿,我们唯一的笙儿。她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因为我,我欠了这样一个女人完整的人生。”严浩天自嘲的笑笑,“如果她知道我娶了你她会多么的伤心?”严浩天自顾自的说着“我宁愿她这一辈都心存着爱缅怀我也不要她这一辈子都活在绝望里再也无爱……”

女人那颤抖的泪无情的掉下来,爱而不得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