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40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顾萧赶紧去吻她的泪:“老婆,再生气,也不要说这样的话,你就是我老婆,改变不了了。”

他一句改变不了,突然让木子默从头到脚产生了一股无力感,是的,她都已经生了五个孩子了,这辈子除了他,她还能怎么样?

但是他就这样吃定了她吗?她才不要!

她红着眼睛看着他:“你如果不想要我,我们就分手,你不用这样践踏我!”

顾萧赶紧抱紧她:“我怎么可能不想要你?以后不许说离婚、分手这样的字,你是我的,生生世世都是我的。”

木子默怒气冲冲的看着她:“你吃定我了是吧?觉得我已经生了这么多孩子了,不可能离开你了是吧?”

“没有,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

他还未辩解完,就被木子默给打断了:“你爱我?你就是这样爱我的?整个G城的人都知道你天天在外风流,就我一个人不知道。是,我跟着你,无名无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我也不要什么名分,你厌了,就直接说,我不会缠着你的。”

顾萧没有再第一时间否认,而是待她稍微平复了一些,才捧起她的脸亲了亲:“宝贝,你还爱我吗?”

木子默被他问蒙了,愣愣的没有说话。

顾萧认真的问道:“我知道你看到这些会很生气,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还会这样做吗?”

木子默愣愣的摇了摇头,顾萧又继续道:“你生完孩子之后,就一直都和我在保持距离,也不让我碰,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我真的很受伤,我就想是不是我的魅力不够了,你对我生厌了。所以为了证明我是不是真的魅力不再了,我就开始去酒吧,结果发现我还是有魅力的,还是有很多女人想往我身上扑,那为什么你会这样对我呢?我就开始害怕…”

“我害怕你不爱我了,我就更受伤,你知道那个时候用周小雨威胁你,你不肯给我亲你的时候,给我留下了多大的心理阴影吗?我真的好怕有一天你真的不爱我了,所以就故意在周家和关之意暧昧,想着肯定会有人告诉你的,我想知道你知道这些事情之后的反应,是不是真的不爱我了。如果你不再爱我了,那我就不做太高的奢望,安安稳稳的陪在你身边,就算你不让我碰,我也忍了。”

“今天下午,你的反应我很满意,我宁愿让全天下的人知道我怕老婆,我也不想我老婆像刚刚那样,明明很生气,却转身就走了,让我不知道我老婆到底是在乎还是不在乎我。”

木子默无语了,这个男人平时那么聪明,居然三番五次的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她刚回国那会,他为了气她,想知道她对他的态度,搞了各种绯闻,她都没有在乎。

后来两个人闹翻了,他也是同样的招式,找各种女人来气她。

现在又用这种手段来试探她,木子默拧着眉道:“你知不知道这样的做法很幼稚?如果我不在乎你,你这样做完全不会有影响;如果我在乎你,你这样做,只会让我更加伤心难过。”

“那你告诉我,我还有其他什么方法?你不知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能表现的多不在意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到底还爱不爱我。”

木子默委屈道:“我如果不爱你,就不会有三胞胎。”

会有三胞胎,就是因为她主动吻了他,又无法彻底拒绝他。

顾萧很满意她的回答,终于步入了主题:“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做?”

木子默没想到他转的这么快,有些接不住。

顾萧趁她愣神的功夫,拿着她手中的车钥匙,将车子解了锁,打开车门把她塞了进去,自己也跟着上了车。

木子默这才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想要推开他已然来不及。

顾萧将车座调了一下,这么小的空间还是,无法容下他这样的高大身躯,他干脆将她抱起,两个人换了个位置:“虽然空间小了些,但是没有试过在车里,我想试一下。”

木子默拒绝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他堵住了唇。

待顾萧去扯她衣库子的时候,她还是在拼命拒绝。

顾萧只得停下来:“宝贝,我真的很想要,为什么不能给我?明明怀孕的时候还好好的,为什么生完了却不给我了。”

木子默心里很是委屈,眼泪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

顾萧有些慌,赶紧安慰道:“宝贝别哭,你要真的不想就算了。”

木子默越哭越伤心,哽咽道:“要不然你换个人吧!我也不想你忍的这么辛苦,但是我真的做不到,我一想到你曾经厌恶过我,我就害怕,不敢再进行下去。”

顾萧在听到她让他换个人的时候就很生气,又听到她说他厌恶她,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什么时候厌恶过你?”

木子默边哭边道:“你不用隐瞒我,我都知道,男人在看到女人生孩子的血腥场面,难免会有些心理阴影,我能理解,更何况我还缝过针,肯定很丑,你不能接受,我也不会怪你。你真的想要,就处理完我们的事情之后,重新找个吧!”

顾萧怒道:“木子默,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心理阴影?什么处理完我们的事情重新找一个?你当我是什么?提供精子的工具吗?现在三胞胎双胞胎都有了,你就不需要我了是吧?碰都不给我碰了是吧!”

木子默知道他生气了,但是心里那道坎她还是迈不过,她吸了吸鼻子道:“你不用装作什么都不明白,你亲眼看着我缝针,之后就开始躲着我了,我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知道你不想被人冠上出轨的臭名,你不用太委屈自己,既然我已经伤了,我也不想再耽误你,我们不如分开吧!”

顾萧黑眸愈来愈深:“木子默,你再说什么分开的话,我就真的要生气了!我就搞不懂,我到底做了什么事,犯了什么错,要你这么委屈的为我着想!”

木子默整理了衣服,想从他腿上下去,坐到副驾驶位置上去。

顾萧拉着她,不让她逃避:“你跟我说,我有什么心理阴影?为什么我自己不知道?”

木子默静静的看了他几秒,还是没有勇气说出那么私密的事情,最后只能倔弓虽的撇开头。

顾萧只能靠着自己的推理一点点的猜测:“是跟你生孩子有关?”

木子默还是不说话,顾萧又继续道:“你生孩子的确流了很多血,但是我又不是没有经历过事情的人,虽说不像辰泽那样参加过大型的枪战现场,但是小型的也是经历过的,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留下阴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