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32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子默看着他,想到了前几天给他擦身体时,看到的他身上的伤疤,几乎全部都是因为她而造成的。

心口上是之前的枪伤和这次自己戳出来的伤,肚子上是她上次亲手捅出来的,还有一个伤口是他带假叶笑笑去日本救木心愿留下的枪伤,腹部还有一些小的疤痕,不大但是好几条,是上次她给他和叶薇薇下药那次,为了保持清醒自己割伤的,背部还有一些这次爆炸造成的小伤口。

她看到的时候,听着他给她说腹部上那些伤口的由来,眼泪就一直没有停过。

现在想到还是后怕,只能答应他去做检查。

医生给木子默做了全面的检查,做了心理测试,得出的结论是轻度抑郁症,治疗抑郁症的药会对胎儿不利,所以需要他们做个选择,一是现在治疗,需要打掉孩子,二是生完孩子再治疗,但是这段时间一定要保持好心情,不能让病情加重。

但是女人怀孕对情绪的波动影响很大,建议还是要结合现在的实际情况做出选择。

木子默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二,顾萧则是想都没想就选择了一,最后是以木子默生气告终。

回到家,木子默还是没有消气,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顾萧想去哄她,但是被女儿缠住,哄了会女儿才上楼去看木子默。

木子默一个人抱着个抱枕窝在阳台的沙发上,见他进来,直接用抱枕砸向他。

顾萧好笑的接住抱枕,扔在床上,走到沙发边将她抱了起来,自己坐进沙发,将她抱在怀里。

“我知道你舍不得孩子,孩子以后我们还可以要,但是你的病如果不及时治疗,我怕你后面会越来越严重,我害怕。”

木子默撇了撇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看我吐的严重,又起了打掉孩子的心思!”

顾萧身子僵了一下:“我承认有一点这个因素在里面,但是更多的是怕你的病情变严重。”

“我自己的病我自己知道,以前,我是因为叶笑笑的事情,憋的难受,又遇到自己开车出车祸没有了孩子,我挺不过来。再加上你一直不肯放开我,把我压的有些透不过气,才会出现问题。其实,从那次我想从露台上跳下去,我就知道自己已经出了问题,我只是不想面对。现在,我也很清楚,我只是在梦里还没有意识到已经和你和好了,那些日记,那段录音,还有那场大火你救假叶笑笑不救我,都让我想到就心痛难耐,只要过段时间,随着我们和好的时间越来越长,那些记忆就会慢慢淡掉,我不会再去想那些事情了。”

顾萧抱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我没有不救你,我只是不想因为没有救叶笑笑而再次产生亏欠,我只是误认为你已经先我一步走了,这是我人生做的最错的一件事,不敢去试你的呼吸,一厢情愿的怕追不上你的脚步,要和你一起死。我知道你介意我之前玩游戏时救叶薇薇不救你的答案,但是在我心里,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我不会独活的!”

木子默想捂他的嘴,没有来及:“以后不许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出了什么事,你一定要好好的把孩子们抚养长大,一直陪在他们身边。”

顾萧低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也不许你说这样的话,我只跟你说,如果没有你,我就活不成了,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不会让你有事,你也不能让自己有事。”

木子默看着他,眼泪又有些要控制不住了,顾萧低头吻住了她。

吻了好一会,顾萧才松开她,声音有些平静道:“那些日记,只是我对笑笑的思念,你走的那五年,我也有写日记,你想看,过段时间回S市我拿给你看,但是你要答应我,看了不能哭。”

木子默摇摇头:“我不看,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信。”

顾萧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尖:“我2岁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你,你对我笑让我感觉整个人都好像突然置身在一片宽广的草原上,像微风拂过心灵很舒服很温暖。虽然那个时候很小,很多事情我都不太记得了,但是你的笑却是一直刻在了我的脑子里。”

“那三年,你的欢声笑语,更加深了我这样的印象。所以多年后再遇到你,你对周楚楚那诚挚又充满鼓舞的笑容,让我恍惚看到了小时候的笑笑,所以才会注意到你。这么多年,我没有什么奢求,我唯一想要的就是那份温暖,所以那样的你,我肯定不可能放弃。”

“那个时候我就想,如果笑笑真的找不回来了,有你也会有那样的温暖,也很好。你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替代品,其实不是,你足以代替笑笑在我心中的地位,那不只是替代,也是是取代。”

木子默眯眼看着他:“是不是因为现在知道了我是叶笑笑,才说这样的话?”

“宝贝,不论你是叶笑笑还是木子默,我爱的一直都是你,不是一个虚名。”

木子默这次满意的点点头,顾萧又继续解释:“至于沈崇光的那段录音,我只是想保护你,不想让他们再利用你对付我了,所以我才默认他说的那些话,至于说什么我快不要你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只要对付完沈崇光,我就可以再去找你。说起这个,我还有些生气,那个时候我明里暗里的暗示你可以直接找我要那个计划书,你却非要用偷的,你是真的从来没有相信过我!”

木子默见他好像又有些生气了,赶紧在他唇上讨好的啄了一下:“我哪里想到那么多,他折磨我妈来威胁我,我都急坏了,再说了,都说一孕傻三年,我那个时候不是就傻了嘛!”

“我看你精着呢,我说的话从来不放在心上,沈崇光就说了句我不会允许那个孩子出生,你倒记得很清楚,跟我闹个不停。”

木子默嘟嘴道:“那谁能有你那个脑回路,怀个孕,孕吐这么正常的事情,你就要打掉孩子,你不觉得自己很变态吗?”

顾萧挑了挑眉:“变态?心疼你倒成了变态了,那我也是心疼你疼坏了脑子!你脸上的这道疤,两年了,我到现在还很心疼;腹部的那道疤,是我这一生都不能忘记的恩情;月凶口的这道疤,是我无能的亏欠。”

木子默看他越说越认真,越说越伤感,赶紧哄道:“脸上的疤,是我自找的,谁让我喜欢作死呢;腹部的疤,是为了生孩子,每个女人都要经历的,孩子也有我的份,不是恩情;月凶口的这个,我知道你尽力了,你已经很厉害了,如果再说自己无能,我就无处容身了,老是给你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