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31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顾萧手伸-进她的衣服,在她身上揉-捏着:“谁让你趁着我失忆离开我,害我又过上禁欲的生活,我就是想让你疼,让你记住我才是你的男人,后来,我就是停不住了啊,就想死在你身上。”

木子默被他揉捏的全身无力,瘫软在他怀里,捉住衣服下他作怪的手:“你还没老实交代,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为什么还要假装失忆?”

“我哪敢让你知道我恢复记忆,你还把我给剁了!你生完孩子,我好不容易把几个老人凑在一起,哄着把你留下来,装作不认识你,想和你重新开始,谁知道不管做什么都是错的,我就更不敢让你知道我恢复记忆了,我怕你更不待见我了。你查出来是三胞胎的那天,我就已经恢复记忆了,还要一直辛苦装失忆,我真的很可怜,从小没有父母,好不容易娶了个老婆,老婆又不要我,我就是命苦。”

他说着,拉着她的手,伸了进去。

木子默吓的想要缩回手,被他按住:“不能做的日子里,就只能靠你了。”

“你自己没手吗?”

“没你的手舒服!快点,等会要吃中饭了。”

木子默无语的看了眼天花板,知道两个人和好是躲不过这些的,只能认命的帮他解决生-理需求。

顾萧却不知道满足,一边舒服的喘着粗气,一边伸出修长的手指点在她的唇上:“明天早上用这里。”

木子默张嘴就咬住他的手指,冷哼了一声。

顾萧从月凶腔里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宝贝,你太可爱了,我爱死你了。”

木子默调皮的眨了眨眼,一点点低下了头。

顾萧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手从她的衣领伸进去,揉在她月凶-前:“小妖精,生完了再好好收拾你。”

吃完中饭,顾萧还是不愿意呆在医院,而且木子默的伤口已经拆线了,可以回家休养,他不放心木子默在这样的环境里,收拾了一下,打了电话让司机过来接。

高峰在S市处理事情,所以出院手续都是木子默去办的。

虽然医生不建议出院,但是也不敢弓虽留顾萧,不过顾家有家庭医生,这段时间让家庭医生住在顾宅,也不怕出现什么事情,叮嘱他一个星期之后过来拆线即可。

顾萧和木子默一起下楼,楼下等了一天的记者们都围了过来。

木子默想到上次被记者围攻的事情,根本没有勇气面对这些镜头,下意识的想往顾萧身后躲。

顾萧直接将她按进怀里,紧紧的拥着她,在保镖和医院保安的保护下,一步步往车子走去。

在感受到怀里女人颤抖的身体时,他心口一痛,眼眸一片深黑,面无表情的将她的身体裹在他的外套风衣下,轻轻的在她发上落下一吻,手在她腰上轻拍着安抚。

一上车,顾萧就扣住木子默的头,吻了下来,一滴清泪沿着脸颊滑入两人交缠的口中,木子默睁开眼看他,却见他紧闭着双眼,眉头紧蹙,像是在忍耐什么。

吻了很久,顾萧才放开她,一声不吭的将她紧紧拥在怀里,目光阴沉的看着车子行进的方向。

顾萧拆线的这天,木子默原本是想在家里陪三胞胎的,不想去医院。

顾萧以为她是怕上次遇到记者的事情,木子默解释说不是,只是想在家里陪孩子们。

而且她现在反应越来越大,几乎和第一次怀孕差不多,吃什么吐什么,所以不想出去折腾。

至于上次出院被记者堵了之后,顾萧全程黑着脸回到顾宅,进了房间就一声不吭的抱着木子默,不让她离开。

是后来叶薇薇带小朋友们回来,才成功解救了她。

当天晚上,顾萧在拿到新手机之后,就在已经许久没有更新的微博上更新了一条微博,内容是:终于哄回老婆大人了,我唯一所爱——我的木子默&我的笑笑,配图是一张偷拍的木子默侧面照片。

与此同时,叶薇薇也更新了微博,用的是和顾萧同一张图:欢迎我最亲爱的妹妹回家!

之后便是某知名媒体号放出的那天木子默醉酒,程靖远送她去酒店和离开时的照片,还有酒店的监控录像,显示了程靖远进出的时间,指出程靖远和木子默的绯闻完全就是有心人的故意陷害。

接着顾氏集团甩出了几张律师函,都是控告之前诋毁木子默最狠的几家媒体,一时间网上开始一边倒的为木子默喊冤,对那几家媒体骂声一片。

木子默现在并不玩微博了,所以具体到了什么程度她其实并不知道,只是在看新闻的时候,看到了相关新闻,知道是顾萧想为她正名,她也没说什么。

之前木子默担心如果和顾萧和好,自己身上的骂名会不会影响到他和孩子,事实证明,只要两个人和好,这些问题都不需要她来担心。

她原本以为顾萧会同意她不去医院的,却不想他在听到她的解释后,还是非要拉着她一起去医院,她只能一起去了。

拆完线之后,顾萧拉着她进了电梯,却不是去一楼,而是去了另外一个楼层。

木子默知道那个楼层,她之前抑郁症严重的时候,就是在这里治疗的。

出了电梯后,木子默就不肯走了:“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顾萧转身捧起她的脸,吻了吻她的眉心:“宝贝乖,我们就去做个检查,一会就好了。”

“我没事,不需要做检查,我想回家,我想陪孩子们。”她说着,拉着顾萧想去按电梯。

顾萧拦住她:“我们就是做个检查,这一个星期,每天晚上你都会哭醒,我真的好怕你再出事,如果检查有问题,我们就乖乖治疗,没有问题,我也好放心,我真的不想再失去你。”

“我真的没事,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你不用担心。”

“不管有没有事,我们去检查一下,你看,我心口上的伤还没好,你是不是还想让我再制造些伤口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