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38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子默紧紧的抓着领口,不给他解:“我不要,我要睡觉。”

顾萧轻轻的吻在她的唇上:“乖,做一次再睡。”

木子默还是不愿意,顾萧没有办法,只能吻住她,想趁将她吻得意-乱q迷的时候再动手。

木子默真的抵挡不住男人的调q,很快就有些守不住了,但是突然想到产房里的画面,她就拼命抵抗,不让他月兑。

顾萧以为她只是刚生完,有些害羞,还是没有顾及她的感受,将她的衣库子给月兑了。

木子默越挣扎越凶,可是顾萧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刚准备进去,木子默却突然崩溃的哭了。

“我不要,我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他吓了一跳,停了所有的动作,心疼的去吻她的泪,哄道:“好,不要,我们不做,宝贝不哭,不要哭,我不碰你。”

木子默越哭越凶,顾萧只能轻轻将她抱入怀着,轻声安慰。

之后的日子,木子默越来越抗拒顾萧的触碰,亲吻她还能接受,但是想要进行最后一步,却是死活都不肯。

她不知道顾萧是不是真的已经不介意了,但是她却因为他在她生完后的那些反应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一开始顾萧还安慰自己说是她刚生完孩子,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但是两三个月过去了,她还是不肯,这让顾萧心里一下受到了重创,直接伤到了自尊。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周小雨和温依依的婚期将至,大家提前半个月在周家组了牌局,想好好热闹热闹。

温家一直在官场上,所以平时做事很是低调,温玉琛和陈若琳的婚礼办的很是低调,只是请了些亲朋好友办了场婚礼。

他们的婚礼是木子默和顾萧闹得最凶的时候,木子默被顾萧伤的一塌糊涂,为了避免和顾萧接触,木子默是以女方亲友的身份坐在了女方的席位。

当时陈父陈母还跟木子默道歉,说其实木心愿当年带着她和周小雨去A国的时候,就猜到木子默是木心柔的女儿,因为木子默长的实在太像木心愿。

但是当时木心愿只说是亲戚家的孩子,后来假叶笑笑回来之后,他们就以为自己弄错了,所以才一直没有出声,害的木子默经历了这么多。

木子默根本就没有怪过他们,安慰了他们一番之后,问他们知不知道木心愿的亲生女儿去了哪里?

老两口互相对望了一眼,看了眼正在招呼亲友的那对新人,摇了摇头。

木子默心里猜到了个大概,老两口不愿意说,她也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世界的确有长的相像的人,但是如果天南地北互不相识,那是正常的,如果长得像,又关系不错,那就值得推敲了。

就如陈父陈母是在木心愿怀孕自杀的时候救了她一命,之后木心愿就投入了组织工作。而陈若琳和木子默长得有些相似,木子默又长得像木心柔木心愿姐妹,这之中的缘由便不难猜测了。

温玉琛和陈若琳办完婚礼后,温家不愿意这么高频率的办两件大事,所以周小雨和温依依的婚事便耽搁了下来,推到了一年后。

顾萧每天都会去参加牌局,中午过去,夜里面喝醉了才回来。

木子默因为顾萧喝醉,和他闹过几次,顾萧只说看到大舅子结婚开心,就多喝了些,木子默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叮嘱他少喝点酒。

这天,宋曼知和唐辰煜也回了G城,约木子默一起去周家玩。

周宅和顾宅离的近,顾萧吃完中饭先过去了,木子默等孩子们都睡了午觉才过去。

她到的时候,周家似乎有些吵闹,没什么人注意到她。

她看到顾萧背对着她坐在牌桌上,身边坐了个女人,周小雨站在顾萧旁边,脸上很是生气:“顾萧,你给我收敛点,我妹刚生完孩子,你就在这里天天逍遥自在的,把她一个人丢在家里,你这是算什么?”

顾萧的声音倒是听不出来什么情绪:“如果不是因为你这个大舅子,你当我愿意天天到这里来逍遥?天大地大难道还没了我逍遥自在的地方了?”

周小雨气的都想上去动手了,被别人给拦了下来,旁人赶紧劝道:“周少,你也别太在意了,顾少也没做什么,打麻将而已,你别太往心里去。”

“打麻将?我看打麻将只是个幌子吧!”周小雨说着,走到顾萧身旁的那个女人跟前,将她拉了起来:“关之意,别在这里丢人现眼的,这里谁不知道他是有家有室的人,你别仗着你爷爷和我爷爷关系好,就天天在这边任性妄为,你真当我不敢撵你走吗!”

关之意委屈的甩开周小雨的手:“小雨哥,你弄疼我了,我又没做什么,顾萧哥哥牌技好,我就跟着学一点嘛,谁让我第一天输了那么多钱给他,我得学着赢回来。”

周小雨咬牙道:“学一点?你学牌技需要把水果喂到他嘴里?”

木子默再也听不下去了,出声打断道:“哥,知知到了吗?她约我一起过来玩的。”

所有人听到她的声音,都回头看向她,只有顾萧还依然背对着她,那个叫关之意的女孩则是偷偷的在打量她。

周小雨看到她,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的,尴尬得有些结巴道:“她…她还没到,估计还要一会吧,你什么时候来的?”

木子默不以为意的走到顾萧身后,探头往顾萧跟前的麻将看了一眼:“刚到一会,刚好赶上一场好戏。”

她说着在顾萧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起来!”

顾萧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站了起来,脸上挂上了讨好的笑意:“你怎么过来不告诉我一下,我好等你一道过来。”

木子默径自在他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告诉你,我还能看到这么好看的戏?”

顾萧假装惊讶状,看了眼众人:“看戏?什么戏这么好看?我怎么没有看到?”

“你当然没有看到,你是演戏的人。”她说着,看了看桌上其他的三个人,“我换他,你们不介意吧?我不太会打麻将,你们要多让让我才好。”

顾萧赶紧道:“你真的要玩吗?这里烟味这么重,对身体不好!”

木子默瞪了他一眼:“怎么,你怕我把你的钱输光?”

她说着,丢了张牌出去。

顾萧只能无奈的提醒道:“宝贝,先摸牌,再出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