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30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子默蹙眉想了想,才抬头咬在他的下巴上:“那也是怪你,谁让你这么讨女人欢心,她有恋哥情节也很正常,你这么优秀,她就更在意你了。”

“我怎么讨女人欢心了,我长这么大,除了叶薇薇和倩儿,我基本上都没有搭理过其他女人,我怎么知道那些女人是怎么想的!”

“谁让你长了这么张祸国殃民的脸,还是女人最喜欢的冷酷风,幸好你平时不怎么花天酒地,要不然得祸害多少女人啊!”

顾萧好笑的看着她:“那你喜不喜欢?”

“我说我不喜欢,你相信吗?”

“不相信,如果不喜欢,肚子里面怎么还会揣着我的孩子!”

“我不喜欢,你不是也会弓虽女-干-我吗?”

“那还不是被你给气的,本来就忍的很辛苦,那次你还穿的那么性感,打扮的那么好看,我要是能忍住,也不会总是对你这么放不开了;还有那次当着我的面,和别的男人去酒店开房,真的是当我不存在是吧?是你故意刺激我的。”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然你把原本我看中的衣服,挑给了你的小女友,我需要买那么性感的衣服吗?你看着别的男人非-礼我也不管,你不就是想把我推给别的男人吗?你让我陪史密斯先生,你忘记了?那个男人当着你的面猥-亵我,摸我屁股,还用那个东西顶我,你不说还好,说起来我就恶心,我很生气。”

她又想推开他,他赶紧更用力的抱住她:“那个史密斯是山田家的合作伙伴,谁让你自己撞上来的,他那样对你,你都不知道拒绝,不知道躲避,真是气死我了!不过你放心,那天晚上,他儿子就被抓进了监狱,我怎么会让你真的去陪他?原本还想用他搅一下山田家的生意,被你气的,当天晚上就必须要动手了。史密斯自己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哪支手碰的你,就断了哪支手,狗东西我也废了,以后我再也不会允许别人碰你一下。”

木子默还是冷哼了一声,撇开头:“反正就是你把我推给那个恶心的男人的。”

“那你说说,你为什么对程靖远那么好!明明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为了程靖远居然愿意陪别的男人!”顾萧假装生气道。

木子默抬头蹙眉看着他,有些怒前的征兆,顾萧赶紧讨好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也不许再说那些事情了,一想到那些事情,我都恨不得再给自己两刀。”

木子默嘟嘴道:“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顾萧假装没有听到似的,提高了些声音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和程靖远没有关系,只是朋友。”

顾萧还是像没有听到似的,又提高了些声音问:“你说什么?”

木子默懊恼的捶了他一下,也提高了些嗓子道:“我说我心里只有你,行了吧!”

顾萧开心的像个孩子似的,低头狠狠的吻住了她。

没一会,冷修过来跟顾萧汇报沈崇光这件事的处理结果,说山田家瓦解的已经差不多了,但是沈思齐在保镖的保护下,还是逃走了。

顾萧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让龙门追杀沈思齐,只要让他自顾不暇就可以。

冷修走后,木子默很是崇拜的看着顾萧道:“龙门是你创立的吗?我上次被绑架的时候,最后也听到那三个绑匪在提龙门什么的。”

“龙门是我遇到冷修后,一起创立的,那个时候为了找你,光靠明面上的消息根本没有帮助,只能弄一个非正常手段的消息来源,所以身份不能曝光,要不然会有很多麻烦。你回来之前,我从来没有用二爷的身份露面过,你回来后,把我当陌生人,我没有办法靠近你,只能拿出二爷的身份接近你。”

木子默没好气的轻捶了他一下:“你真的好坏,我都被你骗惨了!”

顾萧抓住她的手吻了吻:“你不是早就猜出来了,上次还跑到办公室跟我闹,我看到你拿着刀往心口戳,你知道我多害怕吗?”

“我当时差点就快要呼吸不过来了,真的很难受,觉得只有死了才能解脱。后来你让我不要弄脏你的地方,我就突然连死的勇气都没有了。”木子默说着,撇了撇嘴。

顾萧在她唇上亲了亲:“你还没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就是二爷的?我自我觉得已经掩饰的很好了,带着面具,改了腔调,喷了平时最不喜欢喷的香水,你居然还能认出来?”

木子默傲娇的耸了耸鼻子:“其实刚回国那会,你和学长送陆小溪去我那的时候,最后在电梯,看到你和学长的背影,我就猜到是你了。大学的时候,你们俩经常一起,身高和身材站在一起是什么样子,虽然过了五年,我还是记得很清楚的。所以那晚我才会打电话问你秦恒和陆小溪的事情,你一开口就很着急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就敢肯定是你了,你当时肯定以为我是因为陆小溪有事才打电话给你的。”

“后来不管外界怎么传我和二爷的事,你都完全不在乎的样子,根本就不是你的风格。但是你失忆后,我去罗曼蒂克遇到你,你居然还认识我,所以当时我以为我一直弄错了。后来那晚,明明中药的是我,你却比我还情急,完全就是你一直在床上的作风。其实就算沈思齐不来找我,我也是要去找你的。”

“我能不情急吗,多久没好好弄你了?本来看到你被人下药,我是很生气的,我也可以不碰你,因为我知道沈思齐不会就这么简单的给你下药,肯定有后文,我怕会装了摄像头,拍下什么不好的画面,事实证明,我猜的是对的。但是你抱着我的时候,我就不打算忍了,既然他们想拍,那就拍个影子吧,我可以爽一夜。而且如果我不碰,我怕他们会找其他男人,还不如我自己献身呢!”

木子默抬头在他唇上咬了一口:“你献身?我可没少被你折磨,没有前-戏就算了,明明药已经解了,还把我给整一夜,你就是存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