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27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顾萧拉住她的手,急切道:“我会的,我当时真的是这样想的。”

木子默还是用力的甩开了他:“我不管你是真的这样想的,还是假的这样想的,我都不在乎了。你知道我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吗?我每天晚上从梦里哭醒,怕自己抑郁症复发,也不敢胡思乱想,哭醒了,我就再哭睡着,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我在看到沈崇光的时候,就猜到了你推开我可能有自己的苦衷,这所有的苦衷我也猜到可能是为了保护我和孩子,但是顾萧,我不需要,我需要的是你在我身边,我想要的是和你一起面对困境,我想要的是你说爱我,而不是你一句一句的致我于死地,我的疼痛你感受不到。”

顾萧想上前抱她,被她给躲开了:“宝贝,我爱你,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木子默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不需要了,我已经快习惯没有你的日子了,我不需要你了。”

她说完,转身往外走。

顾萧从身后紧紧的抱住她,声音沙哑而苍凉:“真的不能再原谅我了吗?真的不能再和我在一起了吗?即使为了孩子,也不能回到我身边了吗?”

木子默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掰开了他的手,往外走去。

她刚走到门口,顾倩儿唐辰煜还有顾有勋夫妇刚好一起过来。

顾倩儿看着房间,突然大喊了一声“哥哥”,迅速的跑了进去。

木子默下意识的回头,很多年后,她也很庆幸当时没有不管不顾的离开。

他在她心里生了根,她永远做不到真的那么决绝。

她回头看到顾萧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水果刀插进了月凶口,水果刀的刀刃大半都没进了他的身体里。

顾倩儿跑过去,他直接推开了她,拔出水果刀,又往月凶口捅了一刀。

唐辰煜边喊医生,边跑了进去,想摁住顾萧,被他一脚踹开了。

顾萧像是感觉不到痛,抬头深情的看着木子默,似乎想将她最后映在脑子里,像个机器人一般,重复的又给了自己插了一刀。

木子默只觉得他那一刀一刀不是插在他的身上,而是插在她的心口,她再也忍不住,跑到他跟前,摁住他欲拔出刀的手:“你这是做什么?”

顾萧垂眸看着她:“这里已经出了问题,它已经不听我这个主人的管控了,我还要它做什么?你说,你的心扔了也不会再给我了,如果想要,就要以心换心,可是你不知道啊,从见到你的那一刻开始,我的心已经在你那里了,我今天就挖开给你看看,它到底属于谁!”

他作势要拔刀在插一刀,木子默死死的抱着他的手,哭到:“不要,我求求你,不要。”

他本来烧就没有完全退,刚刚又和木子默折腾了一会,人已经没有了多少力气,再加上捅的这几刀,他虽然表现得毫无感觉,但是额头因为隐忍而冒出了滴滴汗珠,只是完全靠着意志在支撑着。

他虚弱无力道:“我留不住你,也不想再过没有你的生活,你不知道,没有你的日子多么痛苦,我熬的有多么难受,现在,我亲手毁掉了所有希望,我也不想再熬下去了。”

木子默仰头,看着他专注着自己的眼睛,好久才哽咽道:“你觉得经历了这么多,我们还能重新开始吗?”

顾萧紧紧的盯着她:“为什么不可以?只要你还爱我,就可以!”

木子默像下了一个很重大的决定一般,郑重道:“好,我们再试最后一次。”!

顾萧虚弱的笑了出来,低头深深的吻住了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木子默已经能明显的感觉到了顾萧的虚弱,她才轻轻推开他:“让医生给你处理伤口好不好?”

他却摇着头:“我只想抱着你。”

木子默踮脚在他唇上啄了一下,像他平时哄她那般道:“乖,听话,快点养好伤,我们回家陪孩子们好不好?”

他这才点了点头,医生过来扶他坐上护士推过来的轮椅,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拉着木子默的手道:“宝贝,乖乖等我回来,我不想回来看不到你。”

木子默点了点头:“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的,好好配合医生。”

顾萧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顾萧虽然用的是水果刀,但是给自己下了狠手,医生说差一点就真的戳到心脏了,所有人都听得胆战心惊的。

而医生给顾萧缝针的时候,他却不肯打麻药,他说不想睡过去,怕出来看不到木子默。

木子默虽然无语,但是心疼的撇着嘴吧嗒吧嗒的流眼泪。

顾萧只能一边忍着疼,一边笑道:“连和我一起死都不怕,看到我受点伤,就在这边哭,宝贝,你是不是真的很爱我!”

木子默被他这样一说,立即止了哭,埋怨的看着他。

顾萧拉着她的手,认真道:“宝贝,说你爱我,我想听。”

木子默哼了一声,才不想理他,这么多人,她才说不出口。

众人立马会意的找了个借口一道离开了,木子默这才在顾萧脸上亲了亲:“萧哥哥,我爱你,永远爱你。”

顾萧拉住她的手放在唇上吻着:“老婆,我爱你,好爱好爱!”

顾萧和木子默原本是在两个病房的,顾萧非要搬到木子默的病房去,最后两个人住了一个病房。

夜里,木子默在梦里哭得不能自已,顾萧忍着伤口的疼痛,心疼的将她抱进怀里,低声哄着:“宝贝醒醒,我在,我在这里,别怕,萧哥哥在这里。”

木子默从梦里醒来,看到顾萧,一下抱住他:“对不起,萧哥哥,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老是推开你,你不要不要我,我的心好痛,真的好痛,快痛死掉了。”

顾萧满是心疼的紧紧拥着她:“我怎么可能不要你,我怎么舍得?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那样对你的,每次对你说那些话,我都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你打我吧,打我会好受一些。”

他说着抓着她的手往自己脸上打,木子默惊的直接缩回了手:“我不要打你,我也舍不得,我爱你,我好爱你,我再也不想和你分开了。”

“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你不让我吻你的时候,我以为你不爱我,我多怕你不爱我,我真的好怕,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好爱好爱!”

顾萧说着,直接吻住了她,吻了很久很久,都不想放开她,直到木子默都快呼吸不了了,才推开他。

他无力的趴在她身上,努力的喘着气,木子默感受到他身体上的变化,怕他一时忍不住,赶紧开口劝道:“现在不能做,你身上都是伤,我身上也有伤。”

顾萧沙哑着嗓子道:“我知道不能做,想进去睡都不能,我会忍着的,放心吧。”

木子默想到了他说的进去睡是什么意思,脸一红,没好气的推开他:“你怎么这么变态!”

顾萧扯到了伤口,疼的“嘶”了一声,木子默吓得赶紧给他检查,发现他的伤口已经溢出了血,赶紧起身喊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