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25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她听到叶薇薇跟她说:“小时候我去顾家看你的时候,萧云阿姨领着我们一起在顾宅的院子里埋了个许愿瓶,说好了长大了要挖出对方的瓶子,帮对方实现一个愿望的,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终于回来了,什么时候我们去把那个瓶子挖出来好不好?”

她隐约间,好像是看到了那么个画面,一个大人拿着个锄头,两个孩子拿着个玩具铲子,蹲在一颗树下努力的挖着洞的画面。

她又听到周小雨的声音,周小雨告诉她:“我已经把我们小时候在A国的家又买了回来,那边的邻居还没有变,我过去看房子的时候,隔壁家那个TOM还和我提起了你,问你现在怎么样了。还有马路对面那家的小龅牙,还记着你小时候放他自行车轮胎气的账呢!说等你回去,怎么招也要请他大吃一顿的。”

木子默想到小时候TOM和周小雨总是保护在她身边,而小龅牙总是会背地里欺负她,她又不敢告诉周小雨,怕周小雨去把别人打一顿,最后实在气不过,就偷偷把他的轮胎气给放了,她还以为自己做的很完美呢,想不到别人早就知道了,她想想就觉得好笑。

后来,她又听到了宋曼知、陆小溪的声音,宋曼知骂她白眼狼,就会装死吓人;陆小溪跟她说,她要自己开个工作室了,缺一个模特,让她赶紧醒来给她去做模特。

她心想,模特这种工作她还真做不来,她面对不了镜头。

她还听到了唐辰煜的声音,他说:“二嫂,你快点醒过来吧,你昏迷这些天,二哥不吃不喝的陪着你,昨天终于抗不下去,晕倒了。你要再不醒来,二哥真的要出事了,他说没有你,他就活不成了,他说的是真的,你睁开眼看看他吧,他不吃不喝,也不肯接受治疗,他身上还有爆炸时碎片击中的伤口,他也不肯处理,你快醒来劝劝他吧,他就只听你的话。”

木子默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二嫂二哥?二嫂是她?那二哥是谁?为什么听起来那么熟悉?她只有周小雨一个哥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二哥?那个人是谁?为什么听到他这样说,她的心口就这么疼?为什么想去知道二哥是谁,脑袋也这么疼?他为什么要不吃不喝?为什么没有她,他就活不成了?为什么心这么疼,真的好疼好疼!

接着,她听到一片嘈杂声,听到唐辰煜激动的喊着:“二嫂有反应了,她哭了,她哭了,快去喊医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头顶上终于安静了下来,她感受到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贴到了一片冰凉又柔-软的东西上,他说:“宝贝,你还是在意我的是不是?你不愿意我和你一起死是不是?那你醒来好不好?我发誓,我再也不会伤害你了,再也不会推开你了,再也不会说那些伤害你的话。我爱你,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有多害怕你受伤,想推开你想保护你,却又伤害了你。这些都不是我本意,你相信我好不好?我真的好爱你。”

“你烧掉的那些照片,碟片,我都捡回来了。我画的那些你的后来被你修改过的素描,都没有来得及抢救回来,我再给你画好不好?画你画三胞胎好不好?好久没有画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画好,如果画不好,你教我好不好?”

“宝贝,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你不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有多痛苦,我一天都不想过下去。你是不是也知道如果你不在了,我也不会活下去,就这样一直拖着,让我不能解脱,而你也不用再来面对我?”

“宝贝,你醒过来,你告诉我,如果真的不想再见到我,那我以后都不见你好不好?只要你醒过来,你想怎么样,我都答应你!”

木子默没有再听到他的声音,但是唇上却贴上了一片冰凉,接着一条湿-热的东西,在一点点舔-舐和描绘她的唇,那样的气息和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让她很是安心,她想睁开眼看看他是谁,为什么对着她说那些话,为什么语气那么悲伤,为什么他说的悲伤她听的更伤?

她努力的想去拼凑脑袋里的画面,但是她渐渐没了力气,又沉沉睡了过去。

木子默只觉得自己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顾萧在女装店,高兴的给一个和她长的相似的女人挑选衣服,他和这个女人采购了一堆生活用品,进了一处房子;梦里,顾萧全身是血,痛苦的躺在受损严重的跑车里;梦里,她穿着美丽的嫁衣,却等不来她的萧哥哥;梦里,他无情的把她推给另外一个男人,亲眼看着她被那个男人欺负;梦里,顾萧把她推出房间,拉着另一个女人进了房间。

梦里,他说不要那样看着他,他很恶心;梦里,他说要死也不要弄脏他的地方;梦里,他说下辈子,脸上带疤的女人他都不要;梦里,他说‘我爱你的时候,就算你是木子默,我也爱;我不爱的时候,即使你是叶笑笑,我也不爱!’

木子默只觉得心口疼的无法呼吸,她突然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月凶口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她无法控制的哼出了声。

紧接着,她就感受到了周围一片的嘈杂声,她听到那个男人喊她宝贝,听到叶薇薇喊她默默,她努力的睁开眼,脑袋一片嗡嗡作响,好一会,眼睛才找到了焦点,头顶上男人焦急而又有些惊喜的眼神,嘴唇微微泛白,却挂起了笑意,吻一个接一个落下来,她下意识的撇开头,不想看到他。

她感受到男人握着的她的手紧了紧,她一点点的想从他的掌心抽出手,他似乎意识到了她的动作,手上又用力了几分,过了几秒,他才松开她的手,抿着唇站到了一边。

医生过来给木子默做了检查,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就离开了,叶薇薇高兴的在打电话通知其他人,木子默侧头看着她,却不愿去看另一边的男人一眼。

过了好一会,她的视线里才出现那个男人,却是他落寞着离开的背影。

她心口再次一痛,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她赶紧闭上眼睛,可是泪水还是沿着眼角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