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六章 清扫行动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第三天中午,“叮铃铃……”下课的铃声响起,最后一科考试终于结束了。

一大群人从教学楼里面走出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一股喜悦,不管这一次考得怎么样,终究要放假了,度过这漫长的一个学期,人们终于迎来了寒假。

黎少钦几人静静地在人群里走着,陈小白忽然垂头丧气道:“唉,这次铁定没戏了,我已做好补考的心理准备。”

杨勇揶揄道:“叹什么气,反正就算不用补考,你也是要提前过来打理你的报刊亭的。”

陈小白道:“问题是只有我一个人挂科啊,我心里很不舒服,你小子是不会挂科的,看少钦一脸淡定的模样,应该也不会有问题,就剩下子通这个反骨仔了。”

三人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身后的李子通,见后者正走在余小萱身边,低头跟她不知说着什么,逗得余小萱咯咯直笑,场面好不亲密。

陈小白回过头来,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到现在还是不明白,这俩他娘的怎么就走在一起了呢!”

杨勇听后不禁莞尔,说道:“这就是缘分,咱不懂!”

“叮咚叮咚……”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黎少钦从裤兜里拿出手机,见上面显示的名字居然是龙凤,他连忙走到一旁,接通道:“喂?”

电话里,龙凤清甜的声音响起:“到我的‘巴陵后’来一趟,我有事要找你。”

“哦。”黎少钦挂断电话,看了一眼正垂头丧气的陈小白,跟几人打了声招呼,而后加快脚步离开了。

“巴陵后”的生意依然红火,黎少钦一进门口,便看到了正坐在收银台上的龙凤,他径直走上前去,笑着问道:“美女,找我有事吗?”

龙凤看着他,神态微嗔道:“怎么,没有事就不能叫你来吗?”

黎少钦看她这幅神态,忍不住打起趣来,说道:“我哪里敢这么想。”

龙凤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人就不能正经一点吗?我现在心里正乱,你却要来开我的玩笑!”

黎少钦玩心上来,才不管她说什么,学着她的语气道:“姐姐你就不能乐观一点吗?小弟见到你心情大好,你却要往我兴头上泼冷水。”

龙凤一愣,面色微红,露出少女般娇羞的神态:“说得那么好听,也没见你主动来过我这里。”

黎少钦连忙打了个哈哈说道:“最近不是忙着期末考试嘛,再说,我这不是来了吗?”

龙凤见他胡闹起来没完没了,心想如此下去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于是正起容来道:“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黎少钦点了点头,说道:“猜到一点。”

龙凤见他满不在乎的神态,顿时醒悟了过来,问道:“是林大哥告诉你的吧?商会这次的大清扫行动知道的人可不多。”

黎少钦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龙凤忽然伸出手来,指着对面一间刚刚被粉刷过的房子,对他说道:“看见了吗?这间正在紧张装修的房子,很快它便会变成一家西餐厅。”

黎少钦一愣,问道:“怎么回事,他们就开在你的正对面?”他看了一眼对面被粉刷一新的房子,那里本来是一间堆杂物的房间。

龙凤面露惆怅之色,说道:“夏龙巩已经开始紧密张罗他这一次的大清扫行动了,我不是商会的人,自然也是被清扫的对象。”

黎少钦心中却是暗惊,这夏龙巩果然是个厉害角色,他肯定打算利用这个寒假做好充分准备,下学期一开学,直接就能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龙凤见他不说话,脸上的忧色又重了几分,说道:“这家西餐厅很快便会开张,届时我这里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如果对手是其他人倒也罢了,偏偏是夏龙巩这个人,不知怎的,我现在觉得心里很乱,不知怎么去对付。”

与此同时,中南大学校本部一家名为“黑8公馆”的桌球馆里,此刻靠窗的一张球桌旁正站着三个人,只见一个有着潮流红色中发的男子,用力把球杆往球桌上一甩,喝道:“太过分了!”

这个男子穿着一身白色羊毛衫,脖子上围着一条鲜艳的红丝围巾,打扮极其夸张。

另两个人则静静地站在一旁,正是何开健和刘利军两人。

只见刘利军开口道:“建平,你也不用紧张,说不定会长只是要吓一吓龙凤而已,并不会真正对她出手。”

“吓一吓?”风建平嗤笑一声,喝道:“他店面都装修好了,这叫做吓一吓?分明就不把我风建平放在眼内!”

刘利军苦笑无言,光头何开健沉声道:“建平,我劝你还是保持冷静,不要因为一个女人坏了大事,这一次会长也是迫不得已的,要怪就怪龙凤跟林峰那个家伙关系太密切了。”

“啪!”一个标有“7”的球被风建平狠狠击了出去,在桌边来回弹了几下,最终停了下来,冯建平把球杆往球桌上一放,怒道:“不玩了!”

黎少钦正想答话,忽然听得肚子发出“咕噜”的一声响,顿时大感尴尬,龙凤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还没吃饭呢?”

黎少钦苦笑道:“刚考完试便被你召唤过来了,哪里有吃饭的时间。”

龙凤止住笑,伸手招呼服务员过来,着她为自己二人准备午饭,服务员点头应了一声,很快便去了。

龙凤在墙边就近找了一张二人桌,示意黎少钦坐下,眼巴巴看着他道:“你有什么法子没有?”

黎少钦白眼一翻,说道:“怎么你们每个人都喜欢这样问,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法子,本人一向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龙凤听得不禁莞尔,笑道:“其实不是我们喜欢这样问,而是你的行事作风太过于出人意表了,无论是林大哥的‘金印工作室’一路高歌猛进,还是你兄弟陈小白的报亭的强势崛起,事先都没人可以预料得到,所以现在,我们谁都不敢忽视你的意见。”

这时服务员把一道焖鹅肉端了上来,黎少钦早已饥饿难耐,闻到香味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他只对龙凤说了声“过奖咧”,便动起筷子来了。

龙凤双手托着下巴,静静望着他,忽然怔怔地问了一句:“黎少钦啊,你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黎少钦抬头望向她,嘴里正嚼着美味的鹅肉,发出“嗯?”的一声,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龙凤醒悟过来,旋即幽幽说道:“现在大事当前,你却一点紧张的样子都没有,如果说你不担心我和林大哥,这还可以理解,但你兄弟陈小白你也不担心吗?商会很可能会在这一次大清扫中,把他的报亭取缔掉,到时候你们会血本无归。”

黎少钦放下手中的筷子,停止了咀嚼的动作,他看着龙凤,一脸正色说道:“我说过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并不是说我就不紧张,其实往更深一层去想,你会发现,很多人之所以会出现焦虑的情绪,正是因为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感觉到不可预测,他们在事前从没认真去想过应对之法,因此也就无法掌控接下来的局面了。”

龙凤听得一愣,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出一番道理来,顿时低头陷入了思索之中去。

黎少钦又道:“所以说人要时刻保持淡定,要放宽自己的胸怀,对一切即将发生的结果都有心理准备,这样才能时刻把局面掌控住。”

龙凤脸上渐渐浮现出笑容,似乎有些茅塞顿开的感觉,说道:“好吧,我也试试看,从现在开始,我也不管他夏龙巩还是谁了,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黎少钦哈哈笑道:“这才对嘛!”说完又动手开始大口吃起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