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23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他说着,冷冷的看了木子默一眼,继续道:“就一个条件,放她走,之后你想怎么对付她都可以,只要不要和我扯上关系就行!”

假叶笑笑从他手中拿过手机,递给沈崇光,沈崇光仔细的翻看了一下,又打了个电话,挂了电话笑道:“顾总真是考虑周全,还撇开了小儿和我的关系,不让我连累到他,以至于失去了拿这份转让书的资格。”

“既然准备给你们,当然要思虑周全。”

“既然有了这份股权转让书,我还怕什么呢?不如让木子默和你一块死,你们黄泉路上有个伴!”

顾萧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再也没有看木子默一眼,开口道:“我说了,就一个条件,就是木子默安全,律师看到木子默,才会宣布转让书生效。”

“你这么在意木子默的安全,那我就更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她走了。”

顾萧低头思考了几秒才道:“要不然这样吧,你先放了她,等律师宣布生效之后,你再弄死她,这样她的死活就跟我没有关系了。”

沈崇光哈哈大笑了起来:“真想不到顾总当初爱得死去活来,居然说不爱就不爱了。”

他说着顿了顿,目光冷冽的看着他:“我怎么这么不信呢?”

“多说也无益,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路也给你指了,你真要让她给我陪葬,也没关系,死后还不知道什么样呢,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不过你们费了这么大力气,一点好处都没捞到,那也不能怪我。”

沈崇光紧紧的盯着他看了几秒,才挥了挥手:“把木子默的那个取下来,给顾总戴上。”

木子默早在听到顾萧的那些话是,心口疼的翻江倒海,他来救她,她原本又有了希望,在听到他说她的死活跟他没有关系的时候,那一点点的希望又破碎了。

但是假叶笑笑来取她的**,她还是挣扎着不让她取:“不要,我求你不要,不要让他死,我去死,让我去死。”

假叶笑笑抬手刚想给她一巴掌的时候,又想起了什么,只能继续取:“你怎么这么麻烦,给你戴上你不肯,现在给你取下来,你也不肯,你到底要怎么样!”

假叶笑笑取下了**,就给顾萧戴上了,她才帮木子默解了脚上的绳子,为了防止她攻击,手上的绳子还是没有解开。

木子默走到顾萧跟前,满眼神伤的看着他:“你告诉我,你其实是想保护我才推开我的,是不是?”

顾萧抬手,在她脸上的疤痕上来回抚摸,动作似乎很柔情,嘴里的话却狠厉至极:“这道疤倒是刚刚好,如果有下辈子,脸上有疤的女人,我都不要!”

木子默突然崩溃,吼道:“我不信,我不信你来救我,是因为不想欠什么恩情,你骗我的是不是?”

沈崇光见她在这里耽误时间,给了假叶笑笑一个眼神,假叶笑笑过来推着她往门口走。

木子默突然撞开她,冲到顾萧跟前:“我们一起死好不好?我陪着你,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顾萧嫌恶的推开她:“一起死?别来恶心我了,你想下辈子还和我纠缠不清?对不起,我没那个心情。你想死是你的事,等过几天吧,等我死后几天,我们错开时间,不要一起投胎,希望这样,下辈子可以不再遇到你。”

木子默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我是叶笑笑啊,你能对这个假叶笑笑那么好,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不管你爱的是叶笑笑还是木子默,不都是我吗?为什么现在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顾萧冷冷的看着她:“我爱你的时候,就算你是木子默,我也爱;我不爱的时候,即使你是叶笑笑,我也不爱!”

木子默听着他的话,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假叶笑笑过来拉着她往外走,她再睁开眼睛,眼底已经恢复了清明:“顾萧,我不管你有什么苦衷,我只想和你一起面对,哪怕死也可以。但是你这样对我,一次次的伤害我,我不想再坚持下去了。小时候我救过你,长大后我也捅过你,所有的恩与怨都已相抵。不论今天是生是死,从今以后,你我互不相欠,恩断情绝!”

木子默走后,沈崇光才看着顾萧笑道:“我知道你对木子默的绝情都是在演戏,虽然你演得很真,真到木子默都信以为真了,不过只有我知道,真的爱了是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放手的,你和我都一样。我一开始就没想过要你们俩一起死,你们必须一死一活,才能体会到失去爱人的那种痛苦,其实你死了,才是解脱的那个,木子默会痛苦一生!”

顾萧轻轻一笑:“沈先生似乎很有经验!”

沈崇光似是想起了什么,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起来:“都是你们,我已经打算放弃为沈家复仇了,只想好好的陪心愿走完最后的日子,你们为什么连我这么点希望也要破坏?让我连她的尸体都找不到,我也要你死无全尸!”

他说着,拿出一个小小的遥控器,按了下去。

木子默拖着身子,不知道走了多久,或许时间很短,但对她而言,却是漫长无比,直到看到面前的男人,他才停了下来。

男人看着她,嘴角笑得有些阴冷:“看来我爸猜的一点都没错,你果然能从这里平安的走出来。看来我真的是被顾萧耍了一圈,不过他这点小伎俩,想骗到我爸,也不太可能。”

木子默看着他:“你们并没有打算放过我?”

沈思齐摇了摇头:“也不是,既然我爸让你出来了,那自然是要放过你的。”

两个人说话间,木子默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巨响,她心口剧痛,差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沈思齐看着木子默的身后:“我爸果然选择了和他同归于尽,一个女人而已,居然值得他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去找,到底有什么意义?”

“是啊,到底有什么意义?活着不好吗?”

沈思齐又看向她,笑着道:“顾萧不也是吗?为了你,豁出去了一切,连命都不要了。”

木子默惨然的笑了笑:“是吗?如果真是这样,他也解脱了。”

沈思齐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愣了几秒才道:“假叶笑笑说你冷血,我一开始还不相信,没想到是真的。”

木子默不想再跟他做过多的纠缠,迈步继续向前:“你既然要放过我,那我先走了,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沈思齐无所谓的做了个请的姿势,木子默刚迈出去两步,沈思齐不知道看到了木子默身后的什么,突然拿出枪对准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