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14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子默站在门口,突然有些透不过气,她抓着唐辰煜的衣襟,慌乱道:“什么真的叶笑笑?谁才是真的叶笑笑?她是假的,真的不应该没有找到吗?”

唐辰煜看着她,也觉得很是荒唐,但是到了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瞒着的必要。

“二嫂,你就是叶笑笑,所以你和薇薇姐长得那么像,所以你的骨髓适合薇薇姐,因为你们是亲姐妹。”

木子默一下用力推开他,完全不相信他的话:“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是叶笑笑?我是木心愿的女儿啊,我如果是叶笑笑,那木心愿的女儿去哪了?”

唐辰煜解释道:“是沈崇光告诉的假叶笑笑,沈崇光好像做过和你的亲子鉴定,发现你不是他的女儿,所以才猜测你是失踪的叶笑笑。他特意找了个假叶笑笑回来,就是想利用我们都不知道这个事情,让假的变成真的。”

“怎么可能?就算我不是沈崇光的女儿,那也不代表我是叶笑笑。”

“假叶笑笑和叶叔叔的那份亲子报告是真的,沈崇光知道他如果在S市动手脚肯定会被二哥知道,所以一开始叶笑笑就把你的头发藏在了手中,她给医生的,其实是你的头发。”

木子默根本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实,紧紧的握拳靠在墙上。

她到底做了什么?这是多么荒唐的事情?她一直在意的叶笑笑原来就是她自己,那她一直以来的在意算什么?

她真的把自己活成了笑话,一个荒唐至极的笑话。

她气血上涌,冲进房间里,掐着叶笑笑的脖子:“你说的都是假的是不是?你说这些到底对你有什么好处?”

叶笑笑看着她,突然笑了:“木子默,你知道为什么关心顾萧的女人,都很讨厌你?因为你真的够作,够冷血,不论顾萧对你多好,你都非要揪着他这么一点事情不放,让他痛苦,让他受伤,你现在知道你其实才是叶笑笑,你是不是很痛苦?沈崇光说的对啊,不管顾萧有多厉害,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他有多在意你,今天就会有多痛苦,最后赢的还是沈崇光。”

“你们让他痛苦,到底有什么好处?”

叶笑笑冷笑道:“有什么好处?没什么好处,只是谁都别想活得舒心罢了,如果不是这个童寅江,这个秘密你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你们只会越走越远,最后谁都不会真正的幸福。”

她看着木子默,目光又看向木子默的身后,好像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喜欢顾萧,我以为只要我回来,顾萧自然就会不要你,所以一开始我并没有想好要怎么去破坏你们。

我只是按照沈崇光的指示破坏你们,好让我自己留在顾萧身边,给他打听情报来整垮顾萧。后来,他对我那么好,甚至为了我而不顾你的感受,他是我见过对我最好的男人,慢慢的我就爱上了他。

我觉得他既然对我这么好,肯定也是有感情的吧,后来我才知道,他只是为了还叶笑笑的恩情而已,他为了我而伤害你,并不是因为他爱我不爱你,而是他觉得我是外人,你才是他身边的人,你可以理解他。他甚至可以第一时间去救我,而选择和你一起去死。他…”

木子默心口一抽,打断道:“什么选择和我一起去死?他什么时候和我一起去死了?”

叶笑笑目光转向她,仔细的看了两秒,才疯笑道:“呵呵,原来你不知道啊?你说我要不要告诉你呢?你还会和他在一起吗?”

木子默紧抿着唇,没有回答她。

“木子默,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的好恨你啊,这个世界最好的男人一心在你身上,你却弃之如敝履,今天我就告诉你,反正你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他碰了你和叶薇薇,所以你们都没有机会了,他不管和你们之间的谁在一起,都对不起另外一个,两姐妹曾经拥有过同一个男人,这是多么大的丑闻!”

木子默想到是她亲手把顾萧推给了叶微微,手上不自觉的收紧,假叶笑笑不停的咳嗽起来,抓住她的手:“你要想知道,你就放开我!”

木子默努力的平息着自己的情绪,松开了叶笑笑,直起身靠在墙上看着她。

假叶笑笑从地上爬了起来,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看着木子默淡淡道:“那场大火,你想让我陪你一起死,顾萧赶到救走了我,他见我没事,便想进去救你,其实那个时候,我完全可以让他进去救你,最好你们俩一起死掉。但是,我舍不得他啊,我想只要你死了,慢慢的我就可以陪在他身边了,所以我拖着他,不让他进去救你。可是,他还是要进去救你,他说他不能让你一个人走,他要陪你一起。”

她说着看了一眼一直在旁抽烟一句话没有说的唐辰泽,继续道:“后来他赶到了,你可以问问他当时顾萧和他说了什么?

他说如果你死了,他也不会独活,如果他今天不能陪着你,那等他给你办完葬礼,让泽少把他和你葬一起。”

木子默只觉得心口一阵剧痛翻涌,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无力的靠着墙滑坐在地上,她都做了些什么,她为什么不能相信他是爱她的?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他?让他为她受伤还不止,还要亲手捅他一刀,捅掉了他对她最后所有的情意。

她的心痛得开始有些呼吸困难,她多可笑啊,不论他在意的叶笑笑还是他爱的木子默,其实自始至终都是她自己啊,他一直想要的,不过就是她而已,而她亲手毁掉了一切。

她一直觉得他不懂爱,其实真正不懂爱的是她,她一直说爱他,但是却从未相信过他。

而他,一直都坚定的认准了她,不顾一切的把她留在身边,只因为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她想到顾萧之前说她就是作,既不相信他爱她,也不相信他不爱她,她宁愿把自己放在一个悲惨的境地,也不相信他爱她。

其实一直以来,她所有的痛苦,都是她自己造成的,顾萧其实自始至终只是报答叶笑笑的恩情而已,从来没有做过一件真正伤害她的事,她如果相信他一分,便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

她不知道哭了多久,眼前突然出现一双长腿,她以为是顾萧过来了,抬头却看到戴着鸭舌帽的冷修,他的脸隐在阴影里,看不出来表情。

木子默有些微微的失望,冷修开口道:“爷让我带假叶二小姐走。”

木子默下意识的问道:“他人呢?”

“爷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