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11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没过几分钟,木子默就感受到了史密斯身体上的变化,史密斯突然笑着举起一杯酒,用英语对顾萧道:“顾总,我们的合作就这么定了,你知道的,这种姿势,很容易惹火,我先带这位小姐去灭灭火。”

顾萧也笑着端起酒杯和史密斯碰了碰杯,用英语道:“那祝我和史密斯先生合作愉快!”

他说完,看了看木子默道:“等会好好陪史密斯先生。”

木子默没有看他,眼睛盯着墙上的屏幕,屏幕上播放的是王菲的《棋子》,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她就如颗棋子一般,卷入了他的感情旋涡,他但凡真心爱过她,今天便不至于如此羞辱她。

陪个男人算什么?她已经很脏了,只是再脏一些而已。

而且,过了今晚,所有的前尘往事,都将烟消云散。

她突然转头看向顾萧,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你答应我的事,会做到的是吧!”

顾萧深深的看着她:“我说到的便会做到。”

木子默点了点头,一直到史密斯带着她离开,她都未曾再看顾萧一眼。

史密斯带着她在罗曼蒂克门口等车,史密斯先生接了通电话,木子默听着好像是他家里出了什么很紧急的事情,心想今晚是不是不用再陪他了。

果然,史密斯挂了电话之后,就急急忙忙的跟她打了个招呼,一个人坐车离开了。

木子默心里长长的舒了口气,身后响起男人熟悉的声音:“你怎么一个人?你不会把我的客户给气走了吧?”

木子默突然紧张起来,结结巴巴道:“不…不是,他…他家好像出了些事。”

顾萧似乎不太相信:“哦?真的吗?”

木子默捋了捋被风吹到脸上的长发:“我说的是真的,你要是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她。”

司机已经把车开过来了,司机给顾萧打开门,顾萧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弯腰上了车。

木子默最后又确认道:“你会放过程靖远和辰星的,是吗?”

顾萧冷冷的看着她:“当初我把你当宝,今天你为了程靖远连底线都不要了,你让他下次别给我抓到机会,要不然就不是一个女人出卖自己就可以解决的。”

木子默压住心里的难堪,没有说话,司机给他关上门,开车扬长而去。

木子默回到家,定了第二天出国的机票,白天的飞机已经没有了,只能定晚上的。

第二天早上,木子默去了顾萧的住处,偷偷的等顾萧离开后,来到他家楼下,给张婶打了个电话。

“张婶,不好意思,你能不能让我见见孩子,我保证就见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会麻烦你的。”

张婶有些犹豫道:“少…木小姐,少爷不让我一个人带孩子出去的,就是怕我会带孩子去见你。”

木子默恳求道:“张婶,我已经买了晚上的机票离开了,我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他们,我只想走之前见他们一面,求您帮帮我吧。”

张婶沉默了几秒,才道:“好,那你先去小区旁边的公园等我,我等会和保镖带宝宝们去公园,我会想办法支走保镖,到时候你再过来看宝宝们。”

木子默在公园里等了大半个小时,才看到张婶和保镖推着婴儿车过来,她赶紧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张婶和保镖推着婴儿车逛了几分钟,不知道跟保镖说了什么,保镖就离开了。

带保镖不见了身影,木子默赶紧跑了过去。

张婶看到她,赶紧道:“木小姐,你抓紧点时间,我让保镖回去拿点东西,估计最多十分钟,他就回来了。”

木子默点了点头,弯腰抱起东东,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了亲,哽咽道:“小东宝,有没有想妈咪?妈咪好想你和弟弟妹妹。”

东东笑哈哈的看着她,小手一个劲的往她脸上蹭,木子默抓着他的小手,在脸上蹭了蹭,惹得东东哈哈哈的笑。

南南已经会发简单的“妈”这个音了,坐在婴儿车里,伸着小手,喊着“妈…妈”

木子默一瞬间泣不成声,将东东放进婴儿车里,抱起南南,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亲:“乖宝宝,妈咪好爱你们。”

她抱了一会南南,才将她放进婴儿车,又抱起西西逗了一会,才蹲下身,对着婴儿车里什么都不懂的东东道:“东宝,虽然弟弟妹妹和你一样大,但是你毕竟是哥哥,你以后一定要懂得照顾弟弟妹妹,知道吗?妹妹有爹地疼,你保护好她就好,弟弟越长越像妈咪,所以以后肯定会遭爹地的嫌恶,你一定要帮妈咪照顾好他好不好?妈咪以后不能陪在你们身边了,是妈咪对不起你们,你们不要想妈咪,好好的在爹地身边,他会照顾你们的,妈咪很放心,妈咪只希望你们能快快乐乐的长大,跟着爹地,你们会更无忧无虑…”

她还想继续说,张婶一边在旁抹眼泪,一边催了起来,她只能放下西西,拿出手机,给孩子们拍了些照片,又一起拍了张合照,最后在几个宝宝的脸蛋上亲了亲,不舍的跑开了。

顾氏集团,高峰将手机递给顾萧:“总裁,木总已经看过孩子们了。”

顾萧抬头淡淡的瞥了眼手机,拿出一根烟点燃:“她是几点的飞机?”

“晚上七点半的。”

顾萧没有再说什么,挥了挥手,让他出去。

高峰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木子默过完安检,便坐在登机口的椅子上看着机场飞飞落落的飞机,直到夜幕降临,看不见了,她才收回目光。

在登机前的十分钟,她接到了一个电话,匆匆赶去了医院。

病房里,医生告诉她:“今天护工给病人擦拭身体的时候,发现他的手指动了几下,所以我们估计他可能快要苏醒了。”

木子默赶紧问道:“那可以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苏醒吗?”

医生摇了摇头:“不知道,这个时间我们也不好说,全看病人意志。”

木子默又问了些其他事情,医生一一解答后,她才礼貌的道了声谢。

木子默知道一时又走不了了,在医院陪了会童寅江,才拖着行李回了家。

接下来的日子,木子默每天除了去医院陪童寅江,就是呆在家里。

她现在出门都要全副武装,她怕被别人认出来,又导致像上次一样,被堵在医院里。

现在这个城市对于她而言,和牢笼没有什么区别,她留在这里,只为照顾童寅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