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05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杨梓欣的表情即刻僵住了,她去年刚整过容,当时圈内最炙手可热的明星是叶笑笑,所以她的整容模板也是叶笑笑。

木子默看着她僵住的脸,摇了摇头:“哎,你多和顾总相处一段时间就知道了,只要你可以不在意,甘心去做叶笑笑的替身,或许他会把你捧成第二个叶笑笑。”

说完,也不顾在场所有人的反应,拉着程靖远绕开她往们口中走去。

杨梓欣一下难堪到了极点,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叶笑笑之所以短短时间能这么大火,就是背后的顾萧一手捧起来的。

而且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叶家和顾家的关系,所以木子默的话很有可信度。

但是,她又何必在意这些,做个替身就做个替身吧,只要能成名,能嫁入豪门,这些又有什么关系?

木子默刚走过去,杨梓欣就看到她身后站着的男人,脸上赶紧换上一副讨好的笑:“顾总,你去哪了?我找了你好久。”

顾萧眼神淡淡的扫了她一下,又再次黏在那抹红色的身影上,嘴上漫不经心道:“我去哪,你不是知道了吗?”

他明显的看到木子默的身体僵了一下,继而若无其事的和程靖远走向别墅的大门。

直到看不到了那抹身影,他才微微侧头,看了一眼人群里的叶笑笑。

他优雅的从裤兜里拿出一根烟盒,抽出一根烟点燃,看向眼前的杨梓欣,吐了口烟圈道:“我什么时候承认你是我女朋友了?”

杨梓欣的身体立刻僵住,无法动弹。

男人又继续道:“我这辈子只会有一个女人,别太把自己当个蒜。”

他的话完全没有留情面,杨梓欣的脸直接红到了脖子根。

顾萧完全没有在意她的窘迫,像是想到什么很好笑的事情,轻笑了一声,不疾不徐道:“你说三胞胎不是我的种?我想你是没有看到他们的长相吧?但凡看到了,就知道那是谁的种!至于你说的木子默和别人开房,那只是有人故意敲诈我而已,本来我已经很大发慈悲的没有理他了,看来有些人是想让我做些什么吧?”

他说着,吸了口烟,目光却看向了叶笑笑,叶笑笑被看得一颤,紧紧的捏拳。

杨梓欣已经囧得就差找个地缝钻进去了,但是只能硬着头皮,委屈道:“对不起顾总,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乱说话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顾萧垂眸看着她,手轻轻抚上她脸上的疤痕:“本来觉得这道疤看着挺像她的,现在看着真是有些恶心。”

他说完,抽回手,在大厅环视了一圈,指着一个染了紫色头发的明星道:“辰导的那部戏你感兴趣吗?”

那名女星是名有些过气的三线明星,正愁着接不到戏演,看到瑞天的老板指向自己,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

“她的那个角色就你来演吧!”

他说完,也不管杨子轩的反应,便直接离开了。

杨梓欣还愣愣的站在远处,她不知道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这段时间,顾萧一直对他很好,送她各种礼物,就像对待自己的女朋友一样。

像他们这样的地位,又怎么会对外承认一个女人的身份呢?

所以不仅是她,应该是在场所有的人,都应该认为他们现在是情侣关系。

她刚刚找不到顾萧,很多人也发现找不到顾萧了,同时也发现找不到了木子默,而这层的洗手间却被人从里面给锁住了,所以大家不用想就知道里面是谁,又是在做什么。

这无疑是在这样的场合给她一巴掌,所以她就很生气。

接着她就听到了一些木子默的那些传闻,所以看到她的时候,就没有忍住。

她承认在这样的场合当众那样对木子默,的确是有些不好,但是也不至于严重到顾萧当众就和她翻脸吧?

她愣愣的抬手摸上自己的脸颊,想到木子默今天脸上的罂粟花,又想到前几天看到她的时候,她脸上是有道淡淡的疤痕的。

再想到刚刚顾萧的那句话,她突然心底发凉,怪不得每次她见到他的时候,他都会伸手去摸她脸上的疤,还让她化妆的时候别把疤给遮住了,说这道疤会给她带来好运。

原来他看上她,真的只是因为她脸上这道和木子默相似的疤痕而已。

她就说,她那么高高在上的男人,怎么会突然对她有了兴趣,她想幸好相处时间短,她还没有彻底爱上他,事业上,以后自己再慢慢爬吧。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娱乐圈再也不会有她的容身之地了。

车上,程靖远透过后视镜看了眼靠在车窗上无精打采的木子默:“对不起,我不知道今天他也会过来。”

木子默只是无力道:“跟你没关系,他本来就不怎么参加这样的宴会的。”

程靖远想说些安慰她的话,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木子默一开始和程靖远离开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现在车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她才觉得自己很难堪。

她刚刚在别墅里和顾萧做了那种事,现在又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而且这个男人也知道刚刚在别墅里发生的一切。

她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也不至于这么尴尬。

好不容易熬到家,她和程靖远打了个招呼,也不肯让他送她上楼,逃也似的跑开了。

次日,木子默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推掉辰导这个服装设计的工作,她昨天实在太难堪了,她不想再接触那个圈子的人,她只要不接这份工作,以后几乎不会再接触娱乐圈的人。

她给程靖远打了个电话,找了个借口推掉这个工作,程靖远也没说什么,答应帮她推掉。

她心情实在太差,刚好孩子们在金域华府,她便在家里不吃不喝躺了一天。

心里越想越难受,晚上便去了罗曼蒂克。

她没有约任何人,就像在A国时一样,一个人在酒吧里喝酒。

她呆了大约半个小时,过来搭讪的男人就没停过,但是她都没有心情搭理。

她刚准备再次饮尽杯中酒的时候,被一只手给按住了。

她侧头,看到那个男人时,有微微的愣怔:“你,认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