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97章
作者:酱吵吵  |  字数:750873   |  更新时间:2020-11-26

她将皇冠装进首饰盒里,那已经是第三个首饰盒了,自从她怀孕以来,那个时候虽然她不愿见他,但是他的礼物却从未停过,首饰自然是其中一种。

她看着又满掉的首饰盒,心底冷笑一声,当初上学的时候追她,也是不可避免的用糖衣炮弹轰炸了她一段时间,只不过那个时候,他还在上学,只是拿着一份很高的零花钱,远不如现在这样各种豪宅车子奢侈品的送她。

可是,如果她在意的是这些,当初又怎么会分文不要的离了婚?

她正对着首饰盒发呆,腰上突然一热,男人从身后将她揽入了怀中:“今天是不是累了,这两天好好休息一下,过几天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要起早一些。”

木子默看着镜子里男人挂着笑意的帅气容颜,想说些拒绝的话,但是又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反正她也不在乎这些糖衣炮弹,就任他折腾吧,省得她拒绝的越狠,他就越有征服欲,觉得她与众不同,更不愿放开她。

那天早上,木子默睡得迷迷糊糊的,被男人从床上捞了起来,她有些起床气,看了眼还一片漆黑的窗户,带着哭腔跟他撒娇:“我还想睡觉,让我再睡一会吧!”

顾萧好笑的在她脸上的疤痕上吻了吻:“乖,等会到车上再睡。”

说着,拉着木子默洗漱,木子默不配合,他也没有任何影响,干脆给她刷牙洗脸,最后把她塞进了车里。

他原本打算自己开车,看到木子默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改了注意,喊来了司机,自己抱着木子默做在了后座,一会亲亲她,一会上下其手。

顾萧知道木子默迷糊的时候,根本对他没有任何抵抗力,别说只是上下其手了,即使现在按着她做一场,她也不会拒绝,只是她清醒的时候,难免会揪着不放,所以只能忍着身体里的欲望,能摸一摸抱一抱亲一亲就很不错了。

他估摸着时间,算着木子默要清醒了,才放开她。

木子默清醒了之后,只看到男人嘴角绽放的笑容,只是有些狐疑,倒没有过分纠结。

她疑惑的看向还是漆黑的车窗外,又抬手看了看表:“这么早,要去哪?”

男人只是故作神秘道:“到了就知道了。”

车子开了将近半个小时,到了一处山谷,顾萧牵着她,往山谷里的一栋建筑走去。

进去之后,立刻就有人迎了过来,领着他们绕到房子的另一面,到了一处更衣室,工作人员领着他们分别去换了衣服,又带着他们上了辆观光车,往山谷里去。

这个山谷比木子默想象的大多了,山谷里很平,周围的山也并不高,是专门被开发过的。

观光车开了没几分钟,木子默就看到不远处的灯光,灯光中央是一辆热气球,木子默看到的时候,心底就卷起了千层浪涛。

顾萧拉着她上了热气球,看了看时间,等差不多了,才挥了挥手,示意可以起飞了。

热气球很快就上升飞过了山谷,木子默才发现,越过了山谷,就是那片海洋。

此时,太阳刚刚破云而出,铺在了海面上,磷光闪闪,却温柔安静的刚刚好。

她想到了许多年前,在A国,他们去过海边城市旅行,一起在海边看日出,她那个时候只是随口说了一句“不知道在高空看海上的日出是个什么景色”,他现在居然带她来看了。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只是无意的带她来看这个,但是却让她的心里难以平静。

太阳还是那个太阳,即使在高空中,它也还是从海平线里破云而出,但是景色却是美得更是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男人从身后拥着她,呼吸喷洒在她颈间:“喜欢吗?特意和天气台那边确认过好几次了,今天的天气,最适合在热气球上看日出。”

木子默抿着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热气球继续前进,经过了一片花海,虽然他们现在这个高度不是很高,但是离地面也不近,至少是看不清地上的作物的。

但是木子默还是看到了那片色彩斑斓的花海,看到了花海上以不同颜色拼出的“木子默,我爱你&Becky,I LOVE YOU”这样的字眼,可想而知这片花海有多大!

木子默眼眶有些湿热,重遇后的这些日子,她第一次真实感受到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心,好想回身紧紧抱住他,就这样依赖在他的怀里,看着这城市里的美景。

可是再好的美景,终有到头的时候。

而那场火,她自己亲手放的火,却在她的心头烧了一遍又一遍。

次日,顾萧去参加一个商业会议,回来已经下午四点了。

他低头在玄关换鞋子,张婶过来给他拿公文包,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顾萧这几天的心情是格外好,当下只是淡淡笑道:“张婶,有什么话还是您不能跟我说的?”

张婶叹了口气,小声道:“少爷,少奶奶从宝宝们睡午觉开始,就一个人坐在窗台上发呆了,已经两个多小时了,我看到她一个人坐在窗台上,就一会进去一趟,她都没有怎么搭理我。”

顾萧心脏骤然一缩,一只手抱着的花束险些就掉了下来。

她之前一个人坐着发呆,把自己整出了抑郁症,现在是不是抑郁症要复发了?

可是,他现在已经很小心了,不敢惹她生气,她不喜欢他做的事情,他一件也不敢做,她怎么又钻进去了?

他站在卧室门口,艰难的滚动了下喉咙,才轻轻呼出一口气,装作一脸轻松,面带笑容的打开了房门。

他如平日一样,将茶几上花瓶里的花换掉,才走到木子默跟前。

她还陷在自己的思绪里,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

她眼眶微微红肿,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看得他心口剧烈的收缩。

他想抱她,又不敢,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以平常的语气轻松的和她打招呼:“一个人坐在这里想什么呢?”

木子默这才回过神,茫然的看了他一眼,目光落在婴儿床里的三个小小人影上。

她心下一紧,赶紧起身走到婴儿床边,看着还在熟睡的宝宝,眼泪莫名其妙的就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