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六十五章 我的底线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很快,学校的裁定结果便出来了,不出所料,李子通和黄电化这两个澡堂搏斗的事件当事人,都受到了学校的警告处分。

与此同时,两人也因为这个事件而成了学校的名人,尤其是黄电化,赤身裸体与人肉搏的场面,引起了各种非议。

虽然他在网上的照片后来都被打上了“马赛克”,但是亲眼目睹过现场的人不在少数,关于他的流言蜚语也渐渐开始在整个校园网络里流传开来。

当晚,李子通九点半才回到宿舍,陈小白、黎少钦、杨勇、徐人坤和杨不凡等人早已在宿舍大厅等候多时,他们也一直在讨论今天下午澡堂所发生的事情,见李子通回来,一干人纷纷围了上来,开始嘘寒问暖。

陈小白笑骂道:“臭小子,这么好玩的事情都不叫上兄弟们,太不够义气了!”

杨不凡也对他竖起大拇指道:“好汉子,纯爷们,我挺你!”

李子通苦笑道:“老子被处分了,你们一个两个都这么好兴致嘛?”

众人却不管这些,依旧兴致高昂,徐人坤指着手机说道:“子通,你的英勇事迹都传遍了整个大学城啦,现在不单是我们中大,连湖大和师大都很多人在讨论着这个事情,闹得流言四起,有人说你们为了争一个浴室,有人说你摸了一下黄电化屁股,甚至有人说事情的起因,是因为你说黄电化那玩意儿太小……”徐仁坤说最后这一句的时候,特意把声音压得很低。

李子通翻了个白眼,说道:“他们爱怎么说便怎么说吧,老子现在要睡觉了,今天累了一天了,现在心中也很乱,没空陪你们扯淡。”

陈小白这些人却都知道,他心乱肯定是与余小萱有关,一时间都识趣地不再过问,各人纷纷回到自己的寝室去了。

关上门之后,众人也都上床准备睡觉了,这时候陈小白忽然小声问李子通:“黄电化那家伙怎么样了?”

李子通冷哼一声道:“进医院了,还要我赔了三百块钱医药费,这个贱人,真他妈会装!”

陈小白闻言,神色渐渐凝重起来,说道:“静文跟我说,余小萱也知道自己被黄电化拍了艳照传到网上的事情,她今天一整天都把头蒙在床上,谁叫她都不理,到现在还没起来呢,看来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真的很大。”

李子通听得眉毛一挑,不过他却没有说话,而是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均感到一种无奈,尔后各怀心事躺下,也不知过了多久,大家终于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有两门考试,上午考试前,刘静文悄悄告诉陈小白几人,说余小萱今天依旧蒙头在床上不肯起来,一句话都没说过,昨晚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了,更糟糕的是,她今天的试也不来考了,她跟李姗姗两人怎么劝都无济于事。

这话被李子通听去之后,他就再也坐不住了,他蓦地站起来,看着刘静文问道:“你们住的是哪一栋宿舍楼?在哪个房间?”

刘静文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他这么问的目的,但她依然告诉了他,说道:“十八栋三零四,你问这个干嘛?”

李姗姗也瞪着一双大眼睛,静静地看着李子通,她也想知道他要干什么。

李子通是头一次被李姗姗这么看着,但他却仿佛对后者的目光熟视无睹,这要是在平时,绝对是不可能的。

只见他面无表情看着刘静文,说了一句:“把你寝室的钥匙给我。”

“这……”刘静文隐约猜到了李子通的意思,想要拒绝他,却又不知怎么开口,毕竟她也很不放心余小萱一个人,但又觉得让李子通进自己宿舍的话,似乎很不合适,一时间拿不定主意,只好向陈小白露出了助的目光。

陈小白此时也是一脸严肃,他对刘静文点了点头,说道:“给他吧,我用人格担保。”

刘静文犹豫了一下,终于从衣兜里掏出了钥匙,递到李子通手上,说道:“小萱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你见到她,记着最好先劝她吃点东西。”

李子通接过她手上的钥匙,点了点头,正要转身离去,忽然听陈小白道:“子通,你还考试不考?”

李子通说道:“不考了,现在考不考试,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说完他转身离开了教室,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李子通去后不久,考试便开始了,班导师欧阳静雪见少了两个人,连忙拿出名单一对,然后掏出电话打算催促,哪知道打了余小萱的电话提示是关机,打李子通也不接,直把这个美女班导师急得来回跺脚。

李子通一路狂奔回到南校区,很快就找到了十八栋,他不顾楼管阿姨的阻拦,径自冲上了楼去,来到了304室的门前。

这一刻,他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他感觉自己的心跳似乎有些抑制不住地加速了起来,顿了一会,他拿出钥匙,轻轻地打开门锁,进去后又轻轻地把门从里面反锁起来。

这时候楼管阿姨的呼喊声从门外传来,片刻之后,又渐渐远去了,想来应该是寻找刚刚闯入的男生去了。

李子通走进卧室,忽然感到鼻尖处传来一道淡淡的玫瑰花香,李子通知道这是李姗姗用的一种香水的味道,因为这种味道他每次遇见李姗姗的时候都能闻到,早已深入脑海。

不过这时候他却无暇去顾及这些,只见他双眼正直勾勾地盯着靠窗边的那张床,只见那床上,一张淡黄色的羊毛毯高高耸起,透过一层薄薄的粉帐,李子通隐约看到毛毯轻轻地耸动了一下,想来应该是主人翻身的缘故。

他心中一动,走了上去,故意扯着嗓子喝道:“入室抢劫!”

毛毯突然又动了一下,只见余小萱偷偷掀起被子一角,露出一张小脸,此刻她的小脸正面带惊恐地看着外面,不过当她看清楚来人竟然李子通之后,面容忽然变得古怪起来,紧接着,她又把被子放了下去,把头缩了回去。

李子通看得心中一乐,心中的抑郁也消了大半,他开始逗起她来:“喂,你不去考试啦,女孩子家的,挂了科可不好哦。”

见余小萱一动不动,李子通又道:“别难过啦,你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昨天我找到黄电化在澡堂干了一架,现在大家讨论的都是我们俩,我们的裸照在网上传得到处都是,没人会关注你了。”

余小萱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李子通继续笑道:“你再不起来我就要爬到你床上去啦。”说完动手摇了摇床架子,开始顺着梯子往上爬去。

余小萱感到动静,又把头伸出来,见李子通真的要爬上自己的床上,急忙阻止他道:“不要,你给我下去!”

说着抬起脚,对着他便是一阵乱踢,李子通被她踢个正着,抓住床架子的手一滑,只听他发出“啊”的一声惨叫,然后掉了下去。

余小萱不去理他,又钻进了被子里,一时之间,屋子里变得异常寂静,过了两三分钟,余小萱见依旧没有动静,她开始感觉到了异常,连忙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往地下看去,一看之下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李子通,你怎么啦!”余小萱惊呼着从被窝里爬出来,顾不得自己此刻正穿着睡衣,她飞快地从床上爬了下来。

只见李子通脸朝下,正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余小萱下了床,急忙伸手往他鼻尖处探去,过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有热气从他鼻子里呼出来,她心里终于急了。

“难道摔死了?”想到这里,余小萱顿时吓得泪珠在眼里打起滚来,很快便听得她失声哭起来:“李子通,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呜呜,对不起……”

可就在这个时候,李子通突然翻过身来,他一把抓住余小萱的手,笑嘻嘻地看着她,说道:“小样儿,终于给我抓住了吧?”

余小萱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等她发现自己上了他的当之后,顿时羞得满脸通红,连忙转过身去,娇声喝道:“放开我,你放开!”边说着边用力想要挣脱李子通的手。

不想李子通却紧紧地抓住她的小手,一脸倔强地说道:“就不!”

余小萱挣他不脱,泪水又开始在眼眶里滚动起来,忽然她失声痛哭道:“呜呜,你们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都来欺负我!”

李子通却不管她如何哭,他乘势用力一拉,把她揽进了怀里,紧紧地抱住她说道:“是又怎样,从今以后,我每天都要这样欺负你,你有意见吗?”

余小萱的泪水就像缺了堤的洪水般,哗啦啦地流了出来,哭得一塌糊涂,边哭还边抬起粉拳不断锤着李子通的胸膛,说道:“要你来管我!”

李子通低下头,静静地看着怀里这个受伤的女孩儿,眼中满是柔色。

他忽然明白了,其实每一个爱闹的女孩子,都有着一颗寂寞柔弱的内心,别看她们平时什么都不在乎,可当你走近她们的时候,你便会发现,原来她们都只是用坚强来伪装着自己而已。

“干嘛不吃东西?”李子通故作恼怒问道。

余小萱抽泣着道:“要你管!”

李子通用力把她揽实,柔声道:“那是当然的,从我在红叶宾馆抱起你那一刻起,你的一切事情便由我全权接管了。”

余小萱停止抽泣,抬起头看着他,撅起嘴巴问道:“为什么?”

李子通疑惑道:“什么为什么?”

余小萱抬起头,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人家?”

李子通忽然沉默了下去,余小萱却任由他揽着,仰起头来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才听得他沉声说道:“因为从那时候起,你就是我的底线,谁也不许动!”